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真实的你(人工智能梗)上

阿弦:

#没有高科技,就想好好谈个恋爱


#HE


#没有虐




原无乡穿好特制的防护服带好头罩,拎上工具箱准备走出舱门,然而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想了想,又退了回来,拿了粒子枪和光剑一左一右别在腰间,再才开了舱门出去。


前不久航空总署探测到一颗新的行星,在离太阳系最近的仙女座大星系,总署已经派过人上去建立了空间站,现在原无乡只是过去例行维护和探查一下罢了。


这一次他驾驶的是自由号航空艇,是个单人飞艇,但是块头却不小,据自己无良的上司说是因为这个航空艇是最新研制出来的,上面携带了些别的东西。原无乡不以为然,只觉得多半是没什么作用的东西。每年航空总署都能够获得很大一笔研究经费,但那些研究并没有什么有实际作用。


空间站没有直接建立在新发现的行星上,而是在距离行星8000公里的高空轨道上。例行维护并不复杂,只是穿着防护服,原无乡的动作有些迟缓罢了。防护服是改良过后的,比较贴身,看上去没那么臃肿,但是依旧很重。


回收了空间站上的全部数据后,原无乡站起身来,忽然他的眼光一角看到空间站的不远的走廊上闪过一道人影。


他僵了一下,右手已经探到腰间,摸上了那把早先就别上的粒子枪,然而人影一晃而过之后再没有动静。这里除了他当然不可能再出现其他人,而且,刚才他看到的那个人根本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这在全是宇宙射线的地方,是人类绝对不可能办到的!


这一次原无乡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尽管人类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直都在不断地探索着,但是他们对太空的了解还是知之甚少。对于是否真的存在外星人这样的说法也一直存在着争议。


原无乡以前碰到这样的话题总是一笑而过,现在他开始有点后悔没多听同事的那些八卦了,说不定被洗脑洗多了,自己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慌。


他在原地等待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放下工具箱,握着粒子枪小心翼翼的往刚才人影的方向走过去,然而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之后他便大胆了些,将空间站里里外外都走了一遍,的确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存在。


原无乡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看来是自己操作时间太长了,出现了幻觉,这在太空里不是很常见嘛”他心道。


他要在这个空间站上待十五天,然后再乘坐来的时候的自由号航空艇按原路返回。


原无乡决定没事的时候还是待在自由号上,一来空间站这么大,一个人呆着太孤寂,有一种被抛弃的恐惧感;二来,即使刚才探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心中始终还是担心的,万一真有什么外星生物存在,自由号也是可以反击。最后一点就是,食物都在自由号上,他懒得拿下来。


其实从决定人选到出发,时间非常仓促,原无乡只来得及在自由号的模拟机上模拟过几回,除基本操作仪器和紧急操作台外,对自由号内部的其他地方完全不了解。趁着这个空闲的时间,原无乡就观察起来自由号。


相比其他的单人航空艇,自由号真的要大很多,他发现机舱内比普通的航空听要多了很多仪器,起初他并没有注意到,并不知道这些是何作用的仪器是在工作的。


 


在太空中总是特别容易疲劳,原无乡调整好各项仪器后就到睡眠舱躺了下来,老实说这种失重的状态下躺着并不舒服,不过他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训练,也不算难以接受,更何况在睡眠舱里是可以调节压力的。


正当他快合上眼的时候,自由号的窗户上出现了一个人脸,确实是一张人脸,还是一张非常俊美的脸,金发金眸,正看着原无乡,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原无乡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之前的困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赶紧去抓放在手边的粒子枪,然而他不敢乱动,万一自由号被损毁,他要回到地球上就是做梦了。


 


他握着枪的手不由得抓紧了,掌心分泌出湿冷的汗液,心脏由于负荷加速跳动起来,一下一下撞击得生疼。在这种地方遇到这个天晓得是什么的鬼东西,原无乡在心里暗道了一声见鬼。


那东西和人类长的一模一样,可是又完全没有穿防护服的站在满是宇宙射线的飞船舱外,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有没有恶意!


