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55

风见月:

第五十五章学为人师


 


第二天一大清早,毫无防备的千雪推门进实验室,被沙发床上衣衫不整的两人吓了大跳。本该远在日本的赤羽正躺在温皇身下,衬衫凌乱半敞,胸膛若隐若现,只有一两颗扣子还是扣着的,不过这让人看着越发有淫乱感。下身更是惨不忍睹,西裤裤头大敞,露着一抹红色的内裤边缘,而温皇的手还插在里面。温皇的牛仔裤也是松开裤裆的,上身只罩了件白大褂,大敞开着,几乎等于赤裸。


这俩私生活不检点的家伙!


虽然大家都是大男人,就算是全裸了看见也没什么,再说温皇的裸体他这个做兄弟的也没少看过,但是撞上这种色情场面,真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千雪用手遮着眼睛,大声喊道:“喂!你们两个快给我起来!虽然小别胜新婚,但也好歹注意一下场合好吗?这里再怎么说也是办公地点,附近酒店不少,你们两个白领精英不至于没钱去开个房间吧?”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温皇很快醒了,猛地坐起身来,很自然地把手从赤羽的私密处抽出来,顺手帮对方拉上了拉链。他半眯着的双眼没有一丝惺忪之感,反而闪烁着凌厉的光芒,仿佛带有杀气,让千雪有种遇见任飘渺的感觉,不由得连退几大步。


“纯属意外。我现在退走还来得及吗?”


千雪一边说着,一边退到了电脑旁,借地形躲避杀气。


这时候,赤羽也醒了,睁眼第一件事是抬腕看了看表,然后抬起眼来,旁若无人地伸手勾着温皇的脖子,坐起身的同时给温皇来了个激烈的湿吻,将昨夜不能发泄的情欲统统吻渡给对方。温皇坦然接受。


激吻的两人开始不自觉地转着头变换角度,唇齿纠缠间溢出的水响一时让室内荡起无尽春情,看得千雪都傻了眼。


千雪赶紧尴尬地移开眼,别过头去,打断也不是,干等着也不是。杵在那实在没事可干,他索性看起手机计时。一直吻了有两分多钟,赤羽才放开温皇。


“哦嘿哟(早上好),温皇。”


赤羽起身时,还不忘报复性地狠狠摸了一把温皇的胯下,温皇下意识护裆,不过没躲过。然后赤羽就神清气爽地翻了一套温皇的干净衣服,去卫生间洗簌清理去了。


温皇和千雪全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等人进了卫生间,两人才收回视线对望。


“两分钟的舌战,爽吗?”千雪好笑地问。


温皇先是邪魅一笑,紧接着直接飞了个枕头过去:“看了这么久,爽吗?给我们买早餐去!”


对此反应,千雪早有所准备,落荒而逃。


 


等千雪买了三人份的早餐回来,赤羽已经打点好了,坐在桌边翻看公文,吃早餐的时候也在一心两用。等他不再聚精会神时,才察觉到两道灼灼目光从对面射来,抬头看去,温皇和千雪已经盯着他看了很久。


“赤羽大人真是日理万机啊。”温皇的话听不出是否在抱怨。同为男人,赤羽倒是清楚,昨晚能忍住没尽兴一定很难受憋火。


“我这一身看起来很奇怪吗?”赤羽不置可否地笑笑,不理会温皇掩饰性的话,直接问他和千雪两人。他知道刚才两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风格不一样,没看习惯。”千雪回答道,然后看了一眼温皇。


赤羽平时着装红黑色系居多,大概是为了跟一头火发搭配,霸气又沉稳。几乎没见过他穿蓝白色系的衣服。现在他穿着温皇的浅蓝衬衫和蓝黑西裤,偏浅色的着装让他的红发更加耀眼刺目,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得到了有力的突出。当然,也是帅得更让人窒息。


千雪也是在这时算看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能撩得动温皇,那种强势紧逼的气场最使他那犯贱爱作的兄弟感到愉悦了。


吃完早餐,赤羽就走了,什么话也没留,没说什么时候再回来。温皇和千雪都走到实验室门口目送。


“这就走了?这么忙还特意过来打炮,精力真够旺盛的。”千雪望着赤羽风风火火远去的背影,嘀咕道。


“没有做。”温皇收回目光,转身回去开电脑,话里藏着黯然。


“刚才还当众热吻,现在怎么就害羞了?”千雪也转身跟在后面逼问。


“真没有。”温皇在电脑前坐下,开始登录游戏,“你要是按照他的行程过上一天,还能完全硬起来,男神换你来当。”


“他不行,你也不行吗?还是说你懒,所以他不硬,你们就没做成。”


“真懒到那种程度,我还是男人吗?”温皇见千雪还是一脸怀疑他就是这么懒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地继续解释道,“他说过从不在办公室做。千雪,你懂得什么叫体贴吗?我又不是禽兽。”


“那是谁经常说:压抑不住了,我的剑意!”千雪不以为然地嘲讽道。


“嗯,现在确实压抑不住,杀你的剑意。”温皇转看着千雪,目光犀利地喝问,“说!今天突然发什么神经来这么早?”


