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关于我爱你

沈三水:

【军爷】 



“活着的最寂寞。” 



  他从战场上捡回了一条命。


  生死别离你看得多,知晓性命可贵,故而你始终不懂他分明安然无恙,又为何总眉间蕴着怅然。他照旧待你温柔,卸去银甲,那些个缱绻情话一一对你说遍。他陪你看华山的雪,听问道坡的雨,折下君山一枝桃花别在你发间。他陪你赏过大漠的风沙,在西子湖畔为你戴上新买的珠花。可他不时展露的沉郁容色,让你的笑也连带着僵在嘴角。


  安史之乱后天策府灭门,活下来的将士少之又少,并非他们不愿以身殉国,只因心里头还有其他牵挂,便不敢轻易倒下。他的牵挂是你,他想着你,撑过了千百里路回到你身边。但他心中放不下与他出生入死的弟兄,他看着他们悉数与尘泥相混,熟悉的面孔被血污盖得严实。


  “我陪着你,你还怕什么。”


  “怕你走得比我早。”


  “……呆子。”




【炮哥】



“你眷恋的都已离去。”



  “滚滚呢?”你在四周走了好几圈都没找着憨态可掬的滚滚,明明你还没问过滚滚它为什么是黑白相间。


  他语气平淡,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赖一般,残忍地告诉你:“死了。”


  “怎么会,昨儿个还好端端的呀。”你绕着他走了一圈,一时拿不准是该安慰他还是该也做出风轻云淡的模样,“嗳,那……机关小猪呢?”


  “碎了。”


  这下你再也忍不住,上前扯着他手指问:“到底发生什么了,它们……你明明很喜欢它们的。”


  “……负累。”他,“唐门弟子本不该有多余情感,我不需要这些。”


  “包括我?你说过,你喜欢我的……也不作数了?”


  “作数。”他斩钉截铁道,“所以,包括你。”


  随他话音落下,一支闪着寒光的追命箭直朝你心脏去。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你想趁最后多看他几眼,意识却渐趋涣散,生前种种缓缓流向你不知道的去处。


  “是。”向后倒下的那一刻,你听见他这么说。


  至于他是如何拥着你冰冷的尸体无声流泪,与他脸上歉疚的神色一道,都是你永远也不知道的事。




【二少】



“想放弃的眼前都在这里。”



  还是别喜欢他了,你这么告诉自己。


  你最近心情不好诸事不顺想做的事没成功想变得开心也只徒劳无功,你弃了一屋缥缃收了三尺青锋,想跃上屋顶一醉方休。喜欢他意味着你开心的事多一件,烦心的也得添一回,还是不要喜欢了。


  他拎着酒壶坐在你身边,笑吟吟地问你什么事惹你生气。你被他关切话语惹得眼眶一热,顷刻间便不管不顾地趴在他肩头小声啜泣,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揪着他袖口碎碎念了半天,内容都是些“就怪你”“你的错”的话。


  他好脾气地听你抱怨,语气认真地应着“我的错”“别哭”,见你照旧心情不佳,一抹脸扮个鬼脸想吓一吓你。你还真就被他逗笑,眼睫上还垂着泪珠,唇角却往上弯了弯。本来也没那么委屈呀,但一看见他,表面的坚强登时土崩瓦解,就这么心安理得地撒起了娇。


  “想放弃我啊,先问我手中的重剑同不同意?”










☆ 算是彩蛋?


【谢渊】



“我有见过我的梦。”



  你再不是当年不识地迥天高的少女,这些年你发间夹杂霜雪,眉目刻上岁月刀痕。


  但你知道,欢喜一个人的心始终不曾变过。




  昔年他只是天策府一名小小参将时,你便认识了他。


  彼时你心高气傲,同他竟也有几分相仿。你寻机与他过了好几招,大呼酣畅之余背过身对镜理好妆容,纵然一番切磋过后,你也想以最好模样见他。他心里对你怕是无半分儿女情长,你心知肚明,但你想,怎么着都能等到他动心的那天。一年不行,就再等一年,你有的是时间等他。


  后来他醉心武学,你只与他陆陆续续有些书信往来。你在信里写满关切,他不解风情地回句好说,只这么两字便也令你心花怒放。你早过了出阁的年纪,到底还是没问他可愿娶你为妻,你知他心怀家国,更重要的是你也愿与他得一世长宁。


  那日他独闯议事厅,你是想陪同他一道的。他凝视你许久婉言谢绝,当然,这是你心里的版本,事实上他只留了句“姑娘家的,在这等我,我去去便回”。你向来信他,便寻了处僻静地,卯足了劲儿想听厅内喧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也不得而知,你只知最后他成了浩气盟盟主。


  浩气长存,真切是最配他的字眼。




  你将回忆收拾干净,折了一片树叶慢慢拭净,随即置在唇边吹出不成调的小曲。


  这些年你随他征战四方,有时也会忘却你是个姑娘,更不记得你心里对他有几分欢喜。恶人谷势力愈发壮大,容不得你与他扯起儿女私情。只在安静的夜里,你会坐在树梢上,轻轻吹着曲想他。


  他模样其实还没数年前追求你的那位侠士俊逸,对方孜孜不倦的追求可你连他姓甚名谁出自哪门都记不清,只记得你当时义正词严地拒绝时,目光瞥向了不远处的谢渊。


  他曾问过你是否想出任坛主,你摇头婉拒,眉目流出些笑。想打趣地问他一句是否算作补偿,见他严谨神色还是打消此念,毕竟像他这般的人,哪里懂得什么心悦与欢喜。




  纵然你入了浩气盟,你同他说的话也不多。只一次你上报大捷时,他抬眼看向你。他向来不是什么感怀伤世之辈,但那日他突然问你,与他相识多少年。你算了半晌也没数清,只道许多年。见他若有所思,你在心底低声补充,也喜欢了很多年。


  你可梦见过盛世太平?他这样问你。


  梦过,海晏河清。你说完后,再度在心里接了一句。除此外,还有与他的一世长宁。
















————————————————


  @大笑浮生 姑娘想看谢渊x你,顺手就先写了策唐藏三门派成男。


  懒得翻设定集找细节,假定谢盟主从未婚娶也无子嗣,假定有这么一个姑娘从他还是个少年郎的时候便一直陪着他。我在之前的同人里总写谢盟主是个护短宠毛的好叔叔,但除去这种理想化的同人设定以外,他更多的是作为浩气盟的精神支柱存在才是。所以我从来不肯认认真真去构建一个硝烟弥漫的江湖,因为我怕我笔力尚浅,写不出他分毫气魄。


  以战乱为背景的世界注定不那么傻白甜,所以如果有一天哪位姑娘真的穿越去那个有谢渊的年代,不管你是恶人还是浩气,能不能为我转告一句,就说有个喜欢把谢盟主经常写成吹胡子瞪眼的老古板的不务正业的家伙,其实一直崇敬着他?

评论

热度(51)

  1. 君悦兮沈三水 转载了此文字
  2. 湫鲤之否沈三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