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熊孩子与腹黑先生的逗比故事(大纲)

独酌醉花前:

人物:


熊孩子一号咩太,特别机智聪明的天才,学什么都特别快,也能吃苦,但是属于不怎么坐得住,不服管的类型。说是不服管,其实应该是“要我服你可以,但是你得证明你比我强或者你得拿出让我服的本事”这样的;


熊孩子二号叽太: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二少爷,天资不错,但是特别懒,好逸恶劳,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自己不想吃苦也见不得别人吃苦,人生信条就是能享福为啥要吃苦,有福不享的都是傻子。


好学生一号琴太:特别能吃苦特别遵守纪律,对待先生布置的任务从来都是毫无怨言一丝不苟去完成,从来不会偷懒,只会超额完成任务,集体荣誉感特别强,也特别爱帮助人;


好学生二号花太:话不多,少言寡语并毒舌。人生信条是做好自己的事不给别人添麻烦,同时也不喜欢别人给自己添麻烦,对于熊孩子叽太咩太的行为极度厌恶。


 


琴爹:放大版琴太,不同的是琴爹比琴太原则性更强,对学生对自己都特别严苛,在学生眼中看来特别死板,却是琴太的偶像和努力的方向;


花哥:有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对学生的管理原则是“小节可以不计,大节不可有亏”,对于学生踩到底线的行为绝不纵容。是问题学生咩太叽太的克星。


 


故事情节大纲:


微山书院汇聚了来自各大门派的学生,授课的先生主要来自长歌门本门派,教授治国经世之道;也有部分外聘的教授其他学科,如万花的教授七艺、天策教授枪术等,但多为选修课。


微山书院有明文规定,学生禁止有私情,禁止私相授受,但奈何挡不住花季的少年少女们春心大动,许多老师对此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女子甲班有个七秀小姑娘,因为长得漂亮舞又跳得好,被隔壁男子甲班乙班的许多男学生爱慕,甲班的叽太嘴甜体贴又有钱大方,小七秀很快就被他勾搭了去。小七秀的班主任琴爹是个对学生谈恋爱深恶痛绝的“古董”先生,但这桩传遍书院的情事他却始终被蒙在鼓里;叽太的班主任是教礼仪课的万花,早就知道这桩事却一直闭着眼睛装作不知。然后很快叽太注意力又转到了女子乙班新来的万花小姑娘身上,七艺大赛时各种殷勤地跑去搭话,又是各种打伞遮阴、端茶倒水之类的,奈何万花小姑娘并不假以辞色。这边小七秀醋坛子打翻,气得带了君山的小丐太到女子乙班门口去堵人,扬言要敦得小万花爹都不认识。但是碰巧小万花那会儿不在,小七秀等了一会儿,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小万花始终不见回来,便撂下话说回头再找她算账跑路了。


这回事情闹大了,琴爹终于知道了这件事,把小七秀拉过去狠狠训了一顿,并云七秀好歹出身名门正派,大庭广众之下跑去人家门口骂人,简直斯文扫地,然后吓唬她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就遣送回门派。小七秀哭得惨兮兮的,琴爹心又软了,其实琴爹虽然古板,但一贯对女孩子却很好,见小七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又开始放软态度跟她讲道理:叽太为人油嘴滑舌,又不遵守书院规矩,喜欢他有什么好?再说人家万花小姑娘也没啥错,又不是她去勾搭的叽太,是叽太去勾搭的她。如此云云说了一通,最后勒令她以后不许跟叽太再走在一起,正经场合多跟花太琴太这样的三好学生学习。小七秀只能乖乖答应,心中却暗自腹诽琴太古板不解风情,跟琴爹一样都是块木头;花太跟冰块脸一样更是无趣,有什么好值得学习的。琴爹又劝小七秀有空可以多读点书,对她有好处。小七秀见琴爹难得脾气温和,一时忘记了分寸脱口而出,女子无才便是德,像小万花那样读再多书最后不也还是要安安稳稳嫁人托付后半生。琴爹问难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个好人嫁了?七秀涨红了脸说当然不是,她是为了跟着凤息颜先生学跳舞才来的,但是舞跳得再好也得有人欣赏,先生学问这么高,也一定懂知音可贵的道理。琴爹问,你就那么肯定叽太就是你的知音人?七秀毫不犹豫说,他懂我想要什么,也懂我的舞。


琴爹见劝不动她,默默看了她很久,对她说了一番话:那么你记住了,多念点书起码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即便没人懂你,你也一样能开心地跳你的舞;即便再遇到叽太这样不靠谱的渣男,你也能妥善收拾好自己,继续漂亮地活下去而不是只能像现在一样跑去找人家小姑娘骂街。你记住,你学跳舞是因为自己开心,而不是因为你想讨谁开心。如果这点都不明白,凤先生的舞步精髓,你永远也学不会。


