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23

风见月:

第二十三章千钧一发


 


冥医几人正在商议到帖子应该开什么标题时,第一波追兵就出现了。不出所料,放眼望去五六十个玩家,有近七成都是刺客。


“策天凤!”人未到,暗器先行,呼啸漫天,如乌云盖顶而来。与此同时,逼近的追兵都看清了有地图BOSS赫然在列,纷纷发出惊喜叫声。


“小心,别去打BOSS!”反应快的人立即又喊道,可惜已经晚了。大多数玩家在看到BOSS时,都改不了热情猛攻的手滑习惯。


“别怕,只是个见人就跑的战五渣BOSS而已。”很快,追兵队伍里就有人喊道。


“跑!”冥医一看暗器飞近,一边喊着一边转身就跑。他早就想看一眼身后不知道在那干什么的地图BOSS了。谁知,他转身跑的时候,就看见这位BOSS已经逃出了一段距离。


我去,这也太能跑了吧,你好歹是个BOSS,就不反击一下?


虽然知道设定就是如此,但杏花君还是忍不住一路追一路吐槽。他以巫医的身手追堪比刺客的速度,很是吃力。身后的战友们更是拼爆了手速,也追不上他们的脚步,渐渐被后面的刺客超越。


“冥医大奶,我们就只能送你到这啦,一路走好!”


“冥医大奶,以后江湖再见,你要多奶我几口!”


“冥医大奶,记得上论坛下照片哦~”


……


身后传来的惨叫声越去越远,杏花君听得一脸黑线,什么叫一路走好,这群乌合之众果然不靠谱。原来那几个同伴见实在跟不上冥医,已经陷入追兵阵营,索性一人抱住一两个敌人跳崖了。


其实,杏花君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自己定的计划,只是一味地坚持着,就像那一次跟任飘渺僵持一样,不到出结果的最后一刻,就不会放弃。虽然身后的刺客越追越近,但他与策天凤之间的距离没有拉远,勉强保持在他的治疗范围内,在一波波暗器、箭矢如倾盆大雨,一场场下个不停的时候,他一会给自己刷刷血,一会给策天凤补一下血。


“喂~神奶大大,放弃吧,策天凤召唤小怪读条很久的,你撑不到那个时候。”


“就是啊,到时候放出小怪,你也会被小怪攻击,逃不了的。”


“难说,这个策天凤设定得很奇怪,说不定他召唤出来的小怪不会攻击给他治疗的玩家。”


“没试过。BOSS一般攻击仇恨值最高的, BOSS的小怪一般攻击离自己最近的或者接近BOSS的或者BOSS仇恨值高的玩家。”


“冥医大奶,你的兴趣爱好有异于常人啊,带着BOSS逃命玩。”


“冥医大神要跳崖前记得通知一声,拍照留念哟~”


大概是一边倒的局面追得很无聊,身后的人开始跟冥医喊话互动起来。


“要跳你跳,我才不追求那种刺激。累了的话就别追了嘛!我轻松,大家轻松啊~”冥医一边对答着,一边也忍不住对着策天凤的背影吐槽道:“你到底是不是BOSS啊?都被人追杀得只剩一层血皮了,还不发威?!”


前面的策天凤充耳不闻继续前行,一身绿色暗纹织锦华服在他身后长长地脱展了一地,像极了凤凰的尾羽,青纱外罩好似给他晕出一层淡淡的华彩,背影看上去迷迷蒙蒙。他飘然若翔鸟,大部分时间都脚不沾地凌空飞行,广袖翻扬,好似舒展的双翼。一头浅绿的长发,束着高冠,垂着璎珞,一路上零落清脆之音。


BOSS的组模果然要比普通NPC要精致一百倍啊!


杏花君突然很想跑到正面去瞧一瞧策天凤。虽然游戏论坛上可以看到所有BOSS和NPC的宣传3D视频,但是在游戏里亲眼看起来,总感觉很不一样。也许是宣传视频里的人物没有生动的背景,只是在一片虚空中做出一些动作,看着其实很呆板。在游戏里就不一样了,会根据场景做对应动作,看起来就活生生的。


突然,一直头也不回的策天凤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顿时,一张俊美灵秀的脸看得冥医都忘记停下脚步,擦肩错过之后,才反应过来煞住步子。在想回头看正面已经晚了,他被定住了。


只见策天凤双臂舒张,掌心朝天缓缓举起,于此同时,透明的光翼和尾羽幻化而出。那双翼巨大得超乎想象,缓慢舒展开来的同时,整个霓霞关也渐渐被阴影覆盖,由一片嫣红色染成了绿色。所有在霓霞关地图上的玩家都被定住了行动,一个个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异变,议论纷纷。


“怎么我动不了了?游戏卡了?”


