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南北】礼物

留影:

*背(da)景(gang):地缚灵倦收天意外被大学讲师民俗学爱好者原无乡唤醒,在缔结了血之契约后获得了实体和自由行动的能力。这位千年前一缕道魂带着清秽祛恶、再度从妖魔手中守护这个城市的使命而来。于是金闪闪的道长在原无乡的陪伴下开始了一边斩妖除魔、一边适应现代社会的同居生活,当然后来自然演变了同♂居生活。


*这篇是以上面为前提展开的……后日谈?


 


 


风雷荡涤,震上巽下。阴阳相应,造化有常。君子以立,不易其方。


天倾地限,乾坤逆转,山川水泽,听吾号令,敕!


光华瞬动,阵法开启,无数绵密金线将尚未成型的「魑」牢牢困锁原地,甚至无须出剑,那物便被引来的强大地脉灵气冲击到身毁形灭,顷刻消散于无。


一方天地终归清朗。观其体型,幸而尚未吸食过多活人生气。


窗外天光尚且迷蒙,寒风穿过裂缝扫却一地尘埃,虽有功体相护于己无碍,倦收天此刻也切实感受到了,冬季尚未远离。


甫历假期,还未好好适应新学期的状态,又是这样的季节,人难免陷入倦怠——用原无乡的话讲,他们管这叫假期综合症——这也给了「魑」们极大的可趁之机。以这座西南方的校舍为中心,一时间竟有大量学生不明缘由地病倒,校方也只能将其归因为流感。


无辜遭劫,又是原无乡的学生,他二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只是考虑到校内人口密集,不太好施展身手惊动凡人,倦收天只能请原无乡赶往永旭山布下「雷风恒」卦之阵,他则于校舍内同样布阵因应,借引地气毁之于无形。


只是……说好的不惊动他人,也将「魑」引到无人走廊了,但缠斗中还是不免磕磕碰碰,打坏了窗子……望着楼下的碎玻璃,倦收天叹道又要麻烦原无乡处理了。他清早就赶往郊外,也不知是否还赶得及回来上课……


一阵脚步声从楼道传来。倦收天本该撤离,但收阵前此地状况尚需观察,只好在一旁隐去身形。


来的是一群女孩子。倦收天还没感叹完这学校勤奋刻苦的学生真多,就被迫听去了叽叽喳喳的对话——


“明天的礼物你真的准备啦?还是送给那位师兄?”


“他都有主了我早放弃啦,我已经换了新的目标。”


“是谁呀说来听听?”


被问到的女生停住脚步四下看了看,眼光扫过她看不到的倦收天,确定没外人后才凑近小声说了句什么。


“哈?不行不行,对象是原老师肯定不行的啦。”


“没说老师就不行吧,他没结婚也没女朋友。”


“我不是说那个!想给他送礼可不少我担心你情敌太多!”


“啊这个我知道去年教师节有妹子送花他还对她笑了~”


“教师节跟这个能一样吗……”


“啊啊不管了明天一定要送出去!就当做是对人民教师的敬爱!”


“给人民教师送巧克力谁信啊……”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女孩子们踏过阵法,消失在走廊尽头,不仅没注意到周围异动,连窗户破了个洞都浑然不觉。


单纯热情,不为外物邪祟影响,真好。看来此地应没有观察的必要了。倦收天放下心来。


只是,方才的对话里还是有让他不得不在意之处。


——你们现代人的节日真多。


 


第二天的早餐时间一如既往地平静,原无乡边吃边欣赏了一会儿倦收天切饼的手法和粘在唇边的饼屑,收拾完毕正准备开始一天的新生活,却被对方一脸严肃地拦在餐桌边。


“我有一件礼物要送你。”


原无乡脸上闪过被抓包的人才有的僵硬:“什么……礼物……”


“届时你就知道了。”倦收天看着他异常的脸色,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知道你今天不缺礼物,但这份……你一定要接受。放学后我在天台等你。”


原无乡从僵硬转变为了真正的疑惑:“谁不缺?阿倦你是听谁说的——”话语尚未说完,便被倦收天推出了门外:“好了,再不出门你就要迟到了。”


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们英俊潇洒、亲切幽默、院长的好下属、人民的好教师原无乡,居然体会了一把被情人赶出家门的痛。