原无乡这边心里跑过几百种想法,那边外面的人也只是目光微冷地看着他。忽然那东西远离了窗口,原无乡握紧粒子枪从睡眠舱里爬出来,靠近窗口时才发现那东西并没有离开。


这下两者的目光对上了,原无乡心里打了个颤,毫无感情的金色眼眸看了过来,让人不自觉的一寒。


很快,那人在原无乡还未做出反应的时候突然消失了,而后一道亮光闪过,竟是一只火凤似的生物绕着自由号飞了一圈,直冲向原无乡站着的窗口。


原无乡此时要退已经是来不及,只能护住头往旁边一滚,心里想的是这下恐怕是要完蛋了,可是他匍匐在地上等待了半天也没有动静,等他慢慢抬起头来的时候,一个穿着长袖长衫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金发金眸,赫然是之前他在窗户外看见的人。


原无乡下意识的朝窗户看过去,然而窗户完好无损,但是这个人也的确站在了自己面前。他有些诧异的看过去,又看回来,然后他看见那个一直冰冷的男人眼里露出鄙夷的神色。


 


“原上尉。”那个男人凛冽的嗓音响起,原无乡经过好机会的脑内挣扎终于确定那个男人叫的是自己后也不禁由得想要嘲笑自己,可不是嘛,这个不毛之地除了自己还有谁在呢?更何况对方都准确叫出了自己的军衔,这让他想逃避都没有办法。


“那个,请问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不穿防护服?”他打着哈哈问道,事实上这话他问出来有点尴尬,简直跟在骂对方不是东西并且朝对方大喊快来打死我吧是一样的道理,而且一旦对方真有想要弄死他的心,在这个地方,他大概只能躺平认命了。毕竟那样诡异的身法他刚刚还见识过,他不认为自己会是对方的对手。不过对方显然并没有在意他那愚蠢的问题,而是若有所思的在飞行舱内四处打量。


片刻后,站在原无乡对面的男人郑重道,我叫倦收天,是这次太空飞行的人工智能,负责协助你收集和分析数据。


倦收天有些话没说,比如他是军部新开发的,与别的人工智能有些不同,这次行动是一次试验,根据试验结果,他会有不同的结局。或许是投放生产,或许是直接被销毁。当然,军部在他身上消耗的精力和财力,是不会接受试验失败的结果的。


听到对方说是人工智能,原无乡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不是什么难以对付的外太空生物,还是自己这一边的。只是他的上司太不靠谱了,这种情况应该早些说明,也好过他落得一场惊心动魄。


“如果按照原计划你是被安排和我一起行动的,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原无乡的语气里有些责怪。


“因为命令里并没有这一条。”


“命令?”


“对。在自由号飞艇前往X行星的时候收集记录所有数据的命令里并没有明确说明要告知你,所以程序自我判断避开你。”


“你可以单独行动,独立思考?”


“我具有首座的一切思维。”


“首座?”


倦收天沉默了,似乎这个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或者是,命令里并没有这一条指令。然而作为一个可以自我判断的智能机器人,他单独对于这句话的沉默让原无乡心存怀疑。但原无乡并不是一个死咬着不放的人,而且现在的环境不对,他要在这里单独的待上十五天,他不得不说,人类都是惧怕孤独的,现在倦收天出现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觉得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你之前收集了数据吗?”


倦收天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一般在你休息的时候出现,不过,你很敏感,总是能觉察到我。”


“额,你就是这样存在的吗?我是指……”原无乡斟酌着用词,不知道到底该怎样表述才能清楚。但是倦收天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的不能离开飞船太远,载体在这里。”他指着自由号后面多出来的那一部分空间。原无乡再才意识到那些日夜不停工作的仪器是倦收天的载体。


“那你永远只能待在飞行艇上?那有什么意义?”