“霓霞关怎么了?怎么都变绿了?服务器崩溃了吗?”


“好像是BOSS发大招时的定身时间。”


“BOSS?哪个BOSS?策天凤?他有这种大招?杀过几回,怎么从来没见他打过。”


“该不会是官方资料上写的策天凤最强大招——降灾之翼?”


“夭寿哦,那招可是传说中全图灭杀的BOSS大招!”


就在此时,凤鸣声四起,清越嘹亮。空中渐渐显出一片片浅绿色的羽毛,好似一场鹅毛大雪将落未落,被生生静止在半空。那些羽毛先是由光线勾勒出轮廓,接着熠熠光芒中由透明开始实质化,变得半透明有质感起来。


冥医是几个有幸近距离看策天凤发动降灾之翼的玩家之一,可惜的是,就他一个是在站在后面看的。只见那个体态优美的背影缓缓升空,周身华彩纷呈,一对舒展开的羽翼遮天蔽地。天上的羽毛开始飘动,落到地上就会燃气绿色火焰。


一个非男非女的空灵声音在凤鸣的应和下,响彻整个霓霞关:“天生祸凤,其名策天。鹏盖羽国,一翼降灾,一翼弥害。战生开端,引祸于世。”


话音刚落,冥医就听到前面追杀的刺客里有人叫道:“可以动了,快逃!”


“刚系统警告提示,这是降灾之翼,全地图灭杀的大招,除非能逃出霓霞关地图,否则的话,还不如多录一点视频。”有人立即回话道。


同一时间,策天凤高举过头的双手交叠起来,缓缓收回胸前:“降。”一个清浅的声音如风拂过。


冥医下意识往后退,他从那些追兵的议论里得知了等招式名念完,就会被灭杀了。现在的几秒钟是给玩家的逃命时间。可是,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逃出霓霞关?对了,隐藏地图。梧桐神木、梧桐神木在哪里……他开始四下扫视,周围的景物都变得流光溢彩,看不分明。


“灾。”策天凤缓缓低下头去,做出垂首抱胸的蓄势姿态,他身上的光更亮了,他的身影在光芒里变得影影绰绰。


冥医继续后退,在攀爬的行走方式下,他也不过远离了策天凤几步。那该死的梧桐神木入口还是没有找到。就这样挂了吗?不是说策天凤很容易杀的吗?即使是放出很多小怪,也还是容易搞定。怎么这次放的不是小怪?刚才不就是随口嘲讽了几句嘛,不会触发了什么奇怪的设定吧?没事开什么地图炮啊!


“之。”策天凤开始越飞越高,缓缓地抬头舒臂,他全身透着夺目的光,人、凤的形象在迅速闪换,绿色的火云开始在他身边凝聚,火势迅猛地烧向天边。


看来是最后时刻了,果然没有那么好运能踩进梧桐神木。冥医停止了无意义地攀走,仰望起天空上美得动人心魄的青鸾,一边等死,一边念着游戏策划你给我出来谈人生。


“翼。”巨翼缓缓地闪动起来,整个霓霞关也随着震颤不已,空中的光羽落下,地上的绿火升腾,狂风肆虐,所有攀爬在山壁上的玩家不是被扎死,就是被烧死,或者被吹落山崖。霓霞关上哀鸿遍野的同时,世界频道上也一排排刷着:“游戏策划出来谈人生!”


冥医在听到“翼”字的同时就地扑倒,选择了跳崖这种看起来比较不太惨的死法。屏幕上一阵天旋地转、眼花缭乱,杏花君没有继续去看,起身去给自己倒杯水喝。


 


“耶!干得漂亮!”游戏公司编程部大办公室里,在一片喝彩声中,史精忠停下了敲打键盘的手,微笑着起身,随即众人便拥着他跑到邻桌去围观屏幕上的游戏监控画面。


“咦,他怎么不动了?中招了?不会啊,血条没有清零。还是运行出问题了?”坐在屏幕前负责监控霓霞关地图的技术员诧异道。


“大概是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这会去上厕所或者干什么去了吧。”有人答道。


“我去检查一下程序运行状况。”史精忠忙又坐回自己办公桌前,键盘按得啪啪作响,似乎有一点紧张。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淡淡的声音在门口处响起,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先前脸上兴奋的神色全都收了回去,一个个像丧尸一样低着头,闷声不吭回到自己电脑前。


“谁允许你们擅自改动程序救人的?”默苍离依旧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冷冷地扫视着众人。


擅自给游戏里的玩家开挂,是严重违规的事情。虽然改动的地方不大,但是同样在密切关注着霓霞关动态的默苍离,自然看得出有人在千钧一发之时,更改了梧桐神木的入口,让冥医及时跌入从而幸免于难。



评论

热度(41)

  1. 君悦兮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