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老九门.一八】《笔直地弯下去》51

甘木牛:

*避雷预警:民国兽人梗,OOC都是我的锅,轻拍~*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这篇文能和电视剧一起完结!然而……这个梦想落空了!


我又有了一个梦想,这篇文能赶在今年国庆前完结!只剩十天了……吴臣大墓呵呵一笑~我看你就是在作梦……


如今,我的梦想已经让步到和爱奇艺非VIP全剧放出一起完结了!爱奇艺表示:亲~我每周只放两集哦~你还可以再努力抢救一下的~!很好——这么一算时间又宽裕了*




。。。。。。。。。。。。。。。。。。。





鞭炮声震天,锣鼓声撼地,会心斋大门处,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人山人海。舞狮的,叫好的,道贺的,送礼的,长沙城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尤其是当那辆不知是啥牌子,但光用看的也知道气派的黑色轿车带着后面的车队一路高调地停在花团锦簇的会心斋大门口的时候,气氛被炒到了最高点!锦帽貂裘,健仆娇奴,浑身写满了我有钱、很有钱的贝勒爷贵气逼人地走下车,特意站在原地让有心人挤在人群中打量了一番后,朗声吩咐着,率领大队人马昂首阔步进了门!


他一个纯人端出这副家主的作风,看得几波来探虚实的人马一愣一愣的,陈皮家的忍不住,拍了拍会心斋门口的伙计,讪笑着恭维:“小兄弟,你们东家真有钱呐,这好大的排场啊~可怎么看着……你们家作主的是位纯人哇?”


“纯人怎么了?纯人就不能是东家了?切~你也不看看我们东家是谁家的纯人?!”轻蔑地斜了他一眼,这个伙计是陈老太带来的娘家人的后嗣,他们几辈人伺候的都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从陈老太到张启山的母亲再转到齐铁嘴的手里,一半以上的主子都是纯人!看不起纯人,那就是更看不起他们这些为纯人做工的!


“不敢不敢!小兄弟误会了,混江湖的谁不知道,这老的小的女兽人和纯人,敢在道上混,从来是谁弱谁背景最硬呐~”感慨了一句,陈皮家的下属灰溜溜地回去报信了。


不屑一顾地目送其离去,收回目光,会心斋的伙计眯起眼睛,冷笑了一声撸起袖子!很好~他看到排在恭贺队伍里的陈皮与霍三娘两家的管事了~按佛爷的计划,该上棍棒了~!


“有请帖又如何?!这里不欢迎你们!给我打——”




这会心斋外面棍棒送客闹得鸡飞狗跳,里面也不算消停……



贝勒爷与迎出来的张大佛爷短暂地寒暄过后,已经在后者的带领下大致参观了一下这个新的总舵,并表示满意。其间,贝勒爷亲切友好地多次询问了齐八爷的近况,高度评价了齐八爷置办的风水石摆放,并对每一处有八爷参与在内的室内装璜赞誉有加,然后再一次将张启山扯远的话题引了回来:“八爷人呢?想死我了~佛爷,您可得把我的房间安排在离你们最近的位置!东北那会儿你们有要事在身来去匆忙不能尽兴~此番,我可特意带了纯人孕期也能喝的补酒过来,今晚还要跟八爷畅饮秉烛呢!”


“咳,贝勒爷莫急,已经派人去请了。老八他月份渐长,人也嗜睡,每次起来都要折腾挺久的,要不然咱们先开宴吧?这回轮到我们来给您接风洗尘了~”尴尬地双手插兜移开视线,张启山可忘不了今天早晨才被通知新任“张大佛爷”是谁后,齐铁嘴那张只有惊没有喜的脸——


“哎呀~不急不急,我等得的~让八爷千万慢慢来,别急哈!”连连摆手,若说贝勒爷面对张大佛爷的时候脾气好得像个小弟,那涉及到八爷的时候他脾气好得都快成菩萨了:“我也不是很饿嘛,嗯,其实饿也无妨啦~佛爷!咱们再走走,多动动好啊~能开胃啊!告诉八爷不急哈~等八爷,多久我都等得!”


