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意沐/意山】指月水碧萧山青(12)

八九十枝花:

忘江湖(四)




  萧山旧居前,叶覆故径,尘盈门楣。唯闻林鸟咛啼,泉水泠泠,一如往昔的清晨静谧光景。


  萧山之神与萧山之鬼已有百年未曾现世,时光仿佛遗弃了这片天地,却慷慨地赐予其无尽的轮回。


  今日此时,忽闻剑意奔啸,霎时山中清静不复。但见林鸟惊起,山兽四散,空中剑芒如银河将倾,啸逐而至,万剑所指之处,正是沐灵山故居所在。




  御剑归者正是意琦行与金色鹿灵,见山居已近,意琦行抬手收了万剑铺道,偕金鹿停在昔日沐灵山居所的柴扉前,他看了看锈痕斑驳的叩环和四散的尘埃,微微哼了一声,待要举步,却被身旁的金鹿拦住了。意琦行见金鹿执拗之状,面色凝重了几分,终是展颜道:“原是你的居处,自当由你作主。”说罢退了半步,目光却是分毫不移地看着金鹿。


  只见金鹿曲起一肢,轻叩在柴扉之上。自足下方寸之地,青翠绿意绵延开来,萧山上下顿时一片花团锦簇,蝶若舞戏,娇莺啭啼。尘封已久的山居蓬门徐徐开启,似拱待旧主归来。就在此时,金鹿身形一晃,灵体竟有虚无消散之势,意琦行见状抢步上前,掌抵金鹿背上,功力源源不断输入金鹿体中,金鹿亦是驻足阖目调息。待一柱香了,见无大碍,意琦行方缓缓收去掌上气劲,金鹿抬头看了看他头上汗珠,又微微垂了眼。


  意琦行见金鹿这般神色,便是心中那些许的不豫也散了大半。他抬手抚了抚金鹿那琥珀般的长角道:“如今你灵识初聚,切不可妄动真元,万事尚有我在,你大可放心,不必事必躬亲。”金鹿侧过头眨眨棕色的眼,纤长的睫毛划过意琦行手心,带来些熟悉的绮思,令人心痒。意琦行弯下身,贴着金鹿的耳朵说:“陪我进屋去歇一会儿吧。”


  一人一鹿穿过厅堂,走入内室,意琦行环顾室中陈列,少年时与沐灵山品茗惯用的长榻矮几光洁如初,再看向内室深处,床帐帷幕半掩,仿佛主人已起身多时。意琦行曲下一膝,蹲身对金鹿道:“这一日你也累了吧,眼下先休息,肉身恢复非一时之功。你既孕自萧山灵气,如今回归萧山,必有助益。”见金鹿点点头,意琦行面上浮现一丝笑容,起身时一并把金鹿抱起,金鹿虽有实体,但只是灵识所聚,轻盈异常。意琦行将金鹿置于床榻内侧,自侧躺在外沿,半阖着眼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我幼年时曾随王室秋猎,曾在御林军所设陷坑之中救过一只小鹿。如今见你鹿灵形态,想想倒是与小时所见的小鹿有几分相似。”意琦行说着,叹了口气又道,“可惜那小鹿与我并不十分亲昵,第二天我再去看它伤势时,它竟趁我不备,红着眼咬了我一口跑掉了。我虽是不舍,但王姐说,王室之人不可沉溺外物……”金鹿听他话音渐沉,口齿呢喃,心知他已倦极,便直起身拖来床尾的被子覆在意琦行身上,自己也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阖目养神。




  待意琦行再度醒来,已是日上中天。他睁开双眼,看到金色的小鹿横卧在他的胸前,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他,眸子却是血红的,秀美蜿蜒的墨角微微地晃动着。


  “原来是你。”意琦行苦笑了一声,待要直起身,金鹿却凑到他下巴上咬了一口,随即轻快地跳到了地上,回首很倨傲似的盯着意琦行看。


  意琦行看着金鹿得意的样子,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一脸无奈地摇摇头。


  “这次可不许你像当年那样跑掉了。”

评论

热度(16)

  1. 一见喜八九十枝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