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九/绮最】浮生若梦●拾影集(三)

瑯華光陰·歲月合歡:

此生蜉蝣。
不过是一场大醉之後,再品一夜花好月圆。

到达目的地的时刻,正逢春潮初涨时。
一场细雨过后,满是新泥气味的微寒春风捎来了阵阵家燕呢喃声。
这似乎对于初到苦境的最光阴来说,的确是相当的新奇。眼神流转间,他已經打量了岸边这株垂柳几个来回了。
就像往常一样,这一日余下的时间都可作休憩,第二日便不会这样闲适了。
马儿不时的喷气声似是提醒了他,他迅速低低回了声“抱歉”。
然后,一旁的九千胜也如往常那样懒懒地眯起了眼睛。
“无妨,”他用玉璞扇微微遮住脸颊,顿了顿笑道,“你若喜欢,我便等这次忙完好好带你游玩一番。今日便先寻地歇息吧。”
“嗯。”

是夜。
室内本就拥挤的小床显得更加拥挤了。
大概是因为春寒的缘故,夜间的温度也低得有些过头。虽说习武之人不畏寒,但却依旧习惯性地待在了一起。
两个人干脆都横了过来,让窗外的银辉洒了一身。

“小最。”
“唔。”
“……”
“小最。”
“……?”
“小最。”
“九千胜大人…?”
“无事,就是突然想唤你名了。”
“……你有心事。”

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直直望了过来。闯进了对面之人的心底,也惹来了一声轻叹。

“此生蜉蝣,你可知:若能得一挚友,得一挚爱,得一至亲,便是至幸。”

紫色的眸子微微抬起,对上了那双他喜爱的琥珀。

数到今来,能够与自己真心相交的有人真是屈指可数,但偏偏,那琥珀眸子的主人也是其中之一。

“我们不早已是好友了?”少年转过身皱了皱眉,“是不是吾做得不够好?”

对,就是这眼神。挠得九千胜心底发痒,却又抚得一片柔软。

“非也。”他伸手覆上他露在枕边的手。温温热热,手心传来的温度化在了心底。
“吾只是感叹罢了。”

垂下眼睑,却感手心下的温热反回握住了自己。
“虽然吾还不知何为你所说的,你若愿意,吾便是了。”

惊讶。
宛如一声惊雷响彻了脑海。

九千胜抬眼看着那双满是真诚的眼,然后就再也移不开目光。

这少年,懵懵懂懂,却又看似比什么人都明白。这世上,大概再也没有能够像他这样直白说出这话的人了吧。

恍惚之后,九千胜惊觉,他早已放不开握住的手了。

然后,再也压抑不住满心欢喜的白衣刀者抚着少年还不够宽厚的脊背,将他深深压进了自己的怀里,不断轻唤他的名字。
一遍又一遍,仿佛要烙在身心的每一处一般,不要忘却;又仿佛在不断确认一般,似询问又不容拒绝。

回应他的,是少年有些犹豫却又笃定收紧在自己背上的手臂。



此生蜉蝣,愿一场花好月圆不再是镜花水月;得我所亲,得我所爱,得我所欲,快梦天涯。

评论

热度(7)

  1. 君悦兮沧海明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