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剑三花羊 引动风云> 二十八 出游

阿静←从来不开车:

等沈石泉能下地走动已经是醒来三天之后了。


清晨寇珩做好早饭,喂了鱼,喂了沈石泉,煎药打扫买菜洗衣服,想一想顺手把沈石泉也洗了,便叫了赵藏慧帮忙看一下家,自己匆匆忙忙地出诊去了。


赵藏慧打着呵欠问候“沈大哥早”。沈石泉看不见,只能朝着声音的方向答道“赵姑娘早”。


赵藏慧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沈大哥你不用这么客气,跟大家一样叫我慧慧就行。”


沈石泉点了点头。


赵藏慧爬上沈石泉对面的石凳子坐定,问到:“沈大哥,今天还帮我编手链吗?”


沈石泉想了想,昨天、前天和大前天也是编手链,无非就是他帮赵藏慧抓着丝线一头,赵藏慧再把丝线编成绳子。每天都一样好像有点枯燥,便问到:“阿珩最近好像很忙,我想帮他做点什么。”


“是啊,他都没时间陪你玩儿,”赵藏慧撇了撇嘴,努力地想有什么事是她和沈石泉能帮上忙的。隔了好一会儿才欣喜地对沈石泉说:“沈大哥,上次表哥让我磨的药还没磨完。”


沈石泉点头道“我来磨”,赵藏慧便带着他去了寇珩的书房。


等寇珩匆匆忙忙地赶回来做午饭,在书房找到两个人的时候,一向什么都看得淡的他罕见地感到了胸闷气短。


沈石泉和赵藏慧在帮他磨药。


在纯阳宫精深武学的帮助下,赵藏慧磨药的效率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原来一个时辰也磨不了半袋子田七,现在不止是田七,估计他俩把这屋里所有能磨的都给磨了。他让赵藏慧磨药真的只是为了让这闹腾孩子守着沈石泉的时候有点事做而已……


寇珩看到研钵里碎裂的,他打算送回谷里种的,传说能起死回生,可遇不可求的水兰草的籽时,脑中感到了一阵突然的眩晕。他忍不住低头,掩面。


“表哥你看!”赵藏慧语含喜意,一脸邀功。


沈石泉听到声音也抬起了头。他像是把研钵给碰翻过,一身道袍上沾满了颜色各异的药粉,袖子扫得连原本的颜色都看不出来,头发上也裹了些奇怪的灰粉。


早上才洗过澡……


寇珩终于挤出了一点笑容对赵藏慧说到:“我看到了,你自己去你娘那儿领罚。”


赵藏慧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便“哇”地一声哭着跑开了。


“阿珩……”


寇珩转头看向沈石泉,向来都是神情冷肃,面对死亡也能镇定自若的沈道长难得一脸紧张。


“你……”寇珩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克制住自己直接上去撕了那身道袍的冲动,说到,“等我给你烧水洗澡。”


寇珩倒好了洗澡水,把沈石泉领进了屏风后面,一言不发地解了沈石泉腰带的搭扣,松了他衣裳里的衣结。


本来这些事沈石泉都是自己做的,但是寇珩不高兴,他也就没说要自己来,而是由着寇珩脱了他的衣裳,把他带到浴桶里去。


沈石泉其实并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大抵知道自己看不见确实添了不少麻烦。寇珩拿着湿布擦他鬓角的粉末,他感觉对方在生闷气,竟然怔愣着连道歉也忘了。


过了良久,寇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却是先软下声道:“是我先做得不好,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这次的病人已经不用我再出诊了,我以后陪着你好不好?”


沈石泉觉得寇珩的话听起来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又很喜欢他这样温温柔柔的样子,于是伸出一只手抚摸着他背上的头发答道:“不是该你道歉。”


“洗了澡我带你出去走走,”寇珩心中有些愧疚,他不是不想陪沈石泉,但是最近来忽然多了几个求医的人,他医者本性,习惯性地一忙起来就注意不到其他。


寇珩正给沈石泉擦着头发,桶里背对着他的人却忽然问了一句:“阿珩,我的眼睛是不是只能这样了?”


寇珩顿时愣住。沈石泉的语气很平静,甚至有几分冰石相碰的冷淡感,像在陈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歇斯底里。沈石泉一直没有问过他关于眼睛的事,他不知道,每晚躺在他身边承受着眼睛疼痛的人,到底忍下了多少不安和恐惧,才能这么平静地问出这个问题。


“不会,”寇珩从背后圈住了他,把脸埋进了他的后颈里,“不会,只是余毒未清。”沈石泉性格隐忍自己不是不知道,他不问,自己怎么能就这么不管……


“阿珩,衣裳湿了,”沈石泉伸手覆上寇珩的手背。


寇珩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只是圈着他,话里满是自责:“是我不好,你别担心。”


“不是你的错,”沈石泉拍了拍他的手,“我不担心。”


寇珩没动,沈石泉这么说反而让他更难受。冷静,温柔,什么都忍着,沈石泉的性子,他真是又爱又恨。


沈石泉只好提醒他:“洗完澡还要出去。”


背上的人终于放开手,重新拿起湿布。


用过了午饭晾干了头发,寇珩便带着沈石泉去了沿河的街市。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儿,街上很是热闹,除了有门有面的铺子,还有吆喝着各色杂货的行脚商,路边上油嘴滑舌和人谈价的小贩。往来的行人里又时不时地窜出几个玩闹的孩子,宽敞的街道显出了几分拥挤。


沈石泉听着耳边喧闹的声音,总觉得一走就会撞上什么,有些不知所措。


寇珩看他犹豫不决的样子,忍不住起了逗他的心思,故意松了手问到:“要我抱你吗?”


