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48

风见月:

第四十八章相思成疾


 


这一夜注定无眠。


默苍离坐靠在床头,手里拿着杏花君给他的名片出神。昏黄的小台灯无法彻底驱赶黑夜的入侵,只能团成小小一隅的明亮,温暖着孤独的人与寂寞的心。


当杏花君上前扶住俏如来喋喋不休时,默苍离只觉得整个世界突然在自己周身崩溃了,有序变成了杂乱无章。


他看过他的照片,听过他的声音,自信能在茫茫人海里一眼将他认出,可是他怎么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一转头,他思念的那个他已经站在了他的旁边。


那一刻,他就只能出神地盯着他看,眼中的世界只有他一个。而他比照片上要英挺许多,一表人才。如果穿的是白大褂,应该会更迷人一些。


然后他看了过来,与他说话。他会认出他吗?


他看起来意识到了。已经疑惑了。正在若有所思了。公子开明的那句俏如来线索还给得不够明显吗?愚蠢的人!


结果没忍住,他喊了他。就在喊完的那一瞬,他就后悔了。


跑吧。走为上策!


于是,他抓着他开始跑。生怕他会突然消失,生怕他抓不住他,生怕他又会失去自控。


陷在回忆里的默苍离不自觉地笑了,笑得有些羞涩,像是夜晚躲在角落悄悄盛开的昙花。爱情的力量让人充满了青春活力,这一刻的他,看上去年轻了至少十岁。


杏花君应该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当他们停止奔跑,他凑近想听清对方说什么的时候,默苍离差一点就吻了他,如果不是太害怕会把他吓跑,那一点仅存的理智根本拉不起安全警戒线。


 


于此同时,杏花君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把玩着史精忠给他的名片,背面上有默苍离写给他的手机号,很庆幸对方没有直接拿着他的手机输入号码,至少给他留了一样实物。不然他此刻就会疑心今晚发生的一切是不是一场梦。


不可置信!太不可置信了!


他一点睡意也没有,闭着眼就情不自禁地回忆遇见默苍离的每一个细节,翻来覆去,好像一场看不腻的电影。


喜欢上一个人就是这种感觉吗?


坐立不安,浑身充满了莫名的活力,很躁动,想做点什么,做一些跟心上人有关的事情,上游戏?发短信?可是又好害怕去面对。感觉每次都会犯傻,事后想起来死的心都有了。


杏花君想来想去,终于找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发泄方式,他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直接拨电话给茹琳:“茹琳啊,我好像坠入爱河了。”


对面先是一顿劈头盖脸地臭骂,然后似乎从半睡半醒中彻底清醒了过来,惊奇地喊道:“师兄?!你刚才说什么?你恋爱了?对方是谁?哪位神圣?”


“我……”杏花君本来如鲠在喉的,结果到了倾诉的时候,又情不自禁害羞起来,支吾了半天才说出一句,“我跟苍离见面了。”


“苍离?是……?哦!游戏里的那个?!你们大神吃饭了?”


“什么大神吃饭?没吃饭啊。”杏花君并不知道大神吃饭这个游戏黑话,“不过,碰巧在酒店厕所里遇到,认出来了。”


“什么?酒店厕所里遇到的?然后你就看上人家了?等等,厕所?师兄你居然会误闯女厕所?……”


“不是,茹琳,你是不是还没睡醒?”杏花君无奈地打断茹琳说道。


“废话,你不看看现在几点,凌晨4点好吗!我又不像你春情勃发。”


“你忘了苍离是个男的。”


“啊!他真的是男的?”


“你以为他是女的?”


“呃,我没想过。他是男是女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的重点是,师兄你同性恋?我怎么这么多年都没察觉到呢?难怪人那么好,却一直没有女朋友。你居然瞒了我这么多年!白白害我老给你物色姑娘,这份辛苦你得好好赔偿。”


杏花君有点哭笑不得,现在的重点不是他的性取向,而是他该怎么办:“茹琳,我没有什么恋爱经验,只好来问你。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凉拌!”


“茹!琳!”


“好吧,说正经的。你得确认人家是不是也能接受男的,不然你怎么办都没戏。”


“然后呢?”


“如果有希望那就争取啊,对他好啊,整天陪着他啊,投其所好逗他开心啊,温水煮青蛙,日子久了,熟透了,就是你的了,再也离不开你了。”


“冽风涛就是这样把你追到手的?”


“师兄,你的重点在哪?!”


“好吧好吧,说正经的。你给的建议太笼统,能不能具体点?”


