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74

风见月:

第七十四章倾国倾城


 


温赤牵手后,没两天千雪就回来了。他大清早就跑来上班,神清气爽地推开实验室的门,也不看温皇在哪,就对着空气喊道:“王者归来了!心机温还不快来迎驾?!”


“你终于回来了。”温皇自然还是坐在自己电脑面前,这会正拿着圆珠笔逗凤蝶玩,头也不抬地回道。


“怎么听口气并不欢迎我回来啊?是不是嫌我会打扰到你跟赤羽的二人世界?你们关系发展得应该很顺利吧?大神吃饭了没?”千雪手里提了大包小包罗碧那城市的手信,进了实验室就径直走去安放,一边把要给温赤的礼物往外拿,一边问着。


“顺利,顺利得你可以过几个月再回来娃都生了。哈~”温皇专注玩猫,答得很是心不在焉。


千雪想骂他对远游归来的兄弟态度冷淡,转身看过去,突然瞧见了他手里的凤蝶,不由问道:“咦?这猫是你养的?”


“它是凤蝶。”温皇抓着凤蝶的肉爪对千雪挥了挥,凤蝶正在日常装死状态,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看一眼千雪,“凤蝶乖,睁眼瞧瞧,这位是你干爹。”


“哇靠,这世道男男生子已经不稀奇了,原来生猫才是大新闻!”千雪第一次见凤蝶挺尸,跟大多数人一样大惊小怪起来。


“千雪,你太看得起我跟赤羽的能力了。”温皇斜了千雪一眼。


千雪试着用手指戳了戳凤蝶,触感是温的,确定不是一只死猫或者假猫,不由得更加肯定道:“你看这猫懒成这样,简直就是你的翻版,敢讲不是你的种!”


“千雪,快点去。”


“去哪?”


“从哪来就往哪去,去把你遗落的大