“我是来跟你说一声,我打算请一段时间的假,想去找罗碧喝酒散心。”千雪低下头,并不掩饰自己的低落。


“喝酒散心?我哪一样不能奉陪,需要你千里迢迢去找罗碧?还是说你认为我不能排解你的烦忧?所谓饱汉不知饿汉饥?”


“你居然还有自己会闪瞎狗眼的自觉哦?”千雪虽然嘴上打着趣,但语气上依旧低落,“很久没见罗碧了,很想他。就这样,我先走了,再不去机场就赶不及了。”


不等温皇再说什么,千雪就匆匆拿了东西走人,留温皇一个人望着实验室门口若有所思。


 


这天,杏花君上游戏,发现默苍离难得的不在线,修儒也不在线,一时寂寞得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自从收了修儒这么个徒儿,他在游戏里的生活就丰富了起来,感觉跟默苍离那种岁月静好的安宁二人世界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就是各种鸡飞狗跳的欢闹。


修儒这孩子游戏操作很老练,游戏知识比他还丰富,但是似乎玩巫医不顺手,而且喜欢随性搞怪。每次冥医带他去刷怪练级都要特别小心,本来能拿得下的怪,他会打着打着就异想天开,尝试各种新奇的打法,一不小心就能搞得三人团灭。每次团灭重生后,默苍离都会再把那熊孩子扔下悬崖一次以示惩戒。


杏花君也因此有幸见识到默苍离的另一面。面对修儒这个熊孩子,默苍离似乎一改平时很少开麦语音的习惯,现在经常能听到他的声音。不过,每次开麦都是在责骂修儒,偶尔才会对冥医说几句话。


杏花君从来不知道骂人可以这样骂的。语气平淡,没有丝毫起伏。语调快得像打机关枪,偏偏声音又气若游丝,每次都听得他忍不住跟着吊起一口气,总感觉对方下一秒就要一口气接不上来。然而本身气短气弱的默苍离偏偏很懂得换气,在适当的字眼上放重音和停顿,借着停顿换气。这简直是一种绝技!听起来真是骂得那个行云流水,骂得那个气壮山河,骂得那个酣畅淋漓。


或许这是一种变态的快板,变态的单口相声。


总之杏花君听得很上瘾,很爱听。就是事后都不免要心疼一下他可怜的徒儿。被这样骂没产生心理阴影,依旧我行我素,没有痛改前非的自觉,该说是智障儿童欢乐多吗?


呃,这句智障儿童欢乐多也是默苍离曾经骂过的话。


冥医习惯性地先晃到帮会基地看一眼。结果这一看,发现居然有人!一个穿着红衣华服的鬼策术师站在琉璃树下,正背对着他仰望满树琉璃。


“高鸿离?”冥医看着那人头顶的ID,疑惑地念出声来。


帮会基地外人通常是进不来的,必须有帮主或者副帮主放行。冥医查看了一眼帮会列表,上面已经是四个人了,多出来的那一个正是眼前这个高鸿离。应该是默苍离加的新人,不过他怎么突然肯加人入帮会了呢?


“冥医,你好。”高鸿离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对冥医笑着打招呼。


雁王上官鸿信?


冥医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有些懵。羽国的地图BOSS正是雁王上官鸿信,游戏的背景设定说,上官鸿信在策天凤的辅佐下登基成为羽皇,一统羽国。策天凤功成身退,隐居山林。上官鸿信思念其师,时常微服出游,故而玩家会在羽国地图上遇到雁王打扮的上官鸿信。


“我是默苍离的徒儿,以后请多多指教。”高鸿离的衣着也跟地图BOSS的服饰很类似,相当于简化版,让冥医总有种在跟地图BOSS说话的错觉。


“你……苍离他……”冥医觉得对方的声音很耳熟,但一时不知从何问起。


“师尊今晚晚一点能上,现在正在开会,会后可能还有些应酬。”


“又是北竞王?”冥医不悦的语气难以掩饰,如果是在默苍离面前,他总是压着不敢有所表示。



评论

热度(50)

  1. 一见喜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