 


这边叽太班主任花哥也知道小七秀去乙班闹事, 心知这一切都是叽太闹起来的,想着是有必要整一整叽太了,否则老虎不发威这群小崽子还当他是病猫(并不,其实小崽子们都当他是病娇花,然而很快他们就会发现其实这是一朵食人花)


这边花哥正在想着怎么整叽太,叽太就自己送上门去了。原来叽太听说怀仁斋是长歌门禁地,好奇心作怪就作大死撺掇咩太跟他一起悄悄跑到里面去探险,结果被杨青月的琴音气劲直接拍进了湖里,偏生他愣劲儿上来了,不服输地非要上前去看那是谁,然后就喝了一肚子凉水被咩太带回去了,寒冬腊月的就染上风寒了被扔到花哥这里治疗来了。


花哥一看正好求之不得,便又是扎针又是拔罐的来回折腾,给叽太开各种特别苦的药,然后给他泡药浴,滚烫的水里还泡着带刺状的草药,美其名曰驱寒气。叽太也不是傻的,折腾几回也明白花哥是故意要整他,就回去查了医书,质问花哥的治疗方法有问题。花哥就一脸无辜地说哎呀他也不是故意的,治疗风寒的方法那么多他也不记得是哪种了,只能一种一种试了,而且每一种他都特别喜欢,都想在叽太身上试试。叽太气得破口大骂,说他是个庸医,不要他治了。花哥一摊手说好啊,我正好也不想治了,你走吧。叽太就说花哥对病人没有一点责任心,他要去山长那里告花哥的状。花哥反问他,你也觉得这样没有责任心?那由着自己性子今天撩这个小姑娘明天撩那个小姑娘,这就不是没有责任心?你做这些事的时候还不是由着自己高兴,又何曾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叽太一听原来在这儿等着呢,心里对花哥的道理很不以为然,但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只好闷声吃了个哑巴亏。然后因为风寒还是要花哥来治(因为书院里其他的校医都被花哥提前打过招呼了,每次叽太去找其他大夫时要么不在要么各种推脱就是不给他治),所以只能含恨答应以后不再去撩隔壁女子班的小姑娘。之后花哥总算正儿八经开始给他治,但仍然给他吃了不少苦头。叽太也从此就跟花哥杠上了。


经过这件事情,书院里其他学生都知道了花哥的腹黑本性,至少明面上是不敢跟花哥对着干让他抓到什么把柄了。


然后因为小七秀这么一闹,这件事闹得有点大,学院的上级老学究们也不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加上叽太又擅闯怀仁堂,山长本来是想联系藏剑山庄把叽太遣送回去的,却被花哥求情拦了下来,于是改为留院察看。但是这一切叽太并不知道,他还以为是花哥往上级告的状。但是花哥跟山长的谈话却碰巧被咩太听见了,原本也不怎么服管的咩太原本见花哥修理叽太,觉得花哥做事有原则又不是太迂腐,而且外表人畜无害却实际很有修理人的手段,已经对花哥有些改变看法。而碰巧听见花哥维护学生,觉得花哥是个真正替学生着想的好先生,心里已经对花哥有几分服气了,只是面上还是习惯跟花哥时不时抬杠。但是花哥何等人精,还是察觉到了咩太的态度变化,只是一直没有戳破,也就乐得跟他打嘴炮。


本来书院的日常基本就是以咩太叽太为首的学生各种跟花哥琴爹和其他老学究们对着干,咩太因为聪明,所以成绩一直还不错,但就是对待学院布置的任务故意各种挑刺,但其实转头每项功课都做得特别好;叽太是真懒,所以对待所有任务都是马虎将就,甚至屡次踩着红线走。然后琴太是所有老师眼里的好孩子,教西域风情史的喵哥最喜欢说的口头禅之一是“要向XX(琴太名字)这样的好削生削洗”。然后琴太每次看到咩太叽太来事儿就默默叹气,口头禅是“完了”“又要完了”。花太则总是在琴太想给咩叽二人收拾烂摊子时把他拽走,让他俩自生自灭去。


自从叽太被留院察看之后,书院有段时间倒是消停了很多。叽太是因为刚被狠狠打击过,吃过大亏,所以一直忍气吞声准备再找机会搞事儿(但是奈何二货山庄的智商有限,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也就一直只是嘴上说说);而咩太则是因为对花哥改观了,所以也就收敛了许多,毕竟他们捅出来的篓子最后学究们还是要找花哥的。


