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37

风见月:

第三十七章反客为主


 


“不如说一说你知道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情吧。”赤羽见衣川紫和千雪虽然一问一答,但老在原地打转,不由得插话道,“比如他俩为什么分手?为什么会有分手费?”


“为什么分手嘛,大概是累爱了吧,温皇的心思猜不透,所以没什么安全感。他的前女友、前男友们应该都是这样自动放弃自动分的。”千雪总算说出了衣川紫没能查到的情报。


“等等,我想问温皇该不会不只百里潇湘一个前男友吧?”衣川紫敏锐地察觉到了某种爆炸性信息。


“百里潇湘只是比较近期,而且闹得众所周知的一个而已。”千雪叹了口气,感慨道,“你以为大学的时候追温皇的男生少啊?我都快变护草使者了。”


“看来真是双性恋,那你跟他怎么没在一起呢?”


千雪被衣川紫突然的一句吓到呛口水:“咳咳咳,喂,我们的关系很纯洁的。你喜欢男人也不是是个男的都爱,同性恋、双性恋也一样啊。”


“所以是要看对眼才行。”衣川紫若有所思看向赤羽。


“至于分手费嘛,其实就是温皇在还钱而已,还之前给他送东西的钱。这样分得干净一点。”听了千雪的话,赤羽一直隐隐不爽的心情总算是舒畅了。


“哎,说说百里潇湘人长得怎样?性格如何?”衣川紫继续深入八卦。


“长得不丑,就一般吧,五官端正,面容白净。性格……性格我就看不出来了,一个疯狂的粉丝谁看得出他到底什么性格。”千雪回忆起来说道,“那时他突然辞职跑过来找温皇,我们都吓了一跳。温皇就让他先住家里,结果一住就住了半年。”


“什么?!一来就同居?”


“没有。温皇经常睡实验室的你不知道?”全公司就实验室最特别,不但有沙发床,还配有浴室,以及洗衣机、冰箱、微波炉,基本是半个家的配备。


“所以那半年百里潇湘住温皇家,温皇就住实验室?”


“放假的时候温皇也会回去住。我见他俩在家也是上游戏熬通宵,估计就是吃饭睡觉打游戏,应该没干什么吧。”千雪摸着下巴继续回忆道。


其实那段时间温皇回家住时,他比谁都要好奇,蹲在游戏里看温皇是否在线,结果发现那俩在家好像就没打算干打游戏以外的事。回头再想想,就算那俩人真干了什么事,也最多一两个小时,他又怎么能知道。也许游戏上还在那自动挖着矿,现实里就已经是打桩机模式了。


三个人陷入沉默,各怀心思。没多久,赤羽站起身说道:“我马上有个会要开,先走了。实验报告我回来再看。”


衣川紫和千雪目送着赤羽离开办公室后,然后又意味不明地对视了起来。看了几秒钟后,千雪先说道:“我觉得你们的男神正走在沦陷的道路上。”


衣川紫冷哼一声:“我觉得你们的男神已经跪在了我们男神的西装裤下。”


千雪没想到除了温皇,还会有人拿那件事来呛他,无奈摊手道:“没办法,谁让我是个神助攻呢。”


 


下班之后,赤羽总算有机会收拾起自己的个人情绪。他靠在椅背上,望着电脑屏幕里的游戏登陆界面发呆。他想起自己并不是因为温皇才开始玩游戏的,结果现在一有空就上游戏的动力却是温皇。他想起了温皇打游戏的样子,想起划过对方脸颊时轻微的肌肤触感,还想起了对方身上的味道,他记得温皇跟他说过那不是名牌香水,而是六神花露水。对了,那个家伙还曾经很暧昧地贴近他给他看相说他血热。


十分拙劣老套的勾引手段。


赤羽不由得冷哼一声,坐直身来,开始登录游戏。


温皇,你以为只有你可以调戏勾引别人吗?赤羽信之介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有调戏反调戏。


赤羽上了游戏后,就立即找到温皇,二话不说就开打。空空大师和几个还珠楼帮众正好也在,见赤羽风风火火地杀过来,自觉地往旁边退得远远的。这对国民CP见面死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帮主不招呼,他们哪里敢一起上搅扰两人的情趣好事。


赤羽在温皇的悉心指点下,玩游戏的水平早就一飞冲天,接近大神水平,现在差的就只是需要时间磨练的指法操作。他今天不像往常那样抱着切磋练习的心态跟温皇有来有往,而是往死里打的架势。


很快,温皇的血条就下去大半,正要刷血,就听见赤羽厉声喝止:“不准加血,不准嗑药,打完就下线吃饭。”


“今天又要吃饭?”温皇有些意外,“你没收到消息吗?今晚竞王府要再次领取何问天任务。”


“跟我吃饭,你敢拒绝?”赤羽凤凰刃在手,一边说一边对着温皇发了个连击,温皇拿羽扇挡剑,被砍得连连后退,只剩一层血皮。


旁边的围观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这游戏里家暴是见得多了,但还没见过这么霸气喊人下线吃饭的。


等等,一起吃饭?这两位三次元原来真的在一起啊?任飘渺大神的春天又来了?