如此很快到了约定之刻。拿着特意借来的钥匙一步步走向楼顶,原无乡还抽了点心思感叹普通人就是这点不方便。


手握在门把上停留了一会,按了按胸口,确定决胜之机和心跳都平稳无虞,这才推开门去。


入眼的是一片被浸染到橙红的天光。


层层烧灼的彤云柔和了暖色曛光,此处离人世喧嚣是那么远,却又触及不到九天之寒,云天夕照在这空旷的露台上交织成一片隔绝外物的空间,似陈酿的酒般惹人沉醉。


夕阳盛景最是销魂。


而他便立在这景中。


并非穿着款式尺寸都替他挑选好的、适应社会生活的贴身衣物。而是如初见一般,道袍广袖,金丝云履,连发髻都规矩束在纯阳方巾下。


原无乡恍然忆起那夜在学校旧仓库无意割破手指,滴落的鲜血触动不明阵法,他便那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慌乱中连脸都不及看清,只记得那如雪纱点染金沙的发丝拂过手背,令月华也失色几分。


那时原无乡就明白,倦收天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可如今对方望过来的眼中映着的温柔情绪,是他们二人相处度过的证明,是仅仅在这个世界才拥有的存在。


谁也无法替代彼此。


“你说过,这里可以欣赏到很美的夕阳。”


“是啊。”


“重历人世,第一次在永旭之巅再观晨曦也有你相陪,我一直很感激。”


“只要你想,陪你看几次都可以。”


倦收天不答,取出一物置于原无乡的手心。原无乡仔细观察着那似石非石、通体透明的棱形晶体,触之生温,隐然有一股异力萦绕其间,与阿倦身上的感觉很像。


举起观视,暖光流转令人炫目,原来方才那一整片落日余晖都映在其中。微微转动,却又变了景致,西沉的斜阳又自东方破云穿空而升,吹散最后一点山岚,遍洒金耀辉光,正是他们二人一同看过的光景。


朝夕,相对。


“此名为「一瞬之景」……也许与你想象的有形之物有所出入。”


但这是倦收天所能想到的最能传达当下心境的礼物了。


他自沉眠中醒来,却再寻不到他所熟悉的世间,岁月轮转,改变了人,改变了世情,改变了山川河流。永旭之巅倒还维持原样,只是已非适居之所了。


所幸日升月落如初,旭日晨曦仍如千年前一般耀目而令人安心。


天道无情却也恒久。既是如此,那么他的坚持便有其意义。


但原无乡不一样。普通人历经时间的拖磨终究留不下任何痕迹。若是他彻底消失,又或者再度沉眠……


本是最美好甜蜜的瞬间,却忍不住去想象不确定谁先谁后但注定离别的前路。


索性将那些舍不得的封闭于瓶内,让它们在静止的世界内重复着盛开的刹那,这样在踏上分岔路时会不会少一点遗憾呢?


如果是原无乡的话,一定能理解这份心意。


 


“我很喜欢。”原无乡柔和地注视着这份礼物,将之紧握在手心里重复着:“很喜欢。”


“可一瞬间怎么够呢,”他倾身过来抓住倦收天的左手,望进对方的双眼认真道:“明明还有很多值得纪念的时刻等着我们去创造。”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是说在今天这种日子,你不是只要考虑我的事就好了吗。”


“哈,这种说法。难不成又在捉弄我。”


“怎会,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原无乡故作玩笑道:“唉,既然你如此郑重,我不立刻奉上回礼就说不过去了。”


他从胸前口袋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后珍而重之地将里面的物件套在倦收天的左手上。


那是一枚泛着银色光芒的指环。


倦收天恍然忆起曾在陪原无乡一起观看的戏剧中见过类似的场景,在这个世界,佩戴戒指的仪式意味着两人缔结了无可更改的誓言,从今以后,他们在法理上将会是……


“原无乡!你该明白,我终究不属于这里。”


“嗯,但你属于我。”


这个人怎么在这种地方这么不讲道理……倦收天无可奈何地任由对方将自己揽入怀里,听他在耳边继续念着原式歪理:“老实说,这次被你抢先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的,不过惊喜变成投桃报李也不错。”


“这样,你就没办法拒绝我了。”


 


——————


“阿倦,我一直想问你,你真的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大约是人们互赠礼物、表达敬爱的节日。”


“呃……”


“但也是借此表达心意的好时机,你对此该别有经验吧。”


“不不不,情人节表示爱意才是主要目的吧……等等别有经验是什么意思!?”


“居然是这样吗。看来我要重新考量你的人际关系了。”


“〒0〒阿倦为什么你看我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你还没告诉我是听谁说的呢!”


“哼。”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评论

热度(17)

  1. 君悦兮liu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