倦收天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随即摇摇头。伸出手指了指原无乡手腕上的手表,原无乡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后来又觉得自己有点怂,便大大方方的又站了回来。


“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程序可以载入到你的腕带中,这个是你离开前航空总署航空总署特别研制的,除了方便联系总署外,另一个作用就是成为我的载体。”


“也就是说你以后要跟着我?!”原无乡声音有些大。倦收天不太高兴的瞟了他一眼。


“不是我跟着你,是我和你一起完成这次的飞行任务,回到地球后,总署应该有别的安排。我是军部研发出来的,不太可能归私人拥有。”


原无乡立刻觉得刚才的自己蠢透了,他在航空总署维持了七年的精英形象在这个人工智能面前不到一刻钟全没了。他觉得这是在太空待久了,过于疲乏的锅……


在倦收天的提示下,原无乡很快的将程序下载到了腕带上,虽然他很不情愿这样的一个人工智能跟着自己,但是,确实如倦收天所说,不这么做的话,他没有办法完成某些工作。好在对方是一个安静的人工智能,在做完这些后,虚拟投影就消失了。原无乡也重新爬回睡眠舱开始补眠。


确认原无乡进入睡眠后,倦收天才又重新出来,之前每次他出现这个人都一惊一乍的,害他没有办法好好检测飞船的状态。


屏幕上飞跑过一段编码后,倦收天愣了一下,“有必要?”


原来他连接上了总署的通讯线路,“他同意?”


片刻后,屏幕上滚动过几行边编码。


“我知道了。”倦收天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他默默退出连接。


 


 


飞行艇上的时间似乎无比漫长,一天的时间原无乡总觉得像过了一个星期,他揉了揉酸痛的肩坐下来,长时间穿着防护服让他有些难受。好在现在有了倦收天,见他太难受,对方就把活全揽下了。


倦收天的程序和电脑接通后,操作要比原无乡亲自来方便的多,很快他就处理完了,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原无乡身边。


最开始的时候原无乡还会觉得不适应,但总算能接受了。


“有没有什么异常?”


倦收天摇摇头。


如此,原无乡也放下心来,工作了半个地球日,他有些饿了,航空总署给他准备的太空食品很充足,但他在地球的时候算个美食家,对这些只有果腹作用的东西不太感冒。


“啊啊,又是这些,简直难吃死了。”他拧开一个牙膏样的东西,开始吃自己的午餐。


倦收天好奇的看着他,“是什么味道?”


原无乡从主控台的座椅上仰头看向他,倦收天这个人工智能做得无意识逼真的,如果不是抬起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原无乡几乎要以为是一个真人站在自己面前。


就是因为太过真实,他几乎困扰了一天,哪怕适应后,他也总在某个时刻忘了这只是一个影像。比如此时倦收天脸上好奇又疑惑的神情。


“你要试试吗?”原无乡说,但同时他也在内心吐槽自己这句不过脑子的话,且不说倦收天只是一段影像资料站在自己面前,就算是真实的,他也只是一个人工只能,怎么可能真的吃。


但是倦收天却点了点头,就这原无乡的手低下头,靠近那管食物嗅了嗅。


“是土豆泥。谢谢。”他说。


“你这是算吃了吗?”原无乡问。


“我分析了他的成分。我没有办法触碰到实物 ,但是可以扫描他们。”


“土豆泥很难吃吗?倦”收天突然问道。


原无乡忽然明白,倦收天可以通过扫描分析出成分,进一步判断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味道。


“当然。”


“还好。”


“什么?”


倦收天抿下唇,“土豆不都是一个味道吗?”


“当然不是,不同的做法,甚至是不同的形状,吃起来的口感都不一样。而这种,”原无乡摇了摇手上的那管食物,“特别难吃。”


倦收天像是学到了什么似的,认真的点了点头。


 


 


军部指挥部,央千澈急匆匆的走在走廊上,差点撞到了式动机身上。


“你这么匆忙做什么?”


“送东西。”


“这是什么?”式动机指了指央千澈怀里的东西,“看着有点眼熟。这不是太空食品吗?我看看,和我准备给原无乡的那种挺像。你们军部苛刻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个是土豆泥?”式动机挑出一样来,立刻认出来是什么。


“快给我,你没事跑到军部来做什么?”


