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九最段子】岁月成妖

倚松抱鹤:

#大妖怪九千胜x狗崽儿最光阴#
#略ooc避雷慎入#
#看图而发的脑洞#
1.
  最光阴满一百岁了。
  他窝在生命树下的巨石上,双耳微动,听的树上叮叮当当,叶间泻下一片光影,深深浅浅落在他身上。
  从体型上来看,他还只是一只奶狗。
  爪下按着堂兄饮岁给的狐狸毛手串,是从误入山中的人类那儿抢来的。成年的犬妖体型巨大,又爱夜行,自灌木丛中走出即使无心也会吓着人。
  他将鼻子埋进手串的毛毛里。
  花的味道。
  城主暗地里叼走洗了千回万回,这手串上的香味却愈发的浓郁,不知不觉间,小奶狗的白毛毛上也染了这股味道。
  英勇的雄性怎么可以有一股子花香!饮岁满两百岁,初化人形,蓝衣蓝帽的少年人臂间兜着犯困的狗崽儿在林间穿梭。
  “为什么不能有花香?”最光阴低头咬住手串一角,他觉得套在爪子上的那个小环在往下掉。
  因为只有雌性!还是长得好看的雌性!才会有这种味道!
  风吹跑了饮岁的大礼帽,他随手把最光阴放到稍高点的地方,折回去捡遗失的帽子。
  “雌性是什么?”
  最光阴歪头,不明所以。
2.
  雌性就是你将来的求偶对象,长的好看,身材也好,皮毛柔软细密……最主要的,是身上有和这串东西一样的味道!啊呀我和你这个崽儿说些什么有的没的,等你长大了再细说。
   你总是这么说。
   最光阴趴在原地不肯挪窝,饮岁拿他无法,思及山下村落里头的赤脚大夫说幼崽成长需要晒到充足的阳光,也就没在抱他乱跑,只嘱咐一句“好好待着”,转头化成一人高的兽形跑开去。
  和煦阳光,照得他昏昏欲睡,轻风拂面,带着更为浓郁的香味。
  最光阴勉强撑开沉重眼皮,身前不知何时多出个人来,正好整以暇的看他,纤长的指已然来到他额上,顺毛。
  “相杀吗,人类!”瞬间清醒的百岁犬妖爬起,伏身隆背,喉间呜呜不绝,他张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牙,一口咬上那转而摸向后颈的指头。
  乳牙能有什么攻击力。
   人类吃痛蹙眉,随后平展,平缓的指腹上陷下去一块小小的乳牙印。他伸手一捞抱起狗崽儿,另手捡起手串在他面前晃晃:“相杀要先相爱才精彩——这是属于你的东西吗?”
  最光阴懵了,他从这人类身上嗅出一股子和手串上一模一样的味道。
  难道说这就是饮岁口中的雌性。
  他垂眼应了一声,两只爪子扒拉过这手串抱在怀里:“你要干什么,人类,殊离山的犬妖可不是好惹的。”
  嗯,不是好惹的。目光掠过怀中崽儿头上竖起的发旋,活了几千年的“人类”揉了揉他的后颈。
  手感极好。
  “你手上持有青丘狐族的信物,我寻信物而来,实现你一个愿望。”
  愿望!最光阴眼中一亮,刚想说自己要好多好多肉,又给咽了回去,皱眉做深沉,挠了挠耳朵根,小心翼翼的问他:“你能让我快点长大吗?”
3.
  长大?九千胜挑眉,狗崽儿撇开脸埋进手串里,是害羞了,但还是坚定不移的回他。
  对,就是可以像你一样!
  哦,能化人形啊。九千胜上下比划了一番,抓起犬妖的两只前爪举到半空,一只年满百岁的狗崽儿,正冲他呲牙咧嘴。
  哈。他把犬妖抱进些,凑过去亲吻对方的额头。
  充盈的妖力若江涛席卷全身,最光阴只觉一阵头晕目眩,等视线清明,神智回归,九千胜换了个姿势抱他,屁股上九条毛绒绒的狐尾时不时拂过他的面颊。
  “我已如你所愿,你也该实现我的愿望了。”狐妖动了动白发间竖起的狐耳,启唇露出尖锐的犬牙:“不可以后悔哦。”
  最光阴有点想反悔了。
  他抱住手串,耳朵抖得厉害。
  本意是忽悠忽悠他的狐妖笑的灿烂,伸手招来天上的某一片云彩,抱着初化人形,只人类孩童模样的狗妖扬长而去。
  难得出行一趟,似乎找到了个有趣的小家伙。
  “我的愿望很简单,你与我同去青丘修行三百年,你待如何?”
  我现在拒绝你会送我回去吗!
  最光阴回首,殊离山在视野中缩小,淡去。他忽的心上有些莫名难受,泄愤似得一口咬上狐妖的手腕。

评论

热度(36)

  1. 卷直直雀声啾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饮岁:???
  2. 君悦兮雀声啾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