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南北】在魔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留影:

*标题是neta


*突发脑洞,没有后续(大概)




传说,也许仅仅是传说,跨越常年积雪的边境线、存在于北国最高山巅的背面的,是魔王巢穴的入口。


腐坏的尸身铺就道路,凝暗的鲜血聚为黑海。掌握这无间幽冥的人,筑刀剑为山,累白骨成翼,吞噬一切生息。无数旅人和挑战者葬身于此,甚至连掠过上空的飞鸟都难以幸免,身销形毁,有去无还。


但,魔王的末路早已写在预言书之上,当北斗星常耀天轨之日,某位手持圣剑的勇者会斩除邪祟,荡涤黑暗,以己身的荣光将魔域变为人间乐土——


 


“传说仅仅是传说而已。”在授命仪式上,倦收天被国王这么告诫道。


也对,毕竟作为第999任勇者,在倦收天之前已经有无数前辈踏上了冒险的旅程,却无一人回归。至于那些人是死亡、失踪还是投敌,甚至于魔王城是否真的存在,在亲眼验证之前谁都无法下定论。


不过,唯一可以断言的是,王国的圣剑确实具有某种灵性,不管经历了几次勇者的有去无回,它都会安然回到最初被发现的北国最高峰的山巅之上,完好无损,似是无论世事如何更易,其光辉都无法让邪气侵染。


说起来,倦收天会成为勇者,并非为了悬赏或魔城地下的宝藏,更没有公主需要他夺回,甚至也不是出于年轻人争强好胜的荣誉心。只是在他第一次抚上背后金剑的剑身时,就被一股无名的责任感攫住了心脏。


似乎他注定就是为了这把剑、这趟冒险而生的。


于是,新任勇者被命运驱使着踏上了一切皆是未知的旅途。他越过冰封严寒的边境、翻过触手可及星辰的极巅、斩开拦路的荆棘,来到据称是魔王城的入口。


入眼是一片虚空混沌。手中金剑蓦然铮鸣不已,似要驱散迷雾,隐隐为勇者指引出一条道路。


倦收天小心地踏出每一步。这里并没有预想中的尸骸或腥风,有的只是全然的死气。是的,不要说生者的遗留物,连路旁枯枝上都不曾残留一片鲜活或腐坏的树叶。这座魔域仿佛是被时间抛弃后凝成的静止空间,呼吸、血液、自我,并非被夺走而是将永远封印在此……


幸好金剑不曾熄灭它的辉光,倦收天心神把定,愈加深入。四周的黑暗逐渐淡薄,只是这不知来历的光源并不能让人安心。前方不再是空无一物,似是显出了凸耸山丘的轮廓——不,不止如此,在其上还盘踞着不知名的黑影!


不知是人是兽的那物周身笼罩在暗影中,唯一可辨认出外形的是被其收在背后的羽翼——或许不能用“羽翼”来形容,因为其上并不存在羽毛或是肉质纤维的部分,仿若远古翼龙被风干后的化石白骨,森然可怖。


那个就是镇守此地的魔物吗?


当下心生警惕,既然前路不明,后无退路,只能由这边抢占先机!勇者拄剑于地,口中默诵圣言咏唱,顿时一道灿然剑气直袭那物。


一为判断虚实,二为预估距离,只待对方反应便可再度攻击。


眼前的暗影终于展动骨翼,却并未闪躲,倦收天疑惑之际,惊觉耳中传入金属碰撞的铿锵声,随即利器破风而来!身体下意识滚到一侧,回过神来原地早已插满锐利的刀剑。


伸展开来的巨翼反射着暗银色的光芒,使得那物的轮廓稍稍清晰了一些。


是他误会了。那个“东西”所盘踞的地方并非黄土,它背上的翅翼也并非白骨。筑刀为山,以剑为体,此处,是利刃与兵器的坟场。


而那个“东西”,不仅不是人类,恐怕连生物也称不上!


倦收天站稳身形,欲再向前,脚下却是一空,曾经切实踏着的土地,竟变成无垠暗海,使他坠入其中。


魔王的居所,是无边腐林,鲜血黑海。


看来传说也不仅仅是传说而已。这么想着的倦收天,很快溺入冰冷的暗潮,意识渐失。


 


倦收天是被敲打在窗外的噼啪声吵醒的。


从躺着的长椅上起身向外望去,原来是下雨了。


雨势不小,水流如柱般滑落窗前,溅起朵朵水花。自己的老家气候常年干燥炎热,印象中并未有过如此丰沛的雨水。


身上虽然穿着干燥的衬衫,领口却并不整齐,几缕湿发搭在额前。是淋雨后被人换过衣服了吗?


现在好像身处于一座玻璃花房中,可以轻易地看到外面。倦收天走近墙侧,抹去玻璃上的水雾,观察起街道的状况。


沿街俱是从未见过的建筑风格,每一座房子都经过精心的修饰和点缀。道上为了避雨匆匆赶路的行人,撑伞缓缓步行的少女,对面屋内在橘色暖灯的映照下享受晚餐的一家三口……尽管时近黄昏,雨幕织成巨网笼罩而下,这条街道上依然洋溢着无可置疑的勃勃生气。


玻璃房内的湿润泥土气息和淡雅花香,让刚清醒过来的倦收天恢复了精神。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响动,一位银发青年推门而入。


“你醒了?”他见倦收天站在窗边,便快步走了过来,甚至伸手探了探额头,“还好没有受凉。先把这个喝下去吧。”


接过了青年递过来的杯子,里面散发出热巧克力的香甜味道,虽然与对方还是陌生人,但此刻体温尚没有恢复正常的倦收天不想拒绝这份温暖,低头饮了下去。


“抱歉,发现你的时候雨下的太大,只能就近带到花房这边了,等雨停了再送你回家。你的住址是?”


“我……”对了,他是如何来到这里、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望着空空如也的双手,倦收天的脑中竟是一片空白。


“原来你也不记得了……”青年见倦收天一副愣神的模样,转而安慰道:“不过没关系,暂且先住下吧,时间一长,你自然能找到答案,好吗?”


许是这个街道的氛围令人放松,又或者是眼前温和的男子莫名让他安心,倦收天思忖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17)

  1. 一见喜liu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