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剑道】瞎几把剑侠情缘 第一百二十八章

豆豆豆豆呆豆芽:

第一百二十八章 情缘与狗


       还好小兔子这个土著还算靠谱,毕竟也是在Z市混了这么久的人,找个吃的地方对于小兔子来讲简直不能更简单了。


       很快他就把车塞进了一个热闹的餐饮一条街,熟门熟路的带着两位大佬进了一家饭馆。


       然后发现他俩是真的一点都不嫌弃,真是觉得特别稀奇,第一次见到这么接地气的土豪,瞬间就没了之前若有若无的拘束感,再加上原本大家就是关系好的出来面基,一下聊开了,更是无话不说了。


       小兔子超级开心的拖着叶念夏林离尘两人合了个影,兴冲冲的发在了帮会群里,北戎看见了气的牙直咬,当即就把非要挤在叶念夏和林离尘中间拍照的小兔子脸涂成了狗。


       群里刚被一片感叹号和卧槽刷屏,才开始讨论哪个是月倚哪个是尘烟哪个是兔子的时候,突然看到北戎把改过的照片发群里,立马哈哈哈笑成一团,有机智立马出来说,好的,现在知道哪个是兔子了。


       没一会又有好事者发了张截图在群里,是帮会的系统提示,北戎把只有小兔子和月倚尘烟三人的副帮主位别称改成了,情缘与狗。然后一堆不嫌事多的人生怕小兔子看不见,纷纷圈起了他。


       小兔子本来还一头是劲的说要跟叶念夏和林离尘回去,到他们房里去看Z市夜景,结果手机震的实在吃不消,拿出来看了一眼后直骂北戎这个撒比,又特么玩权限!


       原本一直低着头在看手机,静静地围观了全过程的林离尘听小兔子这一骂终于憋不住了,直接笑出了声。


       “北戎又怎么了?”一直在跟小兔子说话的叶念夏并没有看到群里已经炸开锅了,问了一句。


       “日常怼兔子而已,没什么。”林离尘回他。


       可是当叶念夏打开帮会群的时候,话题已经又被带回到他跟林离尘身上了,往上翻翻才知道兔子已经把刚才拍的合照放群里了。


       呱太妈说,我已经把行程提前了!过两天就到!还附了一张向美色低头的表情包。


       老司机也跟了一句一言不合就曝照!


       荼靡表示,哥明天也到了!


       凌云发了张我特么还能说什么的表情包。


       然后一盘散沙的崽们突然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从副帮主到管理都进了线下赛,就连小兔子也因为地域优势跟着凑了个热闹,作为大龄留守帮主的北戎居然在线下赛后成了最神秘的存在!


       而这位大龄留守帮主在被一干帮众逼着求露面的时候,非常严肃表示,帮主是高贵的,和这些能参赛的妖艳贱货是不一样的。


       然后遭来了妖艳贱货们一顿乱呸。


       更有叶念夏这样的,上来就威胁高贵的帮主让他别嘚瑟,我出去建个帮怼你就是分分钟的事!


       然后高贵的帮主委屈屈表示自己先匿了。


       不过这并不是匿了就能解决的问题,比如小兔子现在跟上去私聊弹了北戎一下,又偷偷发了一张三人在宾馆的合照,被北戎评价为狗与模范情缘在宾馆图。


       为了面基狗就狗!小兔子反驳道。


       于是他很荣幸的又被北戎拉黑了。


       不过小兔子现在并不是特别在意他是不是又被北戎拉黑的事,因为他正凑在叶念夏和林离尘房里那硕大的落地窗前,眼睛忍不住的往底下瞟。


       林离尘看他这样觉得有趣,在小兔子又一次凑到落地窗前挑战自己心理素质时,伸手在他背上轻轻点了一下,吓得小兔子立马原地蹦了起来,惨白着一张脸回头看着林离尘。


       林离尘笑的差点没喘过气,叶念夏也哭笑不得说兔子你特么简直在逗我。


       小兔子气的把窗帘一拉,说“老子不了!”说完看着帮林离尘顺气的叶念夏,转身很识趣的要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提醒两人一句“明天去接荼靡不要忘记带上我!”


