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九最】人间朝暮/三

倚松抱鹤:

  死神喜欢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
  他坐在花房里头,晨光熹微透过玻璃,深深浅浅落在四周。滴水观音叶上漏下的一点水色,留在他的指尖,他凑过去舔了舔,清水的味道。便是摆手站起,走到九千胜那张躺椅上坐下,一摇一摆的晃动,这种椅子是故乡没有的东西。
  或许他的父亲和教父会喜欢。
  九千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他拿了钥匙开启花店的门,前几天捡回来的那个鬼魂正毫无顾忌的暴露在阳光下。
  鬼魂不是最害怕阳光吗?
  他蹙眉沉思片刻,抵不住腹中饥饿,暂不多想,进了厨房去,搜索了整个冰箱也只找到好几人份的面条,就烧了锅开水下面。
  “你在干什么。”
  他闻声望去,那只捡来的鬼魂扒在门边,目光炯炯盯着锅上煮着的东西。这间居所的采光很好,晴天若不拉上窗帘几乎处处都有阳光,比如现在这个时候。鬼魂那一头银发几乎是要融入虚空之中,看不大清了,但那双金色的眼却着实让人移不开目光。
  “我在煮面。”九千胜伸出手招呼他过来,这个姿势像是一个指令,几乎是瞬间的功夫,最光阴已贴在他身侧:“你也想吃吗?”
  “可以吗?”九千胜看得出那只鬼魂脸上一点点的变化,几天相处下来即便对方是面瘫自己也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小心翼翼又生怕被别人拒绝。
  “当然。但凡事都有代价。”他转过身去熄灭炉火,拿了勺子将面沥干,倾入碗中,淋了些汤汁酱油,又撒了把切碎的葱。做完这些,他靠在料理台上,冲着还在发愣的鬼魂笑:“小最,你知道我的意思。”
  死神僵着一张脸,充盈了阳光的金眸黯淡了一息,他盯着眼前的人类,慢慢的勾起嘴角,学着男人的模样舒展了眉目。
  一个看上去还是惨不忍睹的微笑,不过比起几天前第一次教他笑的时候要好的太多。九千胜仍是笑着的,他凑过去亲吻鬼魂苍白的面颊:“奖励。小最做的很好。”
  温热的气息拂过面颊,最光阴总会在这个时候愣神,他的父亲说,亲亲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之间做的事情。
  九千胜端着两碗面引他走到前厅,半天听不见最光阴的回应,想来是还在害羞呢。最光阴低头比划着筷子,碗里的食物很香,但这毕竟是第一次吃这种一条条的东西,一时半会儿竟不知该从何下手。
  那头九千胜才坐下,一单生意不合时宜的上了门,买花的女孩与他调侃几句,将视线挪到餐桌,且道了一句“九千胜,那是你弟弟吗”,他将包好的花束递过,应了一声。
  “是啊,前几天才到这里,很可爱,对吧?”
  这是与最光阴的第七天,九千胜低头扫过地面,看见了他愈发浓重的影。能被常人看见,有了实质的影子,他捡回来的少年正用一点点的改变告诉他,不是鬼魂,是些别的,他没有接触过得东西。
  “不是鬼魂,你是什么呢,小最?”他接过零钱,送买花女孩离去,也将这个问题埋在心底。
  “我会等你自己告诉我的。”
 
 
 


  【好久没写有点手生唉】

评论

热度(17)

  1. 君悦兮雀声啾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