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南北】短梦(中)

留影:

*写长了只能分三章完结


*下个脑洞(如果有)还是换个风格,这写的我好捉急




作为一介租户,倦收天不会轻易动用这屋子里的其他房间,两人自然只能挤一张床睡。


这家人用的是旧式木质家具,滚上两个人应该不会散架,倦收天对自己的睡姿很有自信,原无乡也不会差到哪去,虽然今晚是突发状况但事态还是控制在了合理范围内,还好还好……


……好在哪里啊?!


倦收天觉得,半夜坐在床边不睡想东想西,或是等着原无乡梳洗完毕一起睡——不管哪个情景都诡异透了,而今天居然全让他碰上了。


但该问的还是得问。


于是洗完澡推门而入的原无乡,看到的就是手撑着床沿端坐着并堵住了他就寝空间的倦收天。


饶是对方一脸严肃,原无乡却不由得联想起某种动物,那种金黄的、毛茸茸的、姿态高傲美丽且领地意识极强的——打住,再想象下去就要破功了。


原无乡努力维持表情准备接受倦大钢琴家的讯问。


“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地址我还留着。忘了吗?之前还寄过东西给我。”


“那也是一年前了吧。要是我搬家了怎么办,你准备露宿街头?”


“会轻易改变就不是你了。”


看着倦收天一脸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个说辞,原无乡笑着走过来,示意对方挪出一点空间给他,“咳,当然我的运气也是很重要的。”


倦收天总算肯向旁边移了移,但看过来的眼神锐光未减,显然不想轻易放过他:“为何这么突然,今天是工作日。”


“都说啦,是年假。”


“胡扯,我打电话的时候你还在上班。”


“请假又不分早晚。”


“哈。那也不用问你计划去哪了,你肯定没想过。”


“阿倦你看,我都孤身一人漂洋过海找到这里来了,就算没计划也不会迷路的。”


“有我陪你,自然不会。”


“阿倦,我来的目的,不是让你——”


“又不全是为了你。”倦收天收回眼神,盯着床头柜上的空水杯自语道:“我也是时候休个假了。”


“临时休假?”


“是啊,反正请假不分早晚。”


“……”


扳回一城,倦收天侧过身去掩饰不自觉的笑意,顺手拿起放着的手机:“还是先查一下可能的路线……嗯!?”


还未来得及开机,手机便被夺走,双肩也被人按住倒在床上——原无乡迅速将他塞进被窝,自己也在一旁躺下。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现在是睡觉时间。”对方替倦收天掖了掖被子,道句“晚安”便真的转过身睡了过去。


因为准备了两床被子,又被他裹得很紧,倦收天此时也不好再说什么,同样转过身闭上了眼。


以背相对,倒也不像是同床共枕。


 


第二天两人坐附近的班车去了市中心。教堂、铁桥、圆形广场——几乎是按本市旅游官网上的指南逛了一遍,考虑到原无乡的职业特性,倦收天还带他去了当地图书馆。相对于其他景点,原无乡明显对这里兴致更高,拉他去看馆藏的莫扎特手写乐谱时甚至比他还激动。倦收天刚想表示我已经来过了,转头就见原无乡已经跟金发碧眼的管理妹子聊上了印刷和编目批号……


不管过程如何,好歹按计划完成了行程,接下来只需在附近的公园稍事歇息,安静地等待日落便好。


两人刻意避开人群,沿着小径向湖边走去。原无乡干脆躺在斜坡草地上,抬手遮住脸,入耳是倦收天随他坐下时与青草摩擦的窸窣声,掀起了细小的气流蹭过他的脸颊。不远处湖中的白鹅黄鸭正好从对岸泅水而来,抖动着翅膀不时发出几声鸣叫。


“原来你真的做完了啊……”过耳的自然之声中混杂了一句极轻的嗫嚅,轻到原无乡迟疑了片刻才做出反应:“什么?”


手机屏幕被举到眼前,依稀看见「《马克·布洛赫史著全集(精校版)》付梓」的字样。


“你居然——”居然关注了我单位的主页——这后半句话被原无乡努力吞了回去,在这一点上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吐槽倦收天,“咳咳,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又没骗你。”


“编委一栏,你的名字还挺靠前的,精英骨干?”


“哪有,责编以下都是打下手的。”原无乡重又躺了回去,“催稿,校对,调印……我们那个无良主编,居然把拉赞助这种事都交给我,所以跑去念了两年在职MBA。哈,有阵子几乎以为我入错行了。”


用手臂挡住夕阳曛光的人,以一贯的语调叙着过往境遇,仿佛两人还是刚刚分吃完一份烧饼、能一起上下学的前后桌:“不过,现在做完了一件事,成就感还是有一点点的吧。”


沉默听着的倦收天微微前倾了身子,认真道:“我一直没问过你,为什么选了这个职业。”你以前明明对什么都有兴趣却并不执着于一。


“是啊,为什么呢。”


对方睁开眼注视着上方的他,倒映在那双蓝瞳中的,是仅有赤霞尽染的天光下,被落日余晖镀上一层柔晕的……自己。


“阿倦,很久没有亲耳听你弹琴了。”


——我现在很想听。 



评论

热度(13)

  1. 君悦兮liu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