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梦鷇】同居三十题(11-20)

罗浮山上芙蝶飞:

友情提示……女仆装扣子注意避雷,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11、 替对方挑衣服


      一般,对于像C市这种偏南的城市来说是没有明显的四季的,春秋两季总是特别的短,让人几乎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可今年不知怎么了,夏天提前走了让秋季突然变得厉害了起来,眼看温度一天一天的降下去,二人决定去添些应季的衣服了。


      无梦生看着店里各式各样的衣裳,在联想到鷇音子平色时的装扮,便PASS掉了那些浅色的衣服,虽然鷇音子穿浅色也很好看,但还是深点的更衬他。而另一旁的鷇音子则是在一堆以白色占了大头的服饰中挑拣着。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要养宠物的话,你喜欢什么样的?”看着电视里趴在墨倾池肩头可爱的雪儿,无梦生把问题扔给了身旁的鷇音子。


“金鱼。”随意的瞟了眼屏幕,鷇音子低下头继续翻动着手中的书页。


“为什么?鸟类也不错啊,有好听的声音和漂亮的羽毛。”


“如果你真的想养的话。”鷇音子合上书。“金鱼是最容易照顾也不会添麻烦的选择了。鸟类是很娇贵的,而那些毛绒绒的物种,不仅会掉毛,还会产生气味……”


“停!我们换个话题吧……”看着鷇音子突然正经起来的脸,无梦生觉得自己想要宠物的心已经被掐死在摇篮里了。




13、 一方卧病在床


     天气的反常除了打乱两人日常穿衣的节奏外,还让一向身体康健的鷇音子患上了重感冒。


“你就是倔,这两天还穿那么少出去打太极,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吗?”无梦生搅动中碗里的姜汤,看着床上病怏怏的鷇音子,忍不住责备他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咳咳……”虽然很想反驳,可无力酸疼的身体和止不住的咳嗽让鷇音子只得乖乖的躺在床上。


   感到滚烫的姜汤已经降到了合适入口的温度,无梦生扶着鷇音子坐起来,把人圈进怀里一口口喂他喝下。


“咳咳……”无梦生拍着鷇音子的背帮忙顺气,看着那人昏沉沉的几乎睁不开眼睛的面孔,心中不免难受的紧。


   照顾鷇音子睡下的时候,无梦生自己竟然也出了一身的汗,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累的。摸了摸鷇音子的额头感到没有之前那么烫了,不禁松了口气。


“快好起来吧,鷇音子……”




14、 午睡


“鷇音子……鷇音子?睡着的这么快啊。”爱人近在咫尺,无梦生都能感到他的呼吸带着柔柔的暖意扑在自己的脸上。


    鷇音子的睡姿差不多算是标准了,身体整个平躺着,只是有些倾向自己这边。不安分的手一会儿摸摸沉睡之人的头发,一会儿戳戳他的脸。虽然午休的时间总是半长不短的,可也是一晃就过去了。像鷇音子就是抓紧时间的好好休息 ,无梦生嘛,这种时候却喜欢优哉游哉的拖上一会儿。


    打了个哈欠后,无梦生终于感到了排山倒海般的困意,蹭到鷇音子身边紧紧挨着他进入了梦乡。


15、 帮对方吹头发


   确认把无梦的头发完全吹干以后,鷇音子细心把它们都梳好理顺。


“好了。”


“那该你了。”无梦生起身接过吹风机,顺手把人按到自己刚才的位置上。


    洗头对于两个头发都非常长的人来说,确实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光把打湿的头发吹干就要花费掉不少时间。


    但,像这样互相照顾对方的时刻,也是让人无法不去贪念的。听着吹风机不客气的轰鸣声,嗅着空气里洗发露散发的清香……嗯,粉红泡泡已经快填满整个房间了。




16、 出浴的怦然心跳


“咔嚓”的一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正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的无梦生顺着声音的来源处瞄过去,立刻呆在当场。


    被水打湿的鬓发和刘海凌乱的贴在额头和脸颊两侧,让平时一丝不苟的人看起来莫名多了几分……妖娆?整个白皙的上半身正毫无遮挡的暴露在空气里,无梦生曾经吻遍那里的每一处。没擦干净的的水珠还在他的身体上调皮的流窜着,有一滴正挂在胸前诱人的某处,调皮的因着灯光的折射有些闪闪发亮。还有一滴晶亮顺着那条极淡的腹中线慢慢下滑着,流过肚脐往着更下面被浴巾遮住的风景而去了……


“睡吗?”


“你很困?”正在接水的鷇音子疑惑的看着他。


“很困!”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生日,情人节etc.)