“汇报了一下关于新行星数据收集搭载新人工智能实验的项目。我提议开启了一个新功能,这总得给上面汇报一下吧,毕竟是这次实验室首座主持的。好在他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


“你开启了什么新功能的实验。”


“秘密。”


央千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抱着怀里的一大堆东西又急匆匆的走了。


他把一堆乱七八糟的太空食品堆在那人桌子上,“你到底允许式动机开启了什么实验。”


对面桌前坐着的人伸向食品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拿了式动机说是土豆泥的那管东西,“情感。”


对面的声线平直,毫无情绪。


“那对这台人工智能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当初开发的时候你不是觉得这个很多余的吗?怎么突然要开启这个功能了?”


“式动机说会很有趣。”


“……”央千澈早该猜到是式动机撺掇的,“首座,我想您不该和式动机一样任性。”


“恩。”


那人应着,打开那管太空食物,不紧不慢的吃了一口,随即放到一边不愿意再动一下。


“您为何想不开要吃这种东西,太空食品只保证提供基础热量,口感可不怎么样。”


“验证一下。”


“?”


“难吃。”首座答道。


“又是式动机告诉你的?”


首座不置可否。央千澈无奈的抱肩,心里盘算着无论如何要给式动机设置限制,不能让他再来影响首座了。


 


自由号飞艇已经在空间站停留一个星期了,地球表面一如往常的严密监控着,并接收从上面传来的数据。不过比起地面上的人严阵以待,精神紧绷的状态,原无乡最近状态倒是不错。


他发现这台人工智能简直太好用,几乎分担了他大部分的工作,他现在无比的清闲,要不是这台人工智能的设置太过于程式化,他还想和他聊聊天,讲点有意思的事情。


倦收天听他表达了遗憾后说道,“我知道很多故事,你要我讲故事吗?”


原无乡翻了翻白眼,道,“不,我需要的是交流,讲故事是哄小孩的吧。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无趣呢?”


“我们现在就在交流。”


原无乡已经懒得和他说话了,但是,过了一会他又忍不住凑过来,“好吧,我们换个方式,我问你答怎么样?”


“可以,你现在是我的主人,我必须要服从你的指令。”


原无乡再次翻了个白眼。


“姓名?”


倦收天怪异的看着他,名字他在第一天就说了,原无乡这些天喊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不可能不知道。


“快点快点,回答啊。”原无乡催促着。


“倦收天。”倦收天露出点无奈的表情,一板一眼的答道。不过原无乡似乎没有注意这个小细节。


“唔,性别?算了,人工智能谈什么性别……”


但是倦收天很快回答了。“男”


“年龄?”


“27岁。”


“你有27岁?你明明才被创造出来不久好吧!”


倦收天不理会他,拒绝再深入探讨这个问题。


“好吧,就算你和我一样大吧。”


“最喜欢什么?”


“喜欢?”


“对啊。”原无乡一边漫不经心的答道一边扣着操纵杆上的羊皮握手。


“那是什么?”


“你不是应该有强大的数据库吗,应该可以查到啊。”


“喜欢,泛指喜爱的意思,也有愉快高兴、开心的意思,喜欢实际上是一种感觉,包含欣赏、仰慕钦佩、倾心爱慕。”倦收天照着搜索资料上复述了一遍。


“但是我不懂。”倦收天依旧疑惑,“还有感觉又是什么?”


原无乡终于不再无聊的扣那块羊皮了,正过脸来,“你怎么看我的?”


“怎么看你?”


“就是觉得我是什么人,和你有什么关系之类的。”


“临时主人,合作伙伴。”


“好,现在你觉得我这个临时主人、合作伙伴合不合格?”


