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56

风见月:

第五十六章不情之请


 


“听冥医的口气,似乎很反感北竞王。”高鸿离走近冥医,淡淡说道,冥医莫名觉得他脸上挂着蜜汁微笑。


“游戏里游戏外都在缠着苍离不放,不觉得很烦人吗?”说到北竞王对默苍离的追求,杏花君一路看着眼里,心里各种难受,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也最多算是默苍离的朋友,再怎样也没什么立场插手,除非默苍离开口。


然而默苍离至始至终都令人捉摸不透,对北竞王总是亲口拒绝,却不对他的追求采取任何行动上的阻止,怎么看都有些口嫌体正直的嫌疑。杏花君其实已经到了谈北竞王色变的程度。


“可是师尊似乎没说过觉得烦呢。”高鸿离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真有如地图BOSS般强横秒杀的一击,听得冥医想要吐血。就在冥医打算用下线遁来摆脱这个话题时,对方的话又及时挽留住了他,“其实今天的会议收购只是一个顺带议题,双方的谈判很漫长,不是一朝一夕能确定的。今天的主要议题是评选游戏提醒铃。不知道冥医有没有参赛?”


“随便录了一条,没抱什么希望。”冥医突然又找回了一点自信心。


当初,杏花君建议默苍离也去录一条铃声参赛,立即被拒绝了。虽然不算意外,但他还是忍不住在那嘀咕说他很想听。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收到了默苍离的邮件,附件是对方录制的闹铃。


“杏花,起床了。”


咦?怎么是起床铃?不应该是录跟游戏相关的吗?再怎么也应该说起床打游戏了,这样才应题。难道只是因为他想听就随口录的?不过,倒像是他杏花君专用的起床铃。


杏花君美滋滋地循环听了一整天。那语声轻柔,能想见默苍离在用唇贴着他的耳朵低语。嗯,对方确实有过那么一次贴着他耳朵说话,那时候他真的忍不住想要一把抱住对方。不过真那么做的话,估计自己会被当成精神病,然后被敬而远之。


等他再上游戏时,默苍离竟然跟他要回礼。该录什么好呢?他一连好几天,一有空就在那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弄了好多版本都被茹琳否决掉了。


“师兄,你就不能学学你家苍离,随便录一下,就是情人耳语尽得风流。”


杏花君回以哀怨一眼,没答话。


“这样吧,你就录:苍离啊,快来吃饭。”


杏花君开始面露沉思。


“别想了,再想你基本几百年都录不出一条来。就听我的。你看,这句多生活化啊。怎么听都有自家老公来喊吃饭的既视感。”


杏花君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所以半信半疑地录了一条传给默苍离。默苍离只回了三个字评论:“很实用。”


“你说,这是不是意味着苍离他会用我的声音做铃声啊?”杏花君开始像含着糖等着甜味来袭的孩子,露出雀跃不安的期待表情。


“师兄,你傻笑的样子好恶心。”充当恋爱狗头军师的茹琳拍着浑身的鸡皮疙瘩走开了。


“冥医?冥医?”游戏里的呼唤让杏花君回过神来,赶忙抹了一把脸,试图擦去脸上被说很恶心的傻笑,幸好是在游戏里,不然就糗大了。


“啊?”冥医总算是有了反应,“呃,你怎么好像很清楚苍离的事情,难道你也是……”


“对,我们都是游戏公司的职员。其实,你在现实里见过我,就是那天你教的我如何解酒。”


“你是俏如来?!”冥医这才反应过来,怪不得刚才还觉得对方的声音很耳熟。那个录制游戏提醒铃的活动就是以俏如来当范例宣传,他无意中也听过挺多次。


“啊,师尊,你来了。”冥医还想问些什么,高鸿离就与他擦肩而过,冲向了他身后刚现身的默苍离,那架势让他有种对方简直是在飞扑默苍离。


“师尊,徒儿今天挑衅了温皇。”他转身看去时,高鸿离正拉着默苍离的手说话,语气里满是浓浓的求赞扬求关爱。


“嗯。做得不错。”默苍离淡淡说了句。


难道游戏里的徒儿对师父都是这样的?一见面就各自黏人。冥医想起了修儒,而此时修儒也现身了,走在默苍离身后。他看了一眼从刚才就在那师尊长师尊短的高鸿离,然后跑到冥医跟前,用他一贯软萌的正太音打招呼道:“湿乎乎,我来了,有没有想我啊?”


“湿乎乎是什么鬼!”冥医巴了一下修儒的脑袋。


“湿乎乎就是湿乎乎啊!”修儒委屈地说着,用对话气泡打出了“师父父”三个字。


“你是想跟高鸿离喊的师尊区分开吧?叫师父就好,一个好好的男孩子,整天装什么可爱!”


