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17

风见月:

第十七章三足鼎立


 


“军师大人,这是想玩火烧赤壁吗?可惜你没有东风可借啊!”温皇一边给自己刷血,一边调侃着赤羽。


“东风来了。”这时,一个对话气泡飘进两人视线里。两人转头看去,不知何时,观战的人越聚越多,俨然形成了第三方势力,与西剑流、还珠楼成犄角之势。


发出对话之人此时正从人群自动分出的一条通路里走出,一身布衣,其貌不扬,唇上留着一撮小胡子,很有点小日本的感觉。他头顶ID赫然竟是“单小楼”,竞王府的帮主。温皇和赤羽看见都是心中一凛,再去细看单小楼身后群众的ID,绝大多数都是竞王府的帮众。


见情形有变,原本正打得不可开交的众人纷纷停了手,都好奇竞王府的人跑过来想要做什么。


“你怎么来了?”温皇与单小楼寒暄起来,离得不远的赤羽立即听出他俩是熟人,“;来看热闹还带着一群手下,想凑个三军对垒?你该不会是嫌我们三国鼎立演得不够彻底?”


单小楼还没作答,还珠楼和西剑流同时收到了系统通知:“竞王府领取了天下第一弓任务,成为西剑流和还珠楼的竞争对手。”


“他怎么也去了?”


“他怎么不在了?”


游戏内外,千雪与单小楼同时问温皇。温皇只是微微一笑,用同一句话回答两人问题:“当然是去找何问天。”


“既然如此,那就先打着吧。”单小楼又对赤羽说,“小王来帮你打还珠楼。”


赤羽是第一次在游戏里遇到传说中的竞王府帮主,觉得此人挺奇怪,明明是听得到语音的距离,他却一直打字跟人讲话。看他手速也没有多快,这种习惯在指挥作战时非常吃亏。而他的立场就更加奇怪了,明明跟温皇相熟,却选择了跟西剑流联盟。


单小楼见赤羽沉吟不答,发了个笑脸,又道:“小王可以三招杀温皇,可以帮你西剑流毁一次还珠楼基地,条件是何问天任务让竞王府完成。如何?”


“如果西剑流不接受呢?”赤羽试探道。


“无妨,那你们接着打,小王接着看。”单小楼也不等赤羽的答案,直接财大气粗地就送了一件绝版装备——魔之甲。


王骨装备魔之甲?!赤羽这下也切身体验了一回人民币玩家出手阔绰的震撼感。游戏里除了天下第一神兵之外,还有一种王骨装备也是全服唯一的绝版物,总共十件。天下第一神兵算是对全体玩家开放获得机会,虽然难度登天。而王骨装备却是富豪的御用品,从游戏里的废窑商铺处,以人民币拍卖的形式竞价购得。天底下总是有人钱多没地方花,竟然把这游戏里的王骨装备炒成了天价。即便是赤羽这种拿高薪的高管阶层,也会对那竞购价望而生畏。


“请问这是何意?”所谓无功不受禄,何况是这么贵重的东西,而且来自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他现在对单小楼先前那句三招杀温皇的惊人之语毫不怀疑了,因为属性逆天的王骨装备只有王骨可破。


“难得有缘游戏里相逢,赤羽先生不必多心,小小见面礼还请笑纳。”单小楼又发了一个笑脸,似乎他总是笑盈盈的。


赤羽还在迟疑,温皇便说道:“只要是他给的,你心安理得收了就是。你不要,我可以替你收着。”


“估计我们的这位萌新还不知道这是赝品吧。小叔可真阴损。”千雪对飘渺峰这边发展非常关注,三番五次地凑过来看,就差没说要跟温皇换号打了。


所谓王骨赝品,其实是玩家自己炼制的仿王骨装备。在尽可能多的吸金前提下,为了平衡属性过于逆天的王骨装备,维持游戏世界良性发展,游戏公司还开放了一条游戏高手可走之路。擅长分析的玩家可以根据王骨装备的属性研究出对应的仿制配方,收集众多稀有材料加以炼制,所得到的装备会因为配方的不同,以及各属性生成概率的影响下,成为不同程度的王骨赝品。当然,最好的王骨赝品与真品相比,总会在至少某一属性上差一些。


以单小楼出手送的这件伪魔之甲为例,作为最高品阶的赝品,它已经达到接近真品的属性的极限。游戏公司对于接近程度的极限设定,也相当的别有用心。真魔之甲的属性说明中写的是“物防999,法防999,抗爆率 80%,对非王骨兵器时所有属性增加20%”,而这件伪魔之甲在同一栏上的说明是“物防999,法防999,抗爆率 80%,对王骨兵器时所有属性减少20%”。如果看得不自信,很难留意到这唯一一条不同之处。


