君悦兮

愚人、痴人

【花羊】千秋作雪

久汀_汀汀:

  复健。高冷咩和越长大越腹黑温柔的花哥哥。师徒年下……如果有后续,大概会有策藏……







  【他从洛道的尸人森然,一路跌跌撞撞的追随那个道士及至昆仑的皑皑白雪。边陲之地寒风凛冽,他颤巍巍的拽着顾青辞的衣角,一声声叫着那人师父,眼底里还有着璀璨无边的星火。】





千秋作雪


1.


  顾青辞从洛道上捡了个小徒弟。


  左右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眉清目秀一副好皮囊,还未褪去婴儿肥的脸上显出小少年特有的稚气来。那小徒弟似乎也不太爱说话,只安安静静的跟在顾青辞身后,旁人唤他一声,他便抬起头来礼貌的笑笑,可眉眼还是敛着的,像是怕生。


  “本以为你是去和仇家单挑,这下倒好,不仅单挑,还捡了个乖徒弟。”


  扎着高马尾的叶家少爷特意朝着那孩子眨眨眼睛,不知从哪儿拿出根糖葫芦,凑过去塞在了孩子手里。那孩子茫然的看了看身前不说话的顾青辞,又被叶少爷三言两句哄了回来,“呐,收了哥哥的糖葫芦,那可就是哥哥的朋友了。在下藏剑叶云溪,不知这位小少侠师从何门何派,姓甚名谁?”


  “万花,方丛雪。”


  年纪尚幼的万花弟子老老实实的回答着叶云溪的调笑。这是他跟随顾青辞的第一个年岁,在昆仑的刺骨寒风中第一次遇见了顾青辞的知交好友。在这之前的日子里,他只见过顾青辞利剑出鞘手刃仇敌,周身清冷彷如华山之巅的冰霜。今日倒是他第一次见到这道长稍稍温和的模样,在昆仑山下的木屋里说着一年的喜怒安康。


  方丛雪趁着叶云溪没留神的空隙,又悄悄的移了步子,朝着顾青辞走近了一点点。


  顾青辞回过头来看看他,他又立刻原地不动。


  桌上的茶约莫是凉透了,方丛雪想着要给顾青辞沏杯新茶,可叶云溪方才塞给他的糖葫芦还在他手上,被糖衣包裹住的山楂色泽鲜亮,却看得他有点头疼,还隐隐约约担心着顾青辞发现了他刚刚的小动作。


  是了,顾青辞向来不喜欢旁人的亲近。他一路在尸体中摸爬滚打才能勉强追上顾青辞的脚步,可每每稍稍近了那么一些,又旋即被顾青辞拉开了距离。


  他皱着眉看着木桌上瓷盏里的碧绿茶叶,一颗稚嫩的心痒痒的,嗅觉感知到的是糖葫芦的甜腻和顾青辞身上不变的冰雪。







  洛道路边第一次见到顾青辞时便是这样,方丛雪转着手中的笔,身后跟着的尸人穷追不舍。他带着满身的伤痕,咬咬牙想要回头硬拼,脚下却忽然炸开一个气场。


  ——镇山河。


  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的故事听了太多,这是一回事,真真实实经历过这样的绝处逢生,这又是另一回事。衣衫褴褛的方丛雪被纯阳道长的一方山河护了周全,再抬头时眼前哪有什么理智全无的尸人,只有一身破虏校服的顾青辞。


  当真是仙风道骨。


  涉世未深哪里知道江湖险恶,方丛雪打定主意要跟着救命恩人。顾青辞也不理他,在最初三言两语劝说无果后索性不再管他,任凭这个小家伙拼命跟在自己身后。有时见到方丛雪不经意招了险恶之徒,也顺手替他解决了事,这让方丛雪主动提出了要拜顾青辞为江湖师父。


  “我不会做什么师父,也没有什么做师父的经验。”


  顾青辞神色淡然,像是说着一件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你跟着我,迟早会落在我那些仇家的手里,何必如此。”


  “天大地大,来往无依。”


  方丛雪用袖口抹掉脸颊上的血迹,握笔的右手颓然垂下,“我知我修习花间游心法还远远不够成熟,离经易道更是只懂些粗略皮毛。现下若是说出什么日后定会努力,不负道长当日救命之恩之类的话来,道长也会觉得我实在幼稚。可我心里的确是这样想着的,自出青岩花海以来,道长是第一个愿意为我出手的人,哪怕只是因为当时随手一剑,我也感激不已。”


  龙门荒漠的汹涌飞沙中,万花少年眼神清澈如清冽泉水。


  顾青辞面色未变,可方丛雪还是能敏锐的读出他的嗤笑:“但凭你意。”








  他带着方丛雪去了趟扬州,在平和喜乐的主城里给方丛雪买了背包和新衣服。敬师堂前三杯清茶,方丛雪一声声喊着他,师父。


  顾青辞漫不经心的想着,日后那些仇人若是见到他还有这么个认真执拗的徒弟,面部表情该会有多有趣。








  这日他自顾自往昆仑去,方丛雪自然是寸步不离跟在身后。长乐坊中的混混们被方丛雪的快雪吸引了注意,顾青辞回头瞧了眼局势,便继续走着自己的路。


  却又被拦在了雪地中。


  拦路的人一身明黄衣袍,身后轻重二剑端端彰示出身份。顾青辞淡淡扫了他一眼,叶云溪便绽开一个极灿烂的笑来,二话没说便冲进混混堆里,揪出一个没弄清楚状况的方丛雪。


  “你还活着呀。”年轻的少爷张口不饶人,手上揉着方丛雪的脑袋,眼睛打量着一派安然自得的顾青辞,“上一回我在成都喝茶,还听说你又被浩气盟里好几个大人物悬赏了,哎,我还以为去年的名剑大会上,那是最后一次见到你了。”


  “不是人人都像叶少爷似的,过足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顾青辞丝毫没有想和叶云溪客套的打算,“要么找间屋子坐下,要么我继续走。”





评论

热度(34)

  1. 君悦兮久汀_汀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