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南北]小雨将至(3)

息檀°:

[……继续小清新~]


立春一过就是惊蛰,料峭雨肃肃风,吹开雾气湿润的早晨,朝阳一轮,迢迢自东边延伸而来。


原无乡闲来无事就会坐在花店里翻阅一些古代集子,曾经被死党山龙取笑,说是文艺小青年。然而他倒不在意这个,前人留下的句子诗篇,看一看也没什么不好。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高高举起一册巴掌大小的装订书籍,原无乡声情并茂地读出这句话,尾音跌落在地的时候恰见倦收天推门进来,听完了一整句。


「现在是春天和白天,没有雪,也没有月亮。」


很像是他会说的话。


原无乡耸肩笑起来,端上盐烧乳酪和红茶,「没有可以假想啊,你脑袋里难道除了心就是脑麽?」


这倒是实话,做为心脑科医师除了心除了脑还要装什么?


所以倦收天大部分生活都没什么安排,属于空白状态。要不是现在遇到了原无乡,他或许会比现在更无聊。


「我想不出。」


是啦是啦,这完全不能怪他,毕竟就算让他真的身临其境他也感受不到什么,何况见他凭空捏造着想象?


原无乡翘着二郎腿,往老年椅上靠去,「没关系,想不出也没事,总之这就是一句表达爱慕思恋的诗,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不论什么他都会觉得很有意境,恰好身边有什么,他就会通过那种事物来表达。」


倦收天困惑地皱起眉,似乎是听懂了,「嗯。」


「就是借景抒情啦。」原无乡是觉得没有多难理解但为什么这家伙看起来就费解难懂?


「我记得是一种文学里的手法,」倦收天硬邦邦地把那个用法复述了一遍,跟印象里老师讲的分毫不差,简直记性好的可以。


不过知道跟理解就不太一样了吧。原无乡这么想着,时间又到了七点钟,倦收天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离开花店,吃完早餐去医院上班。


午饭看情况,如果他们都有空闲那就原无乡做饭,如果倦收天有空而原无乡没空那就订两份外卖,如果两个人都没空,原无乡就会抽空打个外卖电话送到医院去。


所以有的时候倦收天会在开刀前跟央千澈说一声,「要是中午有送外卖的记得帮我收一下。」


起初央千澈还诧异,后来次数多了就了然于心,简直就是真爱,当初自己在医院上班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待遇。是说倦收天这样的木头怎么也会遇上这样贤惠的真爱?


今天中午又是倦收天的班,开刀开到傍晚,午饭直接作晚饭,回到休息室抱着早已经凉透了的外卖餐,倦收天懒得再去食堂找微波炉加热索性趁凉的吃,央千澈换下工作时的白大褂看到坐在角落里吃便当的人,「还不下班在这儿吃晚饭呢?」


「嗯,吃完就回去。」头也不抬地继续吃。


央千澈笑了笑,「那再见了。」


等把满满一盒排骨煲仔饭吃完倦收天差不多七分饱,开车到花店的时候,原无乡正好锁起店门准备回家做晚饭,倦收天放下车窗,「上车,我送你回去。」


原无乡回头看到他,忍不住笑着心想,分明是跟我回去蹭饭。


不过他也乐的如此。


家常的芦笋咸菜,青椒虾仁,糖醋排骨还有个紫菜海带汤,再盛一碗香喷喷的米饭。倦收天觉得自己又饿了,刚才那点煲仔饭有吃等于没吃,一高兴又吃了两三碗。可惜到夜里因为吃太多胃涨导致人趴到卫生间呕吐,原无乡在旁边给他拍背喂水,扶着半死不活的人往沙发上去,「你这算什么医生啊……把身体搞成这样,来,躺着别动,我去烧水。」


倦收天本来就沉默寡言不爱争辩现在更没力气,任凭原无乡给他摆弄,衬衫上沾到了污渍,原无乡伸手解开他的扣子,露出里面筋骨肌肉分布匀停的身材,本来鼓鼓的肚子现在扁得不像话,之前吃进去的都吐得差不多。


真是……怎么搞成这样?摇摇头,原无乡小心地扶抱起倦收天,一手圈进怀里一手仔细地脱下那件衬衫,然后又立刻用被子把人裹好,手指拨开一缕落到眼睛上的发丝,原无乡低头看着那张脸,眉目如画,面容精致,看多了也不会腻烦。


这实在是个好看的人。


居然没有谈恋爱。原无乡有点不太懂,现在的孩子们一个赛一个奔放,小学生告白也是常有的事,这样大一个人还是孤孤单单,未免让人怀疑是否有难言之隐。


但是这都不重要,反正轮不着他来顾。


这样一耽搁,就耽搁到了夜里九点半,倦收天闷在被子里出了身汗,想起身却没多少力气,原无乡从沙发后面走过来,看到他醒了,「你醒了,我煮了点粥,要喝一点麽?」


倦收天嘴里苦涩一片,缓缓点头,然后问,「热水有吗?我想洗个澡。」


然后看到自己身上光秃秃,一件衣服也没有,愣了三秒,「我的衣服呢?」


「洗过了,在阳台晾着呢。」原无乡笑着转身,「热水当然有,你等下,我给你拿睡衣,别感冒了。」


穿着浅蓝色兔子睡衣的人抱着碗一口一口地吃粥,原无乡撑下巴看着他,从来没发现原来自己的睡衣穿在另一个人身上这样可爱,「慢点吃,你胃不好就慢点。」


倦收天吃粥会发出呼噜呼噜的轻响,神情也很认真,必须要等吃完了他才会讲话,「我好多了,吐干净了就好。」


什么叫吐干净了就好?原无乡简直要被他气笑,仗着年轻的本钱就可以这么挥霍吗?


「有配过胃药吗?」病得不算轻应该有配药吧,不过也很悬念,按照倦收天这种脾气的话……


「有。」倦收天很诚实地回答,「都被我扔了。」


扔、扔了?你是认真的吗?


「吃多了会有药物依赖,」倦收天不太喜欢这种依赖于某种东西的方式,所以「我不会吃。」


「那你万一以后拖成癌症怎么办?」


「不会。」倦收天考虑过,自己充其量是急性,暂时还没到那种地步,「演变成癌症需要一个长期的过度。」


原无乡服了他这淡定的本事,放了句狠话「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胃痛就直接扔外面了噢?」


TBC

评论

热度(16)

  1. 君悦兮息檀° 转载了此文字
  2. 君悦兮息檀° 转载了此文字
  3. 成就倦收天者并非只有剑息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