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剑三花羊 引动风云>第五十章 真实

阿静:

【五十三 杏林 已更,这章前情在第十一章】
三位万花都没有说话。


林山梅点点头,忽然惊觉自己不是万花谷的人,又连忙摆了摆手。


左兰芝指指寇珩和谢之川:“我们三人确是万花弟子,两位道长师出纯阳。”


“那你们认识云姑娘?”哥翁里脱口而出,转而意识到自己问得太含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得更清楚,苦着一张小脸。


林山梅奇道:“还有姓云的?”


寇珩答到:“前朝有叫个云定兴的将军。”


谢之川也跟着说到:“我老家有户人姓云。”


左兰芝见他们已经离题万里,连忙打断:“云姑娘不一定就姓云。”


哥翁里发愁地思忖了半晌才答到:“我也不知道,大家都叫她云姑娘。”


“她是你来中原之后认识的?”左兰芝怎么也想不起万花谷有姓云的人,索性问得更详细些。


“不是,她是我们圣教的人。”


左兰芝一时怔愣。这个云姑娘不是万花谷的吗?


“她自称万花弟子?”沈石泉冷冰冰的声音插了进来。


“唔,是的。”哥翁里消化了一下“自称”这两个字。


“她现在入了五仙教?”


哥翁里点点头又摇摇头。


沈石泉皱眉,哥翁里望着他忐忑不安地说:“她入了圣教,可是现在已经死掉了。”


“已经去世?”


“很早就已经……”


“我恐怕……”左兰芝忽然道,表情还显得很难以置信,“知道她是谁了。”


几人都朝她看过来。


左兰芝转向哥翁里,“云姑娘的名字可是叫骆云?”


哥翁里面露为难:“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别人说。”


“骆云是何人?”谢之川问。


左兰芝无声地叹了口气,“五六十年前,杏林门下曾有过一位医术奇才。听闻她博闻强识群览医书,有过目不忘之能。自幼便被师父收养,跟随师父遍游百川,遍尝百草,长大之后对医术更是痴迷钻研,甚至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她便是骆云。”


寇珩和谢之川面面相觑,这样的人物他们竟然没有听说过。


左兰芝看着他们,惋惜地继续说:“你们自然是没有听说过。因为这位师姐后来退出万花谷,离开了师门。”


“退出师门?”林山梅震惊。


“没错,”左兰芝点头,“据说一位外乡男子因她一杯莹流茶钟情,原本苦苦追求而不得,最后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让骆师姐抛弃了师门,随他远走他乡。”


“……”几人一时无语。


“药王真可怜。”林山梅唏嘘。


谢之川在心中默默地认同了他的话,师父真可怜。


“不过几年后,外乡人传书寄来了这位师姐的死讯和遗物,对她的死因却只字未提。”左兰芝感慨,“当年她退出师门之事和她的死对师父的打击很大,大家都不太敢提她。年长的师兄师姐出谷后,知道她的人就更少了。这些事,我也是听已经出谷的师姐说的。”


“她退出万花谷,却入了五仙教?”沈石泉惑道,“这外乡男子是五仙教徒?”


哥翁里听了这么会儿,似乎对骆云的身份更确定了一些,“云姑娘嫁过来,入了圣教,修练补天诀,医蛊用的很好,可以让死了的人也活过来。”


“补天诀?医蛊?那是什么?”哥翁里话音刚落,林山梅便提了问题。


“是圣教救人的心法和蛊术。”


“蛊术?!”林山梅一抖,“那不是害人的虫子吗?”


哥翁里顿时有些生气,鼓着脸颊说到:“圣教的蛊术可以伤人,当然也可以救人啊!”


“莫非那男子许诺她入五仙教修习蛊术?”左兰芝低声自语。


“如那位师姐对医道的痴迷,这也并非不可能,”寇珩眉头深锁,似乎想起了什么,问哥翁里:“你可知她的死因?”


闻言,哥翁里语中生出钦佩之情:“圣教有五仙使偷偷用很多无辜的人炼《尸咒》,炼成尸人。云姑娘发现了,医好了那些人。”又害怕地小声说到,“云姑娘很好,但是被练《尸咒》的坏五仙使害死了……听说是被他挖心死掉……”


“挖心……咦?师兄?寇大夫?”林山梅转头发现沈石泉和寇珩四目相对着,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石泉,”寇珩率先开了口,“这是你告诉我的故事?竟是真事?”


“我不知,”沈石泉尤有几分恍惚,“可白师叔,为何知道此事?”


寇珩想起白道长的性子,不禁摇摇头,“他讲的内容,与师姐和哥翁里姑娘说的有出入。”


“和白师叔有关系?是什么故事?”林山梅见话题扯到了意想不到的人身上去了,感到一阵茫然。


沈石泉仔细回忆了一下,便把那个茶农与神女的故事告诉了几人。


初次听闻的四人都是一脸吃惊。


“茶农是外乡男子,神女是骆师姐?”谢之川神情古怪地问到,“他们互相爱慕过?”


“这不是重点,”左兰芝扶额。


寇珩继续刚才自己未完的话说到:“这个故事和实际不同之处,不知是白道长有意为之,还是他也是道听途说。”


“白师叔在师父继承掌门之后才与师祖结识,留在了纯阳,”沈石泉道,“或许他之前亲眼见过也未可知。”


哥翁里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她的问题竟然会牵扯出这么一段往事,小心翼翼地说到:“只是因为云姑娘是我听说过,唯一一个治好尸人的人,我才问的……”


没想到,左兰芝听了这话,眉头皱得更深,“那故事里骆师姐以命救人,自身化作格桑花,是否意有所指?暗示她治好了尸人用到了一味重要的草药?”


“雪雾格桑花?”沈石泉道。


左兰芝沉吟片刻:“也许是同名异物,或是相像之物。我也只是猜测有这样一味药。”


“以这位师姐的造诣,我倒是更信她是配合万花医术和五仙教医蛊才解了尸毒。”谢之川夹了一筷子青菜,饿得不想再聊。


左兰芝一笑,不再谈论骆云的事,“大家还是先吃饭吧,救治尸人之事万花谷必然是全力以赴的。”

评论

热度(13)

  1. 君悦兮阿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