沈石泉微窘,摇头拒绝。


寇珩遗憾地叹了口气,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前面走。


沈石泉怕他又说要抱,便压下住心中的不安,尽量地顺着牵引他的力道迈步。


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寇珩停了下来,沈石泉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了,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块点心。


“好吃吗?”寇珩一边笑一边问。


沈石泉咽了,才点了点头,问道:“有梅子,枣,红豆,这是什么?”


“红豆?馅儿不是枣和梅子的吗?”寇珩尝了一口,枣的味道浓得他根本尝不出来红豆味儿。


一旁的男子搔了搔头巾,不好意思地说:“是有红豆,今儿早晨把豆沙当枣泥给加了几勺。”


寇珩有些意外,思忖半晌,又拿了一块点心喂到了沈石泉嘴里。


“这个里面有什么?”


沈石泉仔细地尝了,答道:“有芋头,糯米,好像……还有点薯蓣。”


寇珩转头看向男子,男子点头道:“没错。”


寇珩盯着沈石泉看了一会儿,才说:“石泉,你是不是味觉比以前敏感了?”


沈石觉得好像是有点,疑惑地答道:“许是因为少了一感,所以其他感觉要更敏感些吧。”


寇珩觉得似乎有些道理,又拿了一块儿塞进了他嘴里。


沈石泉见他玩上了瘾,连忙咽了口里的点心,抓住他的手道:“阿珩,我要吃不下了。”


“好吧,那我给你买回家。”寇珩说完还是忍不住再问,“里面有什么?”


沈石泉无奈地答道:“茉莉,桂花,花生之类的。”


男子看他俩这副小孩儿似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最后寇珩索性各种点心都买了点,打算回家慢慢尝个够。


沈石泉则是一脸无奈地被他拉走了。


这条街寇珩从小到大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次,哪些店铺在哪儿,卖什么东西,他都不能再熟悉。但是今天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人,看惯了的老街似乎充满了新意,想每一个地方都带他去走走。


沈石泉在黑暗中走得并不安稳,四周都是纷乱的言语和吆喝,还有各种嘈杂的声音,似乎与他离得很近,又似乎与他离得很远。他有种自己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旷野上行走的错觉,各种未知的事物拦在他面前,他忍不住每踏出一步都要去试探。无穷无尽的黑暗和未知,他能依靠的,只有牵着他的那只手,简直好像……世间上只剩下了这一个人,可以让他感知到。


寇珩打算买做药膳的材料,去药材铺子和酱料商哪里转了个遍,最后又到了一处卖生禽的地方。


沈石泉听着他和摊子上的老妇人谈话,大概听出寇珩是想买对方精心饲养的越鸡,两人像是很相熟,言语之间老妇人还问了寇珩的近况。


这时寇珩忽然说:“石泉,你蹲下来,拿着这个。”


沈石泉张开手,寇珩放了一把粟米在他手心里,然后拉着他蹲下。


沈石泉正有些搞不清楚情况,忽然感觉手心里被什么坚硬的东西啄了一下,接着就是四五团毛茸茸的东西一边“叽叽叽”地叫着一边挤过来。


好多鸡崽……沈石泉浑身僵硬,温热的毛团在他手边挤来挤去,不断拿尖嘴啄他手里的粟米,还有急躁地推开其他的鸡崽,直接用爪子抓他手心的。他手心被啄得微痛,却还是支着手臂一动也不敢动。


一只胆大的鸡崽挤开了旁边的几只,扑着翅膀跳到他手心里。沈石泉感到它站不稳快要落下去,惊得赶紧伸出另一只手捧住了它。其他几只见了,竟然也有样学样,扇着丁点大的翅膀直往他手里跳。


寇珩在旁边看着沈石泉焦头烂额的样子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沈石泉想把鸡崽放下来,鸡崽不肯,就拿爪子抓着他手指不放。


“没想到放着养的鸡这么小也不怕人。”


沈石泉还在和执着的鸡崽纠结要不要下来的问题,根本顾不得寇珩跟他说话。


直到粟米全顺着指缝掉下去了,小东西终于放弃了沈石泉的手指,乖乖跳回了地上。


寇珩感慨地对他说了一句:“真可爱。”


沈石泉一呆,寇珩说话的时候离他太近,他是说小鸡可爱?他可爱?


老妇人笑着又给了鸡崽们一把粟米,对寇珩说到:“晚上把鸡肉给你送过去。”


寇珩牵着沈石泉起来,喜悦地跟她道了谢。

评论

热度(12)

  1. 君悦兮阿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