“有空就上游戏。其他的暂时想不到,你等我睡一觉起来再给你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症下药,保证药到病除!”


“喂,说什么呢!这又不是病。”


“心病,相思病,皮肤饥渴症……”


“好了好了,你快睡吧。”杏花君挂了电话。


结果,那夜之后,生活又变得平淡无波。杏花君既没有时间也没有胆量在其他时间上游戏,一直憋到值夜班的时候,像初次去与人约会一般,战战兢兢登录了游戏。然而,默苍离一如既往,话不多,态度既不热情也不冷淡。两人在一起玩了一个通宵的游戏,好像跟之前没什么差别。


本来嘛,普通的网友现实里见了面,网上当然还是一切照旧。毕竟现实是现实,网上是网上,交互影响不会有太深。


于是,杏花君蠢蠢欲动的心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好像这样在游戏里陪着对方也不错,不然平时在现实中也没什么时间去陪人。


这么一来,他真的变成了游戏里最名副其实的风景党。级也练满了,各地图的BOSS和副本都见识过了,想要收集炼制的药也完成了目标。不追求战力,也不去参加重大活动,纯粹就是上线陪默苍离。平日里两人挖矿采药逛地图聊天,有活动的时候,就跟着默苍离到居高临下的地方审时度势,坐看风起云涌。


“师兄,你光躲在游戏里陪他是不够的。要把人约出来,现实里相处才能擦出火花来!”茹琳经常劝杏花君主动约人,但杏花君总是开不了口。


“约出来做什么?没有合适的理由,突然约人,苍离会觉得很奇怪吧。”


“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你心中有鬼,所以才做贼心虚。约出来吃个饭很合理啊,比如发现哪家店好好吃,强烈推荐吐血推荐,然后就顺口说我带你去吃之类的话,这样不就很自然很合理一点也不奇怪。”


“如果对方说没空,有机会一定会去试试,怎么办?我是不是等于被拒绝了?没戏了?万一人家真的很忙呢?我岂不是庸人自扰?”


茹琳无语地看着杏花君,果然啊,人一旦爱上了,就会在对方面前自卑得无可救药。她也是过来人,所以爱莫能助,叹了口气,念起张爱玲的名句:“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茹琳念得杏花君面红耳赤,唰地站起身,慌忙逃出办公室去:“暂时这样吧。我还有个专家会诊要参加,先走了。”


唉,虽然要你温水煮青蛙,但是你先得把人放到自己锅里煮才算数啊!一直躲在游戏世界里怎么行啊!笨师兄。


茹琳无可奈何地看着杏花君离去的背影,又重重叹了口气。


 


日本,东京。热闹的居酒屋里,两个职装大美女在一处角落里有滋有味地喝着小酒。其中一个正是衣川紫,而另一个美丽大气中透着袭人的英气,与衣川紫是不同类型的佳人。只见她豪迈地将酒一口闷完,长吁了口气,说道:“忙了快两个月,总算是要告一段落了。”


“天宫大人是会留在日本,还是会去中国?”衣川紫也跟着闷完手里的酒,有些伤感地问道。这两个月来,集团内部变动非常大,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离别的伤感一直淡淡地压抑在每个人心头。


“当然是留在这边。这里才是我的地盘。”天宫伊织正是游戏上西剑流的帮主樱吹雪,也是桐山集团的高层,虽然被集团收购,老板换了人,但她的阵地并没有受太大影响,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可是我听到风声,说宫本大人会被派往中国。”


“是的。上头已经定下了,他也同意了。”宫本总司是天宫伊织的恋人,也是游戏上西剑流的萧无名。


“他真的同意了?他不知道天宫大人要留在日本吗?”衣川紫诧异道。


“唉~”伊织并不想多说,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衣川紫突然笑了,问,“异地恋是不是很辛苦啊?你跟京一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也还好吧,分离的时间也不算长,平时都在游戏上约会,好像也没有很辛苦。”衣川紫不由得低下头,转着手里的小酒杯,甜蜜地说道。


“说到游戏,明天可是领取天下第一神剑任务的日子,紫,你去问问信能不能来。已经忙到尾声,他现在总可以上一上游戏了。”


“信之介大人应该是不会上的吧。”说到游戏里的事,衣川紫就兴致高涨起来,愤恨地说,“我已经不止一次地跟他说过,把那个号从温皇手里收回来,他总是笑着道歉,害得我无法继续抱怨下去。可是那号明明是我建的,每次看到温皇上,我就很想打人。”



评论

热度(43)

  1. 一见喜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