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瑯華光陰·歲月合歡:

两两相忘,是我对自己撒下的谎。

耳边依旧嗡嗡地轰鸣着,疼痛已然盘旋多时不曾离去。周围所有的嘈杂声仿佛已经远去,這片可怖又可笑的安宁却是这个世间留给自己最后的安魂曲。

再看他一眼,一眼就好。

这么想着,挣扎着抬起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依然是那张波澜不惊的熟悉面容,此刻,却泛起了阵阵浮哀。眼角若隐若现的水光与抿紧的嘴唇,却是不曾看过的景象。

暗自苦笑,想牵起嘴角却又不能。

两两相忘,本该是自己给他铺好的结局。
忘了自己,他可以依旧日日焚柴摸鱼,浪迹天涯。
忘了自己,他也可以选择归隐时间城,不染世尘。
无论哪种结局,他都可以活下去。

哪想到,他却真如那日本该是玩笑的话那样,将他的心给了自己。

无数次,无数次。

在低低哑哑的渔歌声中,眼见就要触碰到他脸庞之时,他却转身融进浮光中,只留一丝沫影,随风消散。
就此,两两相忘,黄泉碧落不可寻。

我为自己写好的结局,却同样成为了你的结局。

不可啊!我不准!

这双紧握的刀光还未替你斩去尘劫,这双紧握刀光的手还未替你拂去眼角的泪光。

一切都未得到,却又马上就要失去。
最后落得生死两茫茫,踏遍红尘寻不得一个他。

评论

热度(10)

  1. 君悦兮沧海明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