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38

风见月:

第三十八章得寸进尺


 


“今天吃什么?”坐在赤羽的车里,温皇虽然穿得比平时花枝招展了许多,但靠在椅背上依旧一副闲散昏睡状。


“吃日料。”赤羽的车里有着和车主人一样的味道,一种让温皇觉得沉醉的甘醇感,车没开出多远,他竟然就愉悦地睡着了。


赤羽专注地开着车,等到了地方转头一看,温皇似乎睡得正香。俊朗的睡脸很恬静,完全没有了平日里隐而不发的危险气势,变得平易近人多了。


眼睛小有眼睛小的好处,老是熬夜也看不出来,一直那么有神采。赤羽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在温皇眼前晃了晃。他见温皇没有动静,又勾起手指,用手指背轻轻刮了刮对方的脸。手感还不错,挺滑的,看来每天都有刮胡子。然后他又情不自禁理了理温皇的头发,乌黑柔软,就是很久没修剪的样子,长得又长又碎,平时都随手扎起,搭在肩膀上。


“喂,别装死,下车。”赤羽摸完头发又换成用手指戳脸,轻声说道。他是一手搭在椅背上,俯身凑过去的,离温皇很近,说话的气息能直接吹拂到对方脸上,刻意放轻柔的声音好似情人的耳语,能吹得人两耳发热。


“终于到了?”不知是真的被戳醒,还是装睡装不下去了,温皇缓缓睁开眼来,眼眸在昏暗的车里亮晶晶的,他淡定地问,“怎么跑这么远的地方吃饭?”


温皇开始一边解安全带,一边摸手机看时间,结果手机被赤羽没收走了。“吃饭时间不准玩手机。”


这一下温皇真有些懵了。赤羽今天吃错药了?管得也太宽了吧。


赤羽欣赏了一下那张脸上难得显露的惊诧和无措表情,微微一笑,春风满面地下车去了。


“赤羽大人心情不好?所以特意跑出来吃日料是想家了?”温皇不紧不慢跟在后面探问。


赤羽不置可否,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了一个包间。这家高级日料饭店占据了这个购物大厦的一整层楼,装修典雅,把日式庭院都搬到了楼里来。店内包间全都是传统和室,需要脱鞋进入,席地而坐。


赤羽订的包间属于情侣双人间,空间不大,四壁都是拉窗和隔扇,有竹影像泼墨画一般投映在纸格子上。还能听到隐隐约约的流水声与虫鸣,偶尔还有添水响。室内的灯笼昏黄朦胧,人坐在等下,莫名多了一分柔和与暧昧的色彩。


温皇与赤羽隔桌对坐,望着一旁挂着的字画,闲闲评论道:“这家店一直很有情调,东西挺好吃,价格小贵,文艺小资喜欢来,尤其是这种双人间不好订,经常爆满。不过,就是太远了。”


“你来过?”赤羽低头翻看着菜单,这里的日料做得很地道。来这边工作后,他倒是常常跟同事到这吃饭喝酒。不过,来这种基本是为情侣设置的双人间还是头一回。


“来过一次。”


“和谁?”


温皇便沉默了,但是赤羽抬起头,目光灼灼地逼视着他。其实不用问也基本能猜得到,这家店的包间在网上的风评是适合情侣约会的地方。


“是跟男朋友还是跟女朋友?”


沉默了一会,赤羽又不动声色地追问了一句。


“女的。”温皇迎着那含义不明的热切目光,沉着应答,却不肯亲口承认情人关系,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对于这个答案,赤羽嫣然一笑,紧接着他突然把手里的菜单往榻榻米上一放,起身扯过温皇的衣领,俯身吻了下去。温润的双唇大胆热烈地吸吮起温皇的嘴唇,湿滑的舌头先是探寻似的舔了一遍唇瓣,然后就一头钻进了温皇口中,挑逗起对方的舌。


那一瞬间,温皇眼前一暗,头顶的灯光被赤羽遮住,他只来得及看清那红艳的轮廓边缘,随即整个世界都旋转起来。赤羽的唇舌一如本人的火热,惊艳绝伦,直接焚化了温皇周身的世界。


柔软、红、湿润、火辣、光滑、昏黄、温热……各种视觉的、触觉的、味觉的官感冲击而来,杂乱无章,好像一条条触手在撕扯着神智,让人一度忘了时空,忘了前因后果,忘了彼此,甚至忘了呼吸……


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千雪到底跟赤羽说了什么?怎么剧本不对啊?!说好的摸摸,怎么就亲上了。赤羽这是给自己胡乱加戏吗?牺牲太大了点吧?这种亲法是个生理健康的男人都会起反应的好吗!难道他跟千雪打了赌,非要让我起反应不成?