后来书院里因为男子甲班表现很不错,在书院庆典时把一个最重要的环节安排给了甲班去完成。然后熊孩子叽太觉得自己报复的机会来了,悄悄把花哥要踩踏的红绸做了手脚,因为花哥会武功,叽太觉得红绸断裂,到时候花哥从高台上掉下来,不会受伤但一定会出丑。谁知道庆典那天上去却是叽太之前纠缠过的万花小姑娘和之前那个小七秀,两个小姑娘从高空坠落下来时叽太傻在了原地,好在花哥跟咩太一人一个接住了两个小姑娘,总算没有出大事。


虽然没有出大事,而且最后在咩太和花哥的机智配合临场发挥下,剪彩的环节意外地出彩,但是事后花哥还是因为出了岔子挨了批,出乎意料的是咩太却出言维护花哥,然后老学究们很生气,觉得甲班在花哥的带领下愈发有些不像话,然后咩太冷冷地甩下一句话,大意是甲班幸好是花哥带,要是换成那群老学究才是学生最大的灾难,然后拉着花哥走了。


出来后花哥就调侃咩太说,没想到咩太对他评价这么高,对他这么维护啊。咩太就很傲娇地说你少臭美了,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他们糟老头那样说,太丢甲班的脸。花哥就“哦”了一声,说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集体荣誉感了。咩太忽然看着他,冷哼了一句,你不知道的何止这些,你就光知道自己做了烂好人,自以为自己很伟大,却不知人家并不知道你做的事,还以为你在给他使绊子。


花哥眨眨眼睛说,看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不过你说的我也多少知道一些,有些事不告诉他比让他知道要好,叽太自尊心太强,让他知道自己当初差点被遣送回去,最后还是因为我才被留下的,对他未必是好事。不过你的提醒也是对的,今天的事是我大意了,我也未想到叽太的心结会这么大。


咩太又冷哼一声说,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再说什么也都是多余了。花哥笑了笑说哪里,今天还是要特别感谢你,要不是你,庆典肯定要砸,现在我就不是站在这里跟你闲聊,而是卷起铺盖滚回万花谷了。咩太就冷哼一声,很傲娇地走了。花哥顿时摸摸鼻子,觉得这孩子老喜欢用哼哼来表示自己很高兴,真不实诚。


 


后面花哥找到叽太正式开诚布公地谈了一次,并且很严厉地告诉他那个恶作剧的危害性,其实叽太虽然报复成功,心里面却只有后怕,一点也不开心,花哥骂了他一通,他自己原本就很后悔,加上花哥跟他敞开了谈之前的事,也很严肃地谈到了之前对他那些惩罚的原因,之前的心结也就基本解开了。之后咩太又告诉了叽太花哥为他求情的事,叽太震惊之余觉得心里很别扭,但和花哥的恩怨纠葛总算是翻篇了。


然后老学究那边,花哥挨批的事和咩太顶撞师长的事,因为琴爹跟喵哥一起求情,加上山长也不想这件事深究下去牵扯太多,就有意往下压了下去,也就不了了之。


之后就是咩叽琴花等一干学生跟琴爹花哥喵哥等一干老师愉快相亲相爱(并不)的幸福生活。


后来这一批学生都学成离开了微山书院,不少入朝为仕去了,也有的回到了自己原先的门派。送走了学生,花哥觉得有些怅然若失,又安慰自己说教书就是这样的,人走茶凉是常态,送走一批学生还会有下一批的。但日子一天天过去,总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新的学生又来了,这一批学生仍旧有从纯阳宫和藏剑山庄来的弟子,也有不少好苗子,但花哥始终还是怀念当年的第一批学生,尤其总是想起那个爱哼哼的纯阳少年。可惜已经长成少年的咩太在临走前一点也没流露出不舍,只是平淡地说了一句有空我会回来看先生们的就走了。若不是他说那句话时眼神是看向花哥的,花哥简直以为他要把自己这个班主任忽略了。只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咩太却再也没有了消息,花哥也就慢慢习惯了怀念和想念,觉得这辈子大概也就在长歌门这样日复一日下去了。


有一天,书院里来了几位新的授课先生,山长让花哥去做个接待,说是其中有一位还是他的老熟人。花哥正在纳闷是谁,还以为是万花师门的同门,嘴里一边嘀咕一边往外走,一出门就见一位年轻的道士白衣翩翩,立在门前,眉眼间依稀还是当年熟悉的神情。花哥一时愣在了原地,只见道士冷哼一声:我说过,有空我还会回来的。


然后就是花哥和道长一起升级打怪整治熊孩子的愉快生活啦。



评论

热度(26)

  1. 一见喜独酌醉花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