倦收天点点头。


“对,这就是一种满意,是一种感觉。”原无乡有点高兴,他接着说道,“如果我不合格,你就会想要更换主人或者合作伙伴,不想和我在一块,这就是不满意,严重的话就是生气,愤怒。”


倦收天认真思索了一下,“人工智能同样需要遵守机器人的三大原则,我没有办法违背你的命令,所以,我不可能会想要更换主人。”


“啧,我是在和你解释感觉。你知道吗,对人的感觉,明白这些感受后,再分辨喜欢。如果喜欢的话,会感到高兴,想要永远在一起。”


“所以我是喜欢你吗?”倦收天直直的望着原无乡。


第一次猝不及防地听到这种疑似告白的话,原无乡仿佛被什么戳中了一样,心重重的跳了一下,然后接着频率混乱了起来,扑通扑通。


“你到底明白什么啊……”他支支吾吾道,莫名的有些慌乱,又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对着一个人工智能发慌。


“因为我不想更换主人,我并没有不满意你,这次任务你也没有出什么差错。”


“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不用休息,我可累坏了!”原无乡嗖的一下站起来,几乎是落荒而逃。躺进睡眠舱的时候,他的心脏还没有恢复正常的律动。


“我到底和一个人工智能较什么真呢,居然就逃了。”原无乡闭上眼睛嘀咕。


 


 


原无乡从睡眠仓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倦收天,他晃了晃手上的腕带,依旧没什么反应,他想,对方是不是因为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因为告白对象落荒而逃失落得躲了起来。但是想一想,倦收天其实是什么都不懂的,当真了的是自己。


他扒了扒自己的头发,在控制室坐了下来,电脑一直尽职尽责的工作着,当然,因为有倦收天在,这些事情都是倦收天在操控。


他在电脑的控制台上按了几下,发现很多工作倦收天已经做了,这个时候倦收天应该是晃到空间站上去了,所以程序才没有办法对他做出响应。


果然,没过一会,屏幕上的数据跑动起来,倦收天的影像也出现在了自己身边。


“数据收集完了?”


“恩。”


这个人工智能依旧沉默得厉害,看来昨天的话匣子能打开全是因为他把那些问话当做了主人的指令。不知道对方有主动的时候吗?不过,倦收天倒是会主动处理工作的。


“你有什么自己想做的吗?”原无乡忍不住问道。


倦收天似乎愣了一下,或许是他根本没想过,所以没反应过来,因此,这个所谓的人工智能停顿了一下才摇摇头。


“是吗,这真遗憾。”原无乡也不知道为什么,索然无味了起来,“我以为你和那些机器人多少有点不同。”


撑着下巴的人目光发散开来,这让他显得有点漠然,或许是他的语气给倦收天造成的错觉。


倦收天忽然有点不满了起来,这种感觉是原无乡昨天才教给他的,他今天就能感受到了,因此他调转身形就走开了。


“你要去哪里?”原无乡见他走开,连忙问道,按照这些天的习惯,除了工作必要,倦收天几乎就想被这个腕带限制了一样,绝对是会停留在他身边的,现在突然离开让原无乡觉得很怪异。


“现在不想和你待在一起。”


“为什么?”原无乡皱眉。


“因为我现在感到不满意……”


“你这是在生气?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在生气。”


“生气是这样吗?”


“是。告诉我为什么。”


“我不满意你刚才给我的感觉。”


原无乡笑了起来。“有点意思。”他朝倦收天招招手,“过来,我不用那种态度对待你。”


见原无乡是笑着的,他的确感觉这样也不坏,倦收天便顺从的走了过去。


原无乡突然觉得自己高兴了起来,这个人工只能竟然真的会有自主感情,他以为昨天教的那些会和被当做简单的知识储备,但是倦收天竟然能真的理解。


“你昨天说你喜欢我?”


人工智能的记忆力很好,所以倦收天点了点头,这句话他的确说过。


“很好,那继续保持。”


机器人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这条准则在倦收天诞生的时候就写到指令里去了,所以他绝对不会反抗原无乡现在的话。


原无乡再一次的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29)

  1. 君悦兮阿弦 转载了此文字
  2. 成就倦收天者并非只有剑阿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