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剑三花羊 引动风云>五十二 万世繁花

阿静:

“木盒?”寇珩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裴元师兄从纯阳宫带走的那个盒子,他早忘了纯阳瘟疫的事儿似乎还和万花有关系来着……


“纯阳之毒应是天一教所为无疑,”寇珩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问到,“可是谷中有人与邪教为伍?”


肖为新摊手,“这我可不知,寇大夫还是去问问工圣吧。”


寇珩皱眉不语,沉思半晌,又忽然想到什么,问到,“石泉,你便随我回万花吗?”


沈石泉看着他眉眼带笑的样子,心中难免喜欢,下意识地点点头,嘴边也情不自禁地生出的暖意,俨然是眼中只有寇珩一人的模样。


从来没在沈石泉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肖为新叹为观止。


“落星湖的湖水,可以泡出我们万花最出名的莹流茶来……”


刚刚给伤患上完药的谢之川一来就听到师兄这么一句,不由得联想到骆云的故事,顿时大为震惊,师兄这是要干嘛?莹流茶是当情蛊用的吗?!


“寇大夫,不知贫道是否也有幸尝尝这传说中的莹流茶?”肖为新再也无法忍受这两人旁若无人的目光交流,干笑着打断他们。


“你是恶人谷的人,万花谷不会让你进去的。”林山梅躲在沈石泉后面,哆哆嗦嗦地说到。


“哦——”肖为新做了然状,“那我这就告知谷主,退出恶人谷两个月。”


谢之川噗地笑出声,对肖为新抱拳,“道长当真自在逍遥。”


寇珩也笑道:“万花谷来去自由,不似纯阳宫。但是毕竟是正道门派,恶人侠士在谷内还是会被人多留意。”


肖为新对两位万花挑唇一笑,“那恶人谷的肖为新这就扮作纯阳宫的肖为新,还请两位不要揭穿。”语毕慢慢收敛笑容,做出漠然的神情,配上那身蓝白底色的纯阳道袍,竟然真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寇珩和谢之川忍俊不禁,都配合地点头。


“师弟与我们同去便是,”沈石泉本来以为师弟想去万花,担心他会因身份而被拒绝,这会儿才放下心,又问,“师妹,山梅,你们作何安排?”


陆奂冷冷地看着肖为新,吐出几个字:“我回师门。”


林山梅看看师姐又看看两个师兄,挣扎许久,终于难过地说:“我和师姐回去……”他实在是怕了他那变着法折磨他师兄。


于是,因着左兰芝和谢之川还要留在枫华谷善后,陆奂和林山梅到达长安后便改道纯阳,到达万花之时,只剩下寇珩、沈石泉和肖为新三人。


万花谷坐落在山峦绵亘的秦岭之间,环绕于悬崖绝壁中。东方宇轩游历名山大川,至于秦岭青岩,误入一处与世隔绝,繁花似锦之地,惊叹世间竟有此仙境之余,邀约江湖名仕于此地隐居,命之青岩万花谷。万花招贤纳士,教习琴、棋、书、画、医、工、茶七艺,如今已是大唐闻名遐迩的风雅之地。


沈石泉和肖为新跟着寇珩行走在山间,渐渐偏离大道,进入崎岖陡峭的林中小径,一路上却还能见到往来的行人,文人侠客三教九流都有,却是面带病容的居多,正是来万花谷求医之人。


行至接近峰顶,树木掩映之处,竟然出现了一栋小小的木楼。沈石泉正觉得诧异,走近了却发现是间医馆。


“因着往来万花求医的人太多,谷主在此处设了医馆。身患顽疾难症,在医馆无法医治之人才能进入谷中。”寇珩说着,便对医馆中出来迎接他的万花弟子行礼道,“师兄,师姐,这两位纯阳道长前来拜访工圣,随我一同入谷。”


肖为新把他们粗粗巡视过,心中暗道,万花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光是这间医馆弟子都非泛泛之辈。