好一阵恍惚之后,理智才艰难地摆脱了纠缠,回归这个世界。温皇一边下意识地回应着赤羽的热情,一边在内心腹诽。他倒是不介意送上门的美色,而且赤羽的吻技不错,他俩简直就是游戏大神与萌新的位置对调,赤羽这一吻相当是经验灌输,温皇则在迅速成长升级。


并不是说温皇的吻技就很烂,而是没有遇到神级的对练。以前的情人都没能让温皇脱离懒癌状态,也就不会主动陪练。


要不是听到了门外脚步声走近,这个酣畅淋漓的吻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赤羽猛然一把将温皇推开,一边迅速平复粗重的喘息,顺手理了理有点凌乱的衣领,一边若无其事地面对下一秒进门来的服务员,捡起刚才丢到一边的菜单点起餐来。


被扔在一旁的温皇有些呆滞地看着赤羽的举动,默默地深呼吸,也整理起自己同样凌乱的衣领,这才发现他胸前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被赤羽摸开了。


这技术有点厉害。


温皇眼睛眯了眯,他感受到来自赤羽的挑衅,非常严重的挑衅。


点过餐师,服务员一直似笑非笑地偷看着半躺在榻榻米上的温皇,这帅哥从刚才被猛地推开,就顺势瘫在那里没再起来过。临走前,服务员还有意无意地对赤羽说了句:“今天客人比较多,您点的东西可能会上得慢一些,半小时左右吧。谢谢。”


唉~不得不说,这家店的员工太有眼力劲了。


温皇目送着那个服务员离开,收回视线,就见赤羽已经在盯着他看了。虽然刚才整理了衣服,但赤羽平日里梳得整齐的高马尾已经蓬乱了,有红发垂落下来,丝丝缕缕,看起来特别勾人。


两人视线交汇,无言的挑逗,激荡得一室旖旎。很快,应激的赤羽来到温皇面前,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继续。”


这一个后续之吻,突然由措不及防的狂猛蜕变成若即若离忽冷忽热的挑逗。赤羽吻得很慢又很快,趴在温皇身上慢慢地将脸贴近,蜻蜓点水地一啄,又迅速离去。好似飘落的春雨,飘忽迷离,勾得人忍不住想追逐那点稍纵即逝的温存,想要得抓狂。


真是失策!


温皇意识到自己瘫懒的习惯让他失去了先机,被压在下面,想要主动回应挑逗,要费一番周遭。稍微挣扎了一下下,他就放弃了。算了,爱吻就吻,爱摸就摸吧。反正很舒服。


一开始,赤羽还怕温皇会抵抗,反客为主,特意按着他的手,随时准备用力压制。谁知道,这家伙没亲几下,就缴械投降了,闭着眼配合着劈头盖脸的吻,活像一只被摸舒服了的猫。下身也开始没节操地往赤羽身上蹭。


想得美。


赤羽毫无征兆地起身推开了温皇,整理好衣服和头发,重新像刚进包间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端坐好。


又来?


不得不说,赤羽这一招反复无常,让温皇有点迷惑。他也缓缓爬起身坐好,整理衣衫,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赤羽,眼眸里闪着兴奋惊奇的神采。


“现在,你是跟男朋友来的。”赤羽一开口,竟然是接着几分钟前的话头再说。


所以刚才那些行为是在盖章关系,宣示主权?


“怪不得要吃日料,因为有榻榻米。”温皇终于把目光从赤羽身上移开,看着地上的榻榻米,仿佛在自言自语。


果然是不拒绝不表态不主动。


赤羽对温皇的反应早就胸有成竹。心思猜不透,不代表拿捏不住对方的习性,要调戏起来也是随手的事,轻而易举,就当是养了一只人型猫在身边。


这一顿饭是有史以来两人吃得最安静的一次。温皇不知道赤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以不说话,思虑百转千回。赤羽乐见温皇在那猜疑不定,所以也不说话,不给任何线索,放任他在那迷茫。


吃完饭结账时,温皇才开口讨要手机。赤羽却笑问:“你急着找场外援助?”


“都吃了这么久的饭。你就一点也不关心今晚的何问天任务吗?”


“关心也无济于事。”


“总之,手机还来吧。我已经陪完饭了。”


“陪完?我有说过我今晚不吃夜宵吗?”


温皇一怔,这也太狠了吧。他无奈苦笑着问道:“看来,赤羽大人今晚是不会让温皇上线了。可是现在吃夜宵还太早,你又想干什么?”


“去你家看看。”说这话时,赤羽正好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回眸对着温皇一笑,于是他身后的霓虹光影就闪得温皇睁不开眼来。


“你还真……”温皇也笑了起来,晚风仿佛把他笑意里的春情吹遍了夜空下的城市,让赤羽感到有种莫名的毒在无处不在的渗透,“……得寸进尺。”



评论

热度(51)

  1. 一见喜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