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剑三花羊 引动风云>四十九 白粥

阿静:

【五十一已更】
“师兄他身体不适?”谢之川看着沈石泉从寇珩的卧房出来,古怪地问到。


沈石泉满脸诧异,不太明白他为何这么问。


谢之川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往屋内移去,看到垂着的帘子里确实躺着自家师兄,顿时感到心情十分复杂。


明白过来谢之川是在问寇珩为什么还未起床,沈石泉便颔首答到:“他昨夜睡得晚,今晨有些劳累,所以多睡一会儿。”


晚睡……劳累……谢之川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终还是没有把“为何道长在我师兄房中过夜他就熬夜劳累”这句话问出来。


沈石泉看不懂他的表情,又说到,“你们可先用早膳,等他醒来我给他熬些粥。”


喝粥……谢之川内心震惊,却不好表现在面上,只好朝沈石泉拱拱手,快步离开了门口。


留下沈石泉不解地看他越走越快,最后消失在偏门那侧。


沈石泉刚进屋,哥翁里又出现门口,大半个身子在门板外面,一手抓着门沿,只把缀满银饰的脑袋探了进来。


“沈大哥。”哥翁里轻声喊到。


沈石泉看着她。


“寇大哥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哥翁里神情忐忑。


??怎么都来关心阿珩的身体?沈石泉想了想,便如实说:“他昨夜失眠,早上有些疲倦。”


哥翁里表情顿时紧张起来。


“寇大哥为什么会失眠?”


沈石泉沉默了半晌,如实答到:“昨夜他情绪有些低落。”


哥翁里沮丧地垂下了脑袋。


沈石泉正犹豫该不该问她这是怎么了,哥翁里也情绪低落地穿过偏门走了。


“师兄……”门口响起一个幽怨的声音。


沈石泉回头,发现是自己师弟林山梅。


“你昨晚住寇大夫屋吗?”


沈石泉点头,正要再补一句“阿珩没睡好还在休息”,林山梅便泫然欲泣道:“你是不是以后都住这里了?客栈只有我一个人。”


“……”昨天把师弟忘记了。沈石泉心里在回答“嗯”的同时产生了强烈的内疚之感。


“……”林山梅。


看来多半就是了。


“师兄……”林山梅艰难地把到口的“你怎么能见色忘义”咽下去,“我也想住医馆。”


沈石泉在去客栈陪师弟和请求左兰芝收留师弟之间挣扎了起来。


这时,床帘传来了模糊的一声“石泉”。


沈石泉对林山梅道一声“稍等”,转身回去了床边。


寇珩起身撩开帘子,面带倦意地开始穿中衣。


“你不再睡会儿?”沈石泉顺手取来桌上的玉梳,坐在床沿上问到。


闻言,寇珩便有些哭笑不得:“我也想睡。太吵了。”


沈石泉点点头,语带着几分歉意道:“下次我把门关上。”说着帮他梳理起了长发。


完全被师兄忘了的林山梅感到自己也被算在了噪音里面。


等沈石泉专注地给心上人理顺了长发、系好了流苏、别上了额饰……回头再看,师弟已经身形悲伤地走了。


“怎么了?”寇珩洗漱完,见沈石泉对着门口一动不动。


“把师弟忘了。”沈石泉内疚地目送着林山梅的背影消失在偏门。


“让他过来住吧,他自己一个人住客栈也不放心。”寇珩系好腰上的白玉坠,走到沈石泉身边。


两人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早饭已经摆在了石桌上。谢之川正和左兰芝却似正在谈论事情,谢之川神情严肃,左兰芝则是一脸无奈地摇头,沈石泉只听到左兰芝说了句“他们你情我愿的事,谁也管不了啊”,谢之川便看到了他们,脸色微变,立刻缄口不言。


沈石泉十分不解。


寇珩扶额,拉着沈石泉坐到桌边。


左兰芝把白粥推到寇珩面前,问到:“师弟身体不适?”


“……”


你们都在想些什么。


“有劳师姐担心,我身体并无不适。只是昨夜风大,我睡得不好。”寇珩客气地接过白粥,又把它推到了沈石泉面前。沈石泉没有多想地道了声“谢谢”。


左兰芝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谢之川半信半疑地用目光在他和沈石泉身上游移了一圈。


刚刚才来哥翁里和林山梅看着他们,总觉得莫名地不敢过去。


“师妹不在?”沈石泉问到。


“她一早就去了浩气盟营地,”提到陆奂,左兰芝露出了微笑,“我给她单独做了一份早点。”


谢之川心中把师姐这句话自动翻译成“我给她开了一个小灶”。


“师姐,”寇珩想起刚才的事,问到,“医馆可还有空屋?林小道长现在自己一个人住在客栈,不如搬过来同我们一起。”


林山梅惊喜地望向寇珩,眼睛里满是感动。


沈石泉看他这会儿高兴了,想起刚才自己忘了他的事,便把桌上唯一的白粥推到了他前面。


“空屋还有,但是没有打扫,”左兰芝思索着,“给病人暂住的地方也不好给林小道长住,”又对着谢之川问到,“都是男孩子,暂时和谢师弟一起住吧?”


谢之川的筷子顿时停在了包子上方。他抬头看看面容冷肃的沈石泉,又看看人畜无害的林山梅,勉强点了点头。


林山梅感激地眼眶发热,低头喝了一口粥,忽然觉得自己不该埋怨师兄,这些师兄师姐们都对自己很好……


沈石泉对左兰芝抱拳道,“多谢左大夫。”


左兰芝愉快地应到:“沈道长不必谢我,这处医馆并非是我的,这是万花谷的产业。”


“万花谷?”


哥翁里的勺子落回了碗里,呆呆地问到,“你们是万花谷的人?”


【粥:谁喝谁是受】

评论

热度(12)

  1. 君悦兮阿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