所有听闻温赤对话内容的人都看向了空空大师,手快地已经发了对话气泡询问。当然,发世界频道广而告之的就更多了。


“呃,这其实是西剑流的调虎离山之计。”空空大师感到亚历山大,迅速下线遁。


千雪这边刚下线,温皇也被打下来了,他靠在椅背上,眼望着实验室门口,等着赤羽过来。


“你这么快就被打下来了?!怎么不坚挺一下?你好歹是游戏大神啊!岂有被小萌新秒杀的道理?再有天赋的萌新都不行!”千雪见温皇有点生无可恋的模样讥讽道。


“刚开始错估他的目的,一时失了先手,之后又不能回血,换成你你来坚挺一个给我看看?”


正说着,赤羽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看着温皇不说话。在他的逼视下,温皇慢吞吞地起身,开始脱白大褂。


“又穿成这德性。去换一套正式点的,陪我到高级餐厅吃饭。”其实赤羽觉得温皇那种慵懒中隐约流露着睥睨众生的气质适合穿休闲装多过正装,但着装还是要看场合的。


“衣服都在行李箱里,赤羽大人想要我穿哪件?”温皇指了指实验室角落一个当衣柜用的行李箱。


赤羽也不客气,就去开箱翻起来。一翻之下,他不免惊讶道:“原来你衣服还挺多,品味其实不错,果然就只是懒。”


“那些都是他的女朋友、男朋友、粉丝、上司以及好朋友送他的。”千雪游戏也不再上了,饶有兴趣地围观事态发展。


眼前的情况他挺熟悉的,那是温皇每一任情人都会做的,按照自己审美来打扮温皇,都不知道围观过多少次了。只是赤羽比较霸气,浑身散发着不准说不的气场。要换做是别人,温皇绝对会各种推诿,必须好说歹说才能折腾出结果。


千雪最好奇地一点就是赤羽是怎么这么快不知不觉进入这种状态的,以前他也就是抱怨和鄙视一下温皇的着装,该出去吃饭继续出去吃饭,现在有点管过界了。


赤羽选了件有着中国风刺绣的衬衫和一条富有中国风宽松剪裁的裤子让温皇去换。千雪又忍不住插话道:“要不要换之前,顺便洗个澡?”


“想洗就洗吧,我等着。”赤羽答得也快,转身坐在温皇的电脑前,头也不回地说,“我先上回游戏。”


温皇无语,瞪了一眼千雪,拿起换洗的衣服走进了卫生间。没一会就听到了花洒的水声。千雪捂着嘴笑得直不起腰来,悄声对赤羽说:“其实,我知道他今早洗过澡的。”


赤羽瞥了千雪一眼没说话,千雪又很贱地继续打小报告:“你刚选的是某任女友送的衬衫和某任男朋友送的裤子。”


“你想说什么?”赤羽这一回转过身来,目光炯炯地正面逼视着千雪。


千雪顿时有种被火烧火燎的慌张感,赶紧坐到自己的电脑面前,假装在忙,口中转移话题道:“你打算去吃多久的饭?今晚上的何问天任务你们西剑流不参与啦?”


“西剑流又不只有赤羽信之介一人。”赤羽呵呵一笑,似乎早有预谋,“带走了神蛊温皇,还珠楼便成不了西剑流的威胁。”


“说得好像服里就你跟温皇智冠群雄一样,你是没见过小……单小楼的厉害。”


“哦?竞王府帮主单小楼?”赤羽只知道他是怒杀天下服上的北竞王,游戏里出名的人民币玩家。接触过几次,也确实出手阔绰,至今还穿着他送的伪魔之甲。现在被千雪这么一提醒,他才意识到,如果单纯只是人民币玩家,而且还没有进天下风云碑前十,名气和人气断然不会如此之高。


“单小楼在竞王府基地搞了个金碑开局的下棋活动,有空你去跟他下盘棋就懂了。”


“下棋?这游戏里还能跟人下棋?”赤羽有些惊奇。


“当然啦,不要以为网游就是打打杀杀。特别是这个游戏,游戏策划还真是脑洞逆天的存在,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搞不出的。”



评论

热度(38)

  1. 君悦兮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