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秋无际(花羊) 第四章 计划

离经易道:

前两天在写细纲,把故事的第一部分捋顺了,忘记了一件事——


这个故事是BE。


这个故事是BE。


这个故事是BE。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喜欢HE的小伙伴现在弃文还来得及_(:з」∠)_实在抱歉。


———————————————————————————————


自从凌清尘答应了帮助叶朝阳,就住到了藏剑在龙门客栈附近的宅子里。纯阳住在靠里的一个院落中,这两日都没有出门,一是因为新洗的道袍还未干,再者叶朝阳也叮嘱他尽量少出门,以防马贼那位二当家带人来报复。


至于那位红衣女子,依旧对老板娘以外的人抱有戒心,不肯离开龙门客栈,藏剑也只得多派几人在客栈守着。


就在纯阳住进叶宅的第三日清晨,这处小院里来了位客人。


彼时凌清尘正像往常一样推开窗户透气,却见屋外的院落里站着个人。


那人一身精致的墨色长袍,隐隐能看到宽大的袖子和下摆上银色的暗纹,一头乌黑的长发垂落至腰间——是一位万花弟子。听见身后的响动,他回过头,脸上是温柔的笑意。


“早啊,凌道长。”


声音温温润润,恍若春风拂面。


还未等纯阳说话,叶朝阳风风火火地走进了小院,看见两人对视,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干笑了一声向万花道:“静然,你先溜达着,我找道长有点事。”


万花看了藏剑一眼,笑着应了一声“好”,向纯阳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了院落。


凌清尘目送万花离开,突然肚子被人用手肘捅了一下,他不明所以地看向走到窗下的藏剑。叶朝阳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压下,附在他耳边恶狠狠地说道:“你以后离他远一点,这家伙是我见过的人里最表里如一的——从里到外都是黑的。”


纯阳没有出声,只是又看了一眼万花离去的方向。


 


“不说这个了,”叶朝阳松开纯阳,神情严肃了起来,“我确实有事要与道长说。”藏剑撑着窗框直接翻进了屋里,还顺手关上了窗户。


确认了屋内外没有了别人,藏剑拉着纯阳到桌边坐下道:“我就直说了。大约三个月前,龙门的马贼劫了我的商队。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我也不差这点钱,但这次马贼居然趁我不在,不仅把商队带着的货抢走了,还压着商队首领洗劫了我囤货的仓库。”


凌清尘也不由得惊讶,这些马贼竟如此猖狂,他想起那日龙门客栈的老板娘说起的那位将军,心念转动:“这帮马贼在朝中的后台,胃口恐怕不小。”


叶朝阳看向纯阳,眉宇间隐隐闪过一丝煞气,“不错。不过如此大宗的金钱流动,不可能没有痕迹。于是我派人追踪那些货物,查出了这些货物卖出后,银钱的去向居然指向朝中的一位重臣。”藏剑说到这里冷笑了一声,“我去长安找到一位朋友,将此事的证据都交给他,请他帮忙将这位重臣扳倒,如此,这些马贼于我来说也就成了块肥肉。这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没去多管。一直到七天前,我收到了这封信。”


藏剑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信纸,打开摊在桌面上。


 


需马贼账目为证。——李


 


“我联系上追查货物时安插在马贼中的内应,内应说他并没有接近账房所在营帐的权限,”叶朝阳伸手轻敲桌面,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于是我策划用饵将马贼引出,好让他偷出账本。


“两天前,我盘点货物的时候故意让马贼的眼线看到压箱底的金砖,第二日收到内应的回复,说马贼确实对这批货起了心思,决定在龙门荒漠的地界劫货。为了保险起见,我需要道长帮忙带人偷袭马贼营地,届时马贼应当都在商路附近,营地里只有些老弱妇孺,道长只需制造些混乱即可。”


凌清尘点点头,关于他要做的事情,叶朝阳三天前龙门客栈时就告诉了他,不过他不明白,为何藏剑今日同他解释了一遍整件事的起因。


“我知道道长在奇怪我说这些的原因,”叶朝阳看着纯阳,“但是,这件事有蹊跷。”


纯阳怔了怔,仔细回忆藏剑刚才说的事情,又看了眼信纸上黑色的字迹,开口问道:“这封信……有问题?”


叶朝阳摇摇头,道:“信的纸张、用墨、笔迹,我都查过,都没有问题,这确实是我那位朋友寄给我的。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要我去取账本。”


藏剑站起来,踱到紧闭的窗边,背对着纯阳,声音里带上了些犹疑:“他手底下最不缺擅长隐匿潜伏的人,为何将这件事交给我?”


凌清尘一时不知该如何安慰,他走到藏剑身后,斟字酌句后才道:“既然是你可以托付重任的朋友,定不会害你。”


藏剑没有回答,屋子里安静了下来,许久,叶朝阳才长出了一口气,笑道:“你说的对,是我多心了。”


 


藏剑解开了心结,心情大好,用力拍了拍纯阳的肩膀,留下一句“事成之后我请你喝酒”,便离开了。凌清尘揉着差点被拍骨裂的肩膀,再次打开窗户,才发现已经快中午了。


阳光炽热,纯阳略一犹豫,还是出了屋子,往厨房走去。这几日每到饭点,都会有人将饭菜送到他房内,今天大概是叶朝阳交代了,所以送早饭的人并没有来,也不知道那藏剑会不会连午饭也让人别送来了。


好在厨房离他住的小院不远,不过几步路就到了,空气中阵阵米饭的清香,让他的肚子叫了起来,纯阳推门而入,却看到了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是早上那个万花。


只见他长发绾起,脱下的外袍系在腰间,里衣的袖子卷至手肘,手里正拿着菜刀切肉,抬头见着纯阳,他微微一笑,面若桃花,煞是好看。


“这位……”凌清尘这才发现他还不知道万花的名字,“先生。”


“言静然,”万花像是知道他心中的想法,笑着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灶台边上有个食盒,里面有些糕点,道长拿去吃吧。”


———————————————————————————————


想这章的时候,脑补了一段花哥在厨房调戏道长的画面,与主线剧情无关,就写了个段子,晚点发在微博里【笑。微博名【墨忆醉】

评论

热度(7)

  1. 君悦兮墨忆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