“即使是王骨赝品,也是一流的装备,游戏里没几个能搞得出。给你你不要?”温皇知道单小楼敢说三招能灭他,一定至少还有一件王骨装备,现在送赤羽一个伪魔之甲,那就意味着,接下来的局面是他至少要面对两件王骨装备。因为在非王骨装备面前,高品阶的伪王骨就约等于真王骨。


“千雪,你那边跑到哪了?我这边马上要溃退上山了,两件王骨,他俩站桩让我打,我都打不动。”


“赤羽又不知道单小楼就是他三天两头开会见的董事长,你想办法激他不要伪魔之甲,不就少一件了吗?之后再让他知道,他竟然做了拒绝董事长发红包的蠢事,一定气死了。”千雪说着,看了看自己的电脑屏幕,“还有差不多一个半地图要跑,马上就要到了。我跟黑狼负责打俏如来,控制人流走向,就无心一人在找,目前还没在人堆里找到大祭司他们。到了飘渺峰我们肯定也找不到。”


“先让无心退到人潮边缘。相信赤羽快要或者已经察觉到这股人潮有可能去往飘渺峰,他会让大祭司带着何问天及早退到边缘,寻找机会离开。何问天音讯全无这么久,很多玩家也失去了寻找的耐心,现在已经是他们脱身的好时机。”


在温皇指挥千雪那边的行动时,赤羽已经作下了暂时与竞王府结盟共伐还珠楼的决定,他接受了魔之甲,直接装备上了,正在与单小楼私聊接下来的行动安排。


“不急在这一时,先看场戏再打吧。”对于赤羽提出的一系列进攻方案,单小楼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原来,竞王府与西剑流结盟共同讨伐还珠楼的重大新闻,很快被发到世界频道上,弄得人尽皆知。那些原本被温皇拉来助拳的几个大帮会想都没想,立即召回飘渺峰上埋伏守关的帮众,来个两不相帮。


“竞王府的面子好大。”看着一波波下山来作鸟兽散的还珠楼外援,赤羽总算明白了单小楼所谓的好戏。


“这就是世态炎凉啊。”单小楼感慨着,与赤羽各领着帮众腾出一条宽敞的通道,让那些撤军离去。


温皇对此情景好似早有所料,也毫无应对地再一旁闲闲看着,不咸不淡地对单小楼抱怨道:“唉呀,有些人心长得太偏了,其实并不好。”


“是啊,小王也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这种人。让他知道,在意上心也要有个限度,别损人不利己,大家都伤。”


“一切尽在把握中。”温皇听得出单小楼的弦外之音,这位爱拿捏人心的董事长是趁机来敲打他的。在工作上,他温皇可以对赤羽使的绊子,怎么玩都成,就是最后不能损害到公司利益。


“温皇,是时候收拾你了!”眼看撤军尽散,赤羽趁着众人松懈之际,抢占先机,凤凰刃在手,踏着烽火而来,一时将守在入山口处的还珠楼帮众杀得布阵打乱。


赤羽一动,温皇也相应而动,施施然朝天放了一发烟火,“碰!”的一声炸响,还珠楼的人立即抽身往山上远遁。西剑流与竞王府的联军紧跟着蜂拥而上。


“温皇,你别跑,敢不敢与我一战?”本来鬼策中各职业的速度与轻功技能相差不大,奈何赤羽玩术士偏爱增强攻击力,而温皇的巫毒则追求轻巧灵动,同时开跑,赤羽自然追不上温皇,再加上地图不熟,一路追追打打,中了不少埋伏。不过,有伪魔之甲在身,那些攻击对赤羽来说,轻若虫咬,简直跟锁了血一样,


“赤羽大人如此盛情,温皇却之不恭啊。”温皇在前面飘然而行,气定神闲,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还珠楼正面临的危局。


“话答得倒是好听,怎不见你停下来?”赤羽看着眼前那连跑路都透着慵懒之态的蓝色身影,好笑道,“想不到你平时懒惰,在游戏里倒是很好动很勤奋啊!”


“在赤羽大人面前,何时见过温皇懒惰?”


“呵呵。确实没见过,不过倒是一直有所耳闻,叹为观止。”


“所谓慵懒,只是忙中偷闲而已。有些事,总要设身处地一试,才能明白其中曲折。”


“无奈一直未有机会,不如你停下,让赤羽信之介好好试试身手。”


“唉呀,做人要有诚意。不如你先脱了,与我坦诚相待,方可战得酣畅舒爽。”


虽然明知道温皇是在忌惮赤羽的伪魔之甲,但两人的对话却听得千雪在一旁恶寒,忍不住插话道:“什么脱啊、战啊的,注意点影响,别弄得好像你们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行那妖精打架之事。”



评论

热度(46)

  1. 一见喜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