“就是这么可爱才一定是男孩子啊。”


冥医一脸黑线,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这熊孩子纠缠,看着他和默苍离头顶上的ID,笑道:“你们两个的ID又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叫‘修儒拳打脚踢勇战邪恶老怪’,一个叫‘习墨唇枪舌战专治不良熊孩’,加个横批都能当对联了。”


一旁的高鸿离听见立即接话道:“横批:暴奶冥医。”


“俏……”修儒刚喊了一声,就被高鸿离巴了一下头,改口道,“落翅仔,我跟我湿乎乎说话,你插什么嘴?出去出去!我要跟你PK!”


“奉陪。”高鸿离拎起修儒往基地外走去。


“哎,你们……”冥医刚想劝架,被默苍离拦下了。


“让他们去。俏如来是那熊孩子的克星。”


“原来如此,所以你让俏如来开小号加入我们,就是为了让他整治修儒?”冥医恍然大悟,果然是年轻人跟年轻人比较好打交道,他总算能清静一晚上了。


默苍离没回话,在电脑屏幕外笑而不语。


血色琉璃树外,高鸿离把拎着的修儒放下,修儒叉腰仰望着对方,气呼呼地说:“你怎么也来了?”


“老师让我在游戏里挑衅温皇,引起注意,好摆脱他的纠缠。”


“又拿你去卖?!你男朋友我不准,你知道吗!”声音是公子开明的正常声音,但模样却是一个矮圆的小正太,可是看着他在那撒娇耍泼,却没有一点维和感,游戏外的史精忠不由轻笑出声。


“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你反对无效。”高鸿离负手转身,气度雍容优雅地走了。


“你去哪?”修儒一蹦一跳地追在他身后,“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我都要做你的男朋友!还有,别以为在游戏里面你就可以随便表露你的师控情结!师尊师尊的,喊得不要太肉麻。”


“好像喊湿乎乎的人更肉麻吧。”高鸿离对修儒回眸邪魅一笑说道,“我是去赴温皇的约,接下来是成人时间,你这小正太跟去,只有被拎起来扔飞的命。”


“可恶!俏如来你等着!”修儒喊完就消失了。


高鸿离没走多久,就听到木鸢破空声,不用抬头也知道,是云海过客来了。


“上来!我带你飞~”云海过客让木鸢飞降下来。


高鸿离没理他,径直往前走着,木鸢带起的狂风吹得他衣袂飞扬,飘飘欲仙。前方的凉亭里,温皇坐在石桌旁,一手拈着颗黑棋,一手撑着头,正望着崖前蔚然翻涌的云景,忽然身后有劲风吹来,吹得棋盘上的黑白子开始微微颤抖位移起来。他转头看去,只见他等待的人正极具气势地款步而来,身后跟着一个坐木鸢的修罗魔匠。


“云海过客?他是?”温皇看着紧跟高鸿离而来的云海过客,问道。


“他是随身配备的鼓风机,人形背景板而已,大神不用在意。”


“地图BOSS召唤出来的随身小怪吗?”


“差不多。”高鸿离和温皇相视而笑。


“喂!”云海过客忍不住了,“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BOSS啊!开错怪可是会被团灭的!”


“哦?所以这位也是GM?”


“我们都不是GM号。”高鸿离对温皇露出迷之微笑。


“但是我权限更高哦~”云海过客接着话头给温皇出哑谜。


“嗯……”温皇羽扇摇了几下,很快回应道,“原来是传说中的策君,久仰大名。”


“哇塞,这都能被你猜到?!掌声鼓励~~!!所以,有什么事,跟俏如来谈不如跟我谈。”云海过客跳下木鸢,挡在了高鸿离跟前。


“俏如来?”温皇眯眼看向高鸿离。


“愚蠢!”高鸿离顺手在云海过客后脑勺扇了一巴掌。本来,他顶着地图BOSS雁王的脸,想用身份之谜勾引温皇的兴趣,这会温皇估计苦无证据验证自己的猜测,结果这家伙倒好,来个不打自招。然而,他们谁都不知,温皇纠缠默苍离,接近GM,还有着别的目的。


“哈。”温皇视若无睹,朗声一笑带过,对云海过客道,“不知道铃声大赛的结果可有定下?”


“刚刚开会确定。除了赤羽,还有大神你关心赛果的人?”


“我其实想问,游戏官方要给我与赤羽发的奖励也商议出结果了?”


“不就是一些稀有材料而已,大神有别的要求?”


“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贵公司能给予满足。”


“哦?”云海过客与高鸿离对视了一眼,不由都很好奇这位大神将要提出的要求。



评论

热度(36)

  1. 一见喜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