“二位找工圣师父可是有急事?”万花女子对三人回礼。


“我们受掌门所托,来询问木盒之事。”沈石泉答到。


“工圣师父协助洛阳加固城防还未归来,二位还请在谷中等待几日。”万花女子明了他们前来万花的目的,便对寇珩微笑颔首,“请随我来。”


四人来到峰顶,又沿着阶梯下行数尺,再往下就是陡峭的山壁,无论如何也无法再走了。沈石泉正猜测万花谷往何处去,只听对面山崖响起了隆隆的轰鸣。


随着铰链的运转的声音越来越近,沈石泉看到一座铁桥穿过云雾,凌空而来。


万花女子把桥头上锁,铁桥于阶梯连成一体。


“三位一路小心。”


寇珩回头,“多谢师姐。”


万花女子笑着对几人挥了挥手。


走过跨越两峰的这一缕铁虹,才到了万花真正的门户所在——云景台。


沈石泉看着云景台下,万花谷中升起的,当风旋转的巨大风车,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们刚刚走过一线狭长的隧道,现在映入眼帘的却是明亮广阔的山谷花海。


云景台的迎客使和车夫似乎对这些初次见到万花谷的人吃惊的样子见怪不怪,熟络地和几人打过招呼,让他们乘凌云梯沿山壁下入谷中。


迎客使见沈石泉和肖为新上了凌云梯,说道,“待会儿两位莫怕,这凌云梯很安全。”便缓缓转动了铁链。


万花谷最负盛名的晴昼花海,放眼望去是一片深浅斑驳的紫色,像氤氲开去的烟霞,和青岩似乎永远晴朗的蓝天相互映衬,延伸到山峦迷蒙的远方,交融成宣纸上匆匆而就的水墨。整个万花,不过是路过此地的神灵不慎遗落的画卷。画卷里走出的,是搅乱人凡心的谪仙。


面对花海里群群的仙鹿,零零星星的采药弟子,还有更远处傲然屹立的三星望月,沈石泉一时竟觉得自己什么都看到了,又不知到底看到了什么。


“石泉,怎么了?”寇珩见沈石泉的神情有些异样,轻声问到。


沈石泉沉默片刻,答到:“紧张。”


寇珩闻言而笑,对沈石泉眨眨眼,“石泉莫非近乡情怯?”


沈石泉反应了一会儿为什么是“近乡情怯”,顿时就红了脸。


“……”肖为新恨不得立刻从凌云梯上跳下去。


把目光移到别处,肖为新却忽然瞥见了被山崖挡住半边的水月宫。水月宫前,矗立着一座高大的浑天仪。尚未铸造地平和子午环轨的浑天仪上,交错的黄道和天赤道正在快速地不断运转。


“那座浑天仪尚未建成,”寇珩见肖为新目不转睛地看着,说到,“所以转得不与天球同时。水月宫废弃之后,原本主持建造它的张文远师兄也不得已放弃了。”


“传说中张衡制造能随星辰起落而转动的浑天仪早在西晋失传,”肖为新挑起了嘴角,“难不成寇大夫这位师兄想做出传闻中的东西?”


寇珩点点头,“想来是的,只是可惜了。也许张师兄真能让传说中的漏水转浑天仪重现人间。”


言语之间,凌云梯已经到达地面,花海清心净脾的芬芳弥散在山谷的各处,绿树荫蔽的小道上,远远有巡逻的万花弟子行来。


“石泉,肖道长,”寇珩道,“此处经过落星湖,可到三星望月,我先行拜会过师父,便带你们到北面的访客居。”


“好,”沈石泉答到。


肖为新忍不住朝已经被三星望月挡住的水月宫又望了一眼,才随着他朝落星湖的石桥走去。


【翻译——花哥:“欢迎嫁入万花谷。”】

评论

热度(15)

  1. 一见喜阿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