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九最】阴阳师2/继续段子

商小四_乐尽天真:

#练笔段子#
#阴阳师九x式神最#2
  九千胜的府邸临郊,鲜少有人拜访。夏末秋初时,庭院内的草色渐枯,鼻尖满是土腥气,少年人嗅觉异于常人,甚至比其他式神更灵敏些,自是受不了的,脚下一蹬便上了房顶,踏落几片瓦来,落在廊中饮酒的人面前,碎成一片。
  “下来吧。”一袭白狩衣的阴阳师斜倚在木柱上,眉眼含笑,一手中细颈酒壶晃荡,另手背在身后。他仰面,恰好接着最光阴从上投下的目光:“来,陪我饮酒。”
  最光阴敛了衣袖挡在鼻上,偏头不理他,忽觉柔风转劲,竟是硬将他带下房顶,栽进下头那人怀里,余光还转过琉璃瓦,华光灿灿,正是施过术法的痕迹。
  “九千胜,你是不是饮醉了。”
  他摇头,扶起人来,连拽带拉上了牛车,最光阴手快落下竹帘,免了他人见到大名鼎鼎的阴阳师九千胜架着二郎腿此种不雅姿势。
  “去哪里?”
  “去护城河。”
  许是九千胜真醉了,伏在船边戏水,最光阴蹙眉靠近,要将他扯回船中央来,他腕上稍稍用力,捧水泼了少年一脸。
  冰冰凉凉,携着些许腥味冲入鼻腔。最光阴懵了一瞬,咬牙掬水回敬。发间滚下滴滴水珠,细密长睫沾在一块,压的眼皮沉沉,视线模糊。
  船只无人掌握方向,便随波逐流而行,穿过朱红的廊桥,桥下是走入河水中的年轻武士与蹲坐在桥墩旁的蛤蟆。最光阴张了张嘴,被九千胜捂了眼睛抱在怀里。
  “因果自有定数,小最莫去掺和呀。”
  最光阴晕船,一静坐就出了反应,瘫在人怀里使不上力气。九千胜捏了咒诀引导水流方向,拥他躺下。船内狭窄,少年人只得侧拥着人以求舒适,目光所见是深黑天幕,星河聚散,算得美景。
  “醉后不知天在水,”九千胜在他耳边低语,发丝蹭过耳垂,他撇开头,且听人说出后头那句:“满船清梦压星河。”


  几日前九千胜府邸来过客人,是某位将军家的仆人,五六十岁模样,驼着腰请他去为公主除去梦魇。最光阴素来与他形影不离,自是跟着去了,竟是惹了朵桃花回来。
  公主思慕最光阴俊美容颜,一时间生了愁病,将军无法,遣人来请九千胜,九千胜拧眉,摆手让最光阴先退下,一人前去将军府布下术法为公主消除记忆。
  他回来时手里多了样物什,是顶狗头面具,眼窝处的两枚黑曜石在阳光下煞是亮眼。
  最光阴垂首把玩手中绒尾,他就轻巧行至他身后,手中面具一扣,搭在人面上,又扳着他的肩膀转过身来,上下打量。
  “很帅。”
  “为什么要戴面具,九千胜?”
  “大概是不想让别人看见小最的脸吧。”
  合理而合适的理由,至少下一次不会再让少年惹上烂桃花朵朵。
  九千胜登时心情转好,扯过人来斟酒对酌。
  春意盎然啊。

评论

热度(19)

  1. 君悦兮雀声啾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