“……”兽人一般是不会对纯人产生敌对意识的,但看着喜笑颜开的瑞贝勒,张启山总有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总感觉自己呵护的宝贝兰草有人过来给松土了似的……他总不至于连纯人之间的醋也吃吧?!


自我鄙视了一下,张启山眼看着没话找话的贝勒爷要把齐铁嘴布置的总舵由假山开始再重头夸上一遍了,急忙找了个借口溜远,招手把赶过来的副官叫到近前:“八爷他人呢?不是早就叫人去请了吗?”


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副官爱莫能助地叹了口气:“贝勒爷的事您没提前知会到,夫人怕是怄气了,正跟屋里挑选哪根房梁最适合上吊呢~”


“不是吧?在东北的时候我看他们俩个纯人挺聊得来的啊?”皱了皱眉头,张大佛爷也很无辜,他以为是个惊喜呢:“而且男纯人本就稀少,难得看贝勒爷和他这么投缘,我以为老八也挺期待跟贝勒爷多聊聊呢……”自己这是马屁拍在马腿上了?


“……”作为一个局外人,张副官表示佛爷您这哪里是投其所好,您简直是把马硬牵上了草原,不踩点绿都没法落脚了~


“不管怎么说,贝勒爷已经来了。老八是个识大体的,你去催催,他应该也快出来了。”知道齐铁嘴也就是小小的别扭两下而已,一边笑原来怀孕后人的性格真的会有变化,张启山一边毫不自知地吩咐副官。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提点佛爷,副官也确实搞不清纯人要如何挖兽人的墙角,只得叹着气再去找八爷受夹板气了……




在心里骂了张大佛爷无数遍哈宝,齐铁嘴堆着无比真诚的假笑一路招呼着从内院转了出来。他这身暗红色的长袍修身遮腹,配上长围巾和圆眼镜,书卷气息扑面而来,更趁得肤如雪人如玉,看得贝勒爷连喊了几声好久不见甚是思念~!


有点碍眼地盯着贝勒爷握着自家纯人的那只手,张启山的计划说得有些心不在焉,瑞贝勒点头更是点得如捣蒜,齐铁嘴很怀疑他们俩到底对不对的上彼此在说的是哪件事啊?往好了想这是肝胆相照两无猜忌,往差了想……你们满身都是空子,不怕陆建勋他们钻空子钻到迷路吗?!



“——好好好!各位如此心系家国,佩服之至啊!如此说来,我定当不负所托啊!”慷慨地接下张大佛爷委以的重任,瑞贝勒收了收性子,正经起来:“不就是和那什么姓陆的谈判,争取合作下墓吗?交给我就是了!呃~你们的意思是叫我故意谈不拢拖延时间是吧?拖到正月之后够了吧?咳,大不了他们要是不同意,我就吩咐人去请家中的叔伯辈出面……”


见状,齐铁嘴与张启山相视一笑,转头安抚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金枝玉叶道:“多虑了~贝勒爷,就凭您这一身气派,一定能镇得住他们!只要我们气势不输给他们,他们一定不会小瞧我们的!不过您放心,我啊已经算过了,这次谈判一定没问题的~”


闻言,瑞贝勒立刻笑逐颜开,拍手称快:“那就好,有齐八爷您的铁口直断,那跟吃了定心丸没两样,我看这事准能成!对了,快说说,我这戏该怎么演啊?”


见前者兴致高涨,齐铁嘴也笑得发自内心:“贝勒爷,您是皇室后人,皇室后人的行事规矩,那帮土包子懂个屁啊是不是?!您在东北那行头怎么来,您就在这怎么来!其他事您就不用管了~我跟佛爷啊都安排好了~”


“行!就这么着!做自己嘛~这个我最擅长啦~”哈哈大笑,瑞贝勒的豪爽侠气让张启山等人常常忘记这不符合其在兽人世界的纯人身份,可有着殒铜世界记忆的两人丝毫不觉得不妥。纯人又如何?爷们就是爷们!够义气!够胆魄!