        “你真的要去…”叶念夏觉得这个事情应该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可是刚问了个开头就被林离尘打断了。


       林离尘挥了挥手说“好了好了,知道了,明天一定喊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于是小兔子就这么喜滋滋的走了,叶念夏看着笑的一脸高深莫测的林离尘,忍不住把这耍坏心思的人抱进怀里,心里不禁为已经救不回来的兔子默默点了一排蜡。


       林离尘吃饱喝足现在往叶念夏怀里一靠只觉得浑身舒坦,只是逗弄人的心思在逗跑了小兔子之后还是没得到满足,把头枕在叶念夏肩上,一抬头往叶念夏耳后吹了一口气,感到叶念夏颤了一下后,不由满意的笑出声。


       叶念夏瞥了一眼笑的一脸得逞的林离尘,一翻身就把他压在身下,伸手就要去剥林离尘衣服。


       “哎哎哎!别!”林离尘有些手忙脚乱的去阻止叶念夏的动作“明天还要接荼靡。”


       “知道要接荼靡你还撩我。”叶念夏一点都不想跟林离尘讲道理,一手按着林离尘挣扎的肩膀,一手不慌不忙的脱他衣服,笑着反问道“这几天在外面没碰你,都会主动撩人了,是不是?”


       “别啊!我错了!你别…明早起不来啊!”


       “玩玩兔子就算了,还敢玩到我头上来,你怎么不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我…卧槽!”


       林离尘欲哭无泪的是真的想自己埋了,现在就是哭着喊我错了都没用了,只能伸手推了推叶念夏的肩膀,生无可恋的让他轻点,明天自己还想起来。


       “好,就一次。”叶念夏是这么向林离尘保证的。


       然后被按着做到深夜的林离尘,心里给叶念夏狠狠记了一笔账,以后说什么也不能相信叶念夏在床上时说的话,都怪自己太天真。


       第二天一早,趴在床上四肢无力的林离尘一把揪住了要起床出门接荼靡的叶念夏的睡衣衣角。


       “乖,接到荼靡了就回来接你,再睡一会儿。”叶念夏摸了摸林离尘的头发说。


       “扶我起来。”林离尘抬眼看着叶念夏,一副我意已决的样子。


       叶念夏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视线移到一边,哎呀,怎么突然就想起来昨天上床前自己答应林离尘只做一次的话了呢,现在看着林离尘这满身的痕,有点小尴尬。


       “快!我要起来。”林离尘催道。


       叶念夏觉得心里有愧也不跟林离尘拗了,把林离尘扶起来给他穿好衣服,收拾好就带他一起出门了。


       结果在宾馆还跟叶念夏犟着要接荼靡的林离尘,上车就歪在副驾驶上睡着了,小兔子咋咋呼呼的要爬上叶念夏车的时候,还被叶念夏瞪了一眼,叶念夏给他示意了一个眼神后,小兔子看了眼副驾上熟睡的林离尘,立马了然,老老实实的安静上车。


       到了机场,车才停稳,小兔子刚准备问叶念夏要不要喊林离尘起来,抬头就看见叶念夏已经凑到副驾上,兴致特别高的在逗林离尘起床,一瞬间就觉得自己的狗眼被闪瞎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蹭你们的车,一边念着辣眼睛一边自觉滚下车了。


       没一会儿林离尘就揉着眼出来了,问荼靡什么时候到。


       “应该快了。”叶念夏伸手揽了一下林离尘的腰,不留痕迹的帮他轻轻揉了揉。


       然后被林离尘瞪了一眼,立马乖乖放手。


       在前面带路找下机口的小兔子并没有注意到两人在后面的小互动,还特别激动的说好期待荼靡长什么样,一定是个有胸毛的东北糙汉!


       找到下机口后,林离尘就找个根柱靠着了,浑身的不舒服,让他看叶念夏的眼神也变得十分不友善,叶念夏在外面也不好对林离尘动手动脚安抚他,只好在旁边装装无辜卖卖萌,然后就看到林离尘的眼神从不友善变成了赤裸裸的嫌弃。


       荼靡下了飞机就给叶念夏打电话,一直打到他人走到下机口,找到叶念夏他们在的位置,确定了是叶念夏之后跟他们热情的挥了挥手才挂了电话。


       叶念夏远远瞅着那个向他们挥手的人不由挑了挑眉,林离尘也有些不可置信的站直了身子,小兔子干脆直接在旁边冒了句卧槽,我不相信!


       直到那人带着个姑娘走到三人站的柱子前,扯着他标志性的糙嗓门跟他们打了招呼,还一个个点过来问“月倚?尘烟?兔子?怎么样哥没认错人吧!”


       还没待三个人给他点反应,他就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姑娘拽了出来“月倚尘烟都在这儿了,你羞啥羞?”

评论

热度(23)

  1. 君悦兮豆豆豆豆呆豆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