    打开房门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无梦生下班比他早得多,一般这时候应该在家看电视才对。


“无梦生?”有些奇怪的呼唤着另一半的名字,顺便摸索着墙上的电灯开关。


“停电了吗?”发现开关怎么按都无效后,鷇音子关上门,准备去厨房拿出应急灯和蜡烛。


“Happy Birthday!”无梦生的声音乍如一声惊雷,瞬间整个房间也明亮了起来。


“嘭!”还没反应过来的鷇音子被庆祝的花筒洒了一头一脸的彩带和愉快的闪着光的金粉及五彩斑斓的碎片。


气氛一时间因鷇音子的沉默而尴尬。


“那个……”无梦生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他这个一向严肃传统的爱人似乎并不是很能接受这种庆祝方式啊,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我很高兴。”


“诶……”还没反应过来的无梦生惊讶的看着突然埋在自己胸前的鷇音子,后者说完那四个字后就再没有发声,只是揽住自己的双手收的越来越紧。




18、 接对方回家


“其实你不用专门赶过来接我的。我都好了,真的,可以抱你一口气上五楼……”


   正在帮无梦生整理住院以来的的生活用品和衣物的鷇音子,忍不住朝一直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无梦生扔了记眼刀,效果简直拔群。


    虽然说,一般情况下男人出门的用具比女人少的多,可要随时保持高水准的生活质量可不是一条毛巾,一套病号服能做到的,再加上无梦生就算是住院也要时不时写写毛笔字,种种花,弹弹琴什么的,所以……当着二位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鷇音子背上背着登山包,一手拖着大号的拉杆箱,一手提着一个帆布包,不知道的见了,还以为在搬家。


“那啥,你别一个人全背了给我留点儿。”无梦生看着鷇音子额间渗出的汗珠,心疼的去接他手上的包。


“你别管。”鷇音子皱着眉避开了无梦生伸过来的手。


“诶诶,鷇音子先生,你老公我可没那么脆弱。”把因负重过多而有些重心不稳的人猛地圈进怀里,迅速的在那诱人的浅粉色唇瓣上添了一口,再蛮横的趁那人愣住的档口夺过拉杆箱和提包。


“现在,我们回家吧,亲爱的。”无梦生看着鷇音子涨的通红的脸,心情愉悦的想要唱个歌。


19、 离家出走


    看着玻璃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和马路上穿行的车辆,鷇音子面无表情的按掉不知道第多少个无梦生的来电,再把手机连同那几十条未读的短信一起塞进包里。慢腾腾的搅动着桌上早就冷掉的咖啡,被子里不停晃动的棕色旋涡简直让人心情更加烦躁。


“嗡~”振动的铃声再次向他提醒那人的电话,鷇音子不动了一会儿发现那铃声似乎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干脆把手机再掏出来,直接把人拖进黑名单。


“小九点啊,你知不知道……”


“不!我不知道!”天踦爵一手拿着电话,一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


“他把我拉黑了……现在电话也打不通。”无梦生的声音听起来失落极了。


“谁让你有事儿没事儿去动他的丹炉文件……”天踦爵简直想翻个白眼。


“我怎么知道一拿出来就被风吹走了,这是意外啊。”


“恕在下直言……概率这么低的事情让人想不怀疑你是故意的也难吧?”


“你知道就好,不要说出来。”


“……”


   街上的路灯不知道亮了多久,鷇音子还是坐在白天的位置上没有离开。


“先生您好,我们打烊了。”服务生抱歉的朝他鞠着躬。


   鷇音子看了她一眼,安静的拿着包走出了店门。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好久没有一个人在外面呆到这么晚了。


    在家里着急的,已经快要去找大哥素还真报警的无梦生在看到来电显示上鷇音子三个字时,激动的简直要蹦起来。


“喂?”


“我在XX街,你有10分钟。”


“呆着别动!”


20、 一个惊喜


    在和无梦生在一起之前,鷇音子从来没庆祝过生日,他并不觉得庆祝自己的生日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但无梦生,天踦爵还有小四他们总是很热衷于这件事情,日子还没到就会凑在一起激动的讨论着礼物和庆祝方式之类的东西。


    其实,虽然总是与活跃的同辈们格格不入,甚至被冠上退休老年人心态和生活方式的鷇音子,实际上,却并不是怎么死板的人。像记住爱人的生日和两人之间的重大纪念日之类的事情,他是绝不会懈怠的。


     下班的无梦生并不知道今天屋子里有一个巨大的惊喜在等着他,所以在打开房门的时候他惊喜的以至于受到了惊吓,随即条件反射的关上了房门开始揉眼睛做深呼吸。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打开了门,屋内还是刚才看到的场景。


“生日快乐。”端坐在沙发上的人抬起头看着他,脸色正直的像是联合国秘书长开会。


“鷇音子……”无梦生小心的朝沙发靠近着。


“我在。”


“这身衣服是?”无梦生瞅了瞅鷇音子头上的精致的黑色蝴蝶结发箍,还有裹得严严实实既没露胳膊也没露背露胸,但还是完美勾勒出他身材的经典款女仆装,裙摆看的出很大也很蓬,不过却是是到了膝盖的长度,还有裙子遮不住的鷇音子光裸的小腿。这实在是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


“我请教了素还真,他说你会喜欢。”鷇音子的神色无比认真,但微红的脸颊还是出卖了他紧张的心情。


“是,我很喜欢!真的……太好了。”确定自己没有做梦的的无梦生兴奋的抱起鷇音子转了一圈,在心里悄悄给素还真比了个大拇指。



评论

热度(19)

  1. 丹华抱鱼啾音子罗浮山上芙蝶飞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我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2. 君悦兮罗浮山上芙蝶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