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ABO‧俏默/雁默] 三人行不行(2)

易寒:

 


  


  


  俏如來從來沒想過會等到這一天。


  


  他一直深信自己大概到了臨終也是個處子Alpha的命,即使這樣的行為是多麼的暴殄天物、令人髮指,但俏如來從來也不以為意,為了心愛的默教授守活寡(?),他甘之如飴。


  


  因此當默教授拋出那夢想成真的課外議題時,對俏如來來說無疑是平地一聲雷,驚心動魄之餘又如久旱逢甘霖,恨不得分分秒秒都貼在默教授身前,什麼矜持顧忌都不要了,只想舉手大喊選我、選我。


  


  當然,如果毛遂自薦這招能成,也不會到演變到最後他和上官鴻信大打出手,一路扭打到不見默教授身影後,才雙雙罷手。




  有鑑於他們在默教授這塊雷區內,有高度的驚人默契,就算鳴笛按喇叭威脅恐嚇加動粗的要對方閃開,對方也寧可同歸於盡,絕不放棄這攻城掠地的好機會。




  於是這場爭奪默教授初夜(?)的攻防戰,也從這一天起,變成了俏如來終結處子宿命大作戰。


  




  xxx




  


  說起默教授和上官鴻信之間的孽緣,林林總總能書寫成一本可歌可泣號稱杜撰,實則黑歷史的羽國誌異,這本可謂上官鴻信感情史的自傳,歷經八年的辛酸血淚鋪承,囊括了所有的追默教授的愛與恨、苦與怨,然而,最最精髓的中心思想,其實也不過只是四個字—『我做不到。』


  


  恨有多麼難,愛卻是那般深,簡言之默教授就是個上官鴻信愛之入骨,愛到寧可獨守空閨,像個寡婦(?)也在所不惜的人。


  


  當然,也因為對默教授有太多『做不到』的事,久而久之,導致上官鴻信執念便越來越深,深到他每回照鏡子都忍不住毛骨悚然,瞧這眼、這嘴,這髮型…他真怕哪天他會對著鏡子開始做出什麼不該做的撫慰動作。


  


  這種根深蒂固下意識模仿的毛病,欲求不滿的讓上官鴻信很是崩潰,只好天天穿著大紅亮眼的醒目衣服,在默教授身前晃呀晃,盼能多招他一眼青睞是一眼。


  


  但沒想到這種讓他崩潰的欲求不滿情況,竟會有解套的一天,他以為這輩子大概得靠模仿默教授為一生奮鬥志向的活下去時,默教授竟大發慈悲的為他開了一扇窗。


  


  上官鴻信的春天總算迎來了一絲曙光,這一次說什麼他都要破除這『做不到』的魔咒。


  




  xxx




  


  有什麼比一早醒來,左右兩旁各躺著一個人,還分別一個摟著你的腰,一個攬著你的肩,讓你被壓得肌肉痠痛還要驚悚的事。


  


  默教授不愧是默教授,即便受到如此侵犯的驚嚇,仍依舊面色不改躺著,淡定的一邊一腳踹下去,滿意的聽著重物落體,左右兩旁各自傳來的哀嚎聲後,才慢吞吞的爬起床,一臉精神不佳的飄去廁所。


  


  當擠完牙膏刷起牙時,默教授那料事如神的腦袋,已明白這兩人大概是有了某種非比尋常的共識,畢竟昨天親眼目睹了那場撕破臉的爭吵後,默教授就算以往再怎麼無知無覺徹底漠視,也很難不明白他們對自己存了什麼心。


  


  可默教授就是默教授,即便心裡受到晴天霹靂的震撼,即便現在才遲鈍的察覺原來他的兩位學生這麼想上他,他的臉上依然波瀾不驚,只是拿著毛巾擦臉的雙手,輕輕的抖了兩下而已。


  


  默教授要不是被診斷出有高風險轉化為Omega的症狀,他大概會默默的一腳一個將他們兩個踢飛的再也不准出現在他眼前。


  


  無奈現實的殘酷容不得默教授這般任性,而默教授也沒有拿自己身體開玩笑的興致,如果打一炮就能解決病徵,默教授倒也不會真要死守貞操,非得抱個貞節牌坊不可。


  


  既然兩人都有意願,又拼死不肯相讓,寧可冒著被他掃地出門的風險,也各自要堅守在自己床側…默教授眼神一冷,狠狠擰乾了手上的毛巾一甩。


  


  那…就放手來吧。



评论

热度(18)

  1. 君悦兮易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