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胡不归(式微番外,充当国庆贺文)

北彧_坚持填坑:

青岩万花一如既往安静,风也是一如既往的暖。


沈归云站在不远处,安安静静的看这边江吟在跟商情吩咐采什么药,眼底落着一片阴影。


江吟侧头看他,微微勾一下唇,挥袖示意商情快走。一骑里飞沙绝尘而去,江吟转身朝沈归云一步步走去。


“江大夫。”沈归云语气里清清冷冷的调子还是改不了,如今师妹重伤在床了,他的眼睛里还是一片荒凉,贫瘠到连根小绿草也不长。


“归云,”江吟停下脚步,手中什么东西紧紧握住:“你说,你要救谁?”


“燕青衫。我的师妹。”江吟对燕青衫还是有点印象的。


当初穆玄英和陈月抵达万花,他与石剑莹出迎,一身蚩灵道袍的燕青衫,确是剑胆琴心。


在看面前沈归云,突然就觉得他和燕青衫其实很像。他们是同一类人。


沈归云身上宽大的沐雪道袍被风吹起,江吟缓缓而又用力的闭了闭眼,“跟我来吧。我不保证救活。”


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沈归云点头,依旧看着某处虚空。


江吟忽然将他扯到近前:“归云,告诉我,你在看什么。”


沈归云被他揪住衣袍,愣了一下,“没。”“现在。你在看什么?你看到了什么?”江吟有些焦躁的靠到他身上。


沈归云点头,又摇头。再问,却不肯开口。


江吟心里藏了太多事,可他一个也不敢告诉他。


沈归云会如何,他想都不敢想。那就……不说了罢。


沈归云迷惑的看着眼前的人,还来不及等他开口说什么,江吟已经低头堵住他的唇。纯阳雪气没有被青岩花香抹去,依旧沾染在沈归云身上。似乎永远都不会变。江吟深吸了口气,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在身下的人身上。沈归云只是偏头看着他,任由他煽风点火。


月色清清,沙汀皎皎。


山南水北的两个人,当身终于靠拢,意乱情迷的一夜方才开始。当江吟俯首沈归云颈侧,一句不经意的呢喃从沈归云口中脱出:“再见了。”


江吟没听见。


于是多年之后,江吟低徊浅唱,守候盼望。等,等不回离人。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后悔也罢,痛心也好。


燕青衫终于还是死了。沈归云终于还是走到了那一步。


超脱尘世,不沾红尘。“一入此谷,永不受苦”。


恶人红袍的沈归云眼神里再也没有淡然,眸中再也装不下他江吟。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END——


这是国庆贺文。式微的番外。                                         


                                   ——来自北彧挖坑不填华为发光客户端

评论

热度(3)

  1. 君悦兮—曲清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