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绮最】佳期(待补完ಥ_ಥ)

云缓歌:

绮最绮ooc。
关于“最光阴变成团子”的脑洞。一直想摸的重阳小甜饼,然而被三次元一堆破事吊打,迟迟不及动笔。
跟重阳关系不大,但是答应了人,先发出来吧,尽量这两天补完T^T


  最光阴冷着脸,拦在绮罗生身前:“不行。”
  城主没再说话,坐在藤椅上看他,视线却是向下去的。饮岁焦灼地转了几个圈,堪堪站定,不死心地追问:“城主,真的没有其他办法?”
  绮罗生叹口气,冲着桌面上堪堪与茶杯同高的最光阴道:“小最……”
  话没说完,就被斩钉截铁地打断:“你想都别想。”
  绮罗生还想说什么,最光阴仰着脸直视他的眼睛,攥紧了雪色的绒尾:“这个主意就此打住,倘若要你沉眠时间天池来换,吾宁愿不回复原身。”
  “你现在尚不及饮岁的脸大,”城主瞥了一眼他握成拳的小圆手,没忍住提醒了一句,“即便有能耐砍了时间树,吾就会受你的威胁吗。”
  最光阴眉目不动:“有没有能耐,试了就知道了。”
  饮岁无辜被拖进了两人的唇枪舌战,可一大早,绮罗生便火急火燎地自请进入时间天池沉眠,他懵然听清来龙去脉,最光阴便跌跌撞撞地追了过来。他看着一团挺直了脊背,努力抻到雪璞扇高的最光阴,实在没有斗嘴的心情:“城主,能不能催动日晷……”
   城主摇头,把手放到最光阴头顶比了一下高度,被寒着脸拍开:“魂体不稳引起身形遽缩,非时之心,别无他法可解。”
  “那便不解。”最光阴抢在绮罗生之前开口,嗓音脆生生的,仿佛能在地上掷出余响:“要绮罗生以身换吾,绝无可能。”

评论

热度(19)

  1. 君悦兮虚度小春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