然而,很快,陆建勋和陈皮他们就要体会到……比一个难缠的佛爷更叫人头大的,就是一个难缠娇纵又背景深厚让人惹不起的纯人了!更郁闷的是,碍于世情,作为兽人你还不能跟他起急——




“佛爷,八爷,幸不辱命啊~”心情舒畅地阔步回到会心斋,贝勒爷受宠若惊地接过齐铁嘴亲自奉上的茶水,呷了一口觉得甜到心眼里了,难得不顾矜持地大口喝干,递过去再要了一杯,附赠邀功请赏的挤眉弄眼:“放心吧,不就是拖延合作下墓的时间吗?他们想要我许诺提供的装备和人手,那就要耐心~想要背着我私自下墓,那就要承受得起和我翻脸的代价~!别说是正月了~八爷你们要是需要,哼哼,清明我也能给他们耗过去~”


“贝勒爷果然出手不凡~”夸人齐铁嘴是轻车熟路的,这边他哄得贝勒爷眉开眼笑,那边,张启山趁机把被解九爷拖下水,分配到“陪太子攻书”使命,一脸看破红尘眼神幽怨的吴老狗拉到一边,询问道:“老五,如何了?这半个月来,你负责陪贝勒爷跟各界周旋,有没有探查到长沙那些藏在暗处的势力都是什么?”


“反正不论是什么……都被这位纯人祖宗给得罪光了……”仰天长叹了一声,和贝勒爷相处得越久越觉得还是怀里的三寸丁可爱,吴老狗压低了嗓门,摸着三寸丁的狗脑袋,凑近了回复:“言归正传,佛爷,目前为止我们弄清楚的有:陈皮与裘德考联手,裘德考虽然代表美国商会,但这次行动更多是出于他的私人目的,但暂且还是算他们为美国行事吧;陆建勋则和田中良子暗通款曲,应该是很早就投靠日本人了;霍三娘好像只是因为对佛爷您心怀不满,并急于做出些成绩给霍家长辈们证明,才与他们合作的。毕竟虎形墓那边的地盘是霍家的,霍家自来都是女兽人当家,她本就要强硬起来才立得稳,之前你们不打招呼就下了墓,她咽不下这口气也说得过去;至于新月饭店那边吧……”


“……那边又是怎样?”听到这最后一个名字就头大,张启山还记得在石棺里他的一生中,尹新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也多谢她鸠占鹊巢的行为,让他能意识到极乐天的世界是不合理的!


“他们反而是最先派人来拉拢贝勒爷的,但却又格外神秘,我们只知道新月饭店所听命的真正幕后之人被称作‘九夫人’,是男是女多大年纪啥的就都不知道了……不过,好像不是外国的势力,倒像是咱们这边一个古老的世家大族。”虽然被告知内幕的比较晚,但吴老狗看问题非常透彻:这些势力站在各自的立场上,彼此间虚以委蛇,实则都对墓中的东西势在必得,排外的厉害!


琢磨了一下,五爷叮嘱道:“佛爷,贝勒爷太……高调了~我看裘德考他们有些不爽可能想阳奉阴违,日本人那边也快烦躁得要下黑手了!看来,该轮到您和八爷大张旗鼓地回长沙,给他们一点不得不继续按兵不动的压力了~”


“呵,放心,我也早就想回来镇一镇这满长沙的牛鬼蛇神了!”冷笑着遣人去叫副官,张启山自从听说城里流传的他始乱终弃陪新欢游玩的出城理由后,就酝酿好了回城的借口了~!看着他的脸色打了个哆嗦,吴老狗突然有种预感……佛爷这是要把全长沙新一年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包圆了啊~~





*呵呵,又快要下墓了,下的还是最终大墓。可我对于吴臣墓,除了墓的基本轮廓外还没开始构思……更别提里面的机关和分段剧情了~!怎么办啊啊啊啊——


要不然咱们就:他们下墓了,他们通过重重关卡,他们到达了吴臣墓的核心,他们破坏了殒铜和破甲玄石,他们活着出墓了,发糖一段时间后老八在鸡飞狗跳中生下了大猫仔,全文完!


以上,撒花,完结了~弃坑跑路了~~(/≧▽≦/)*


好吧,我承认这是过过嘴瘾罢了……→_→  -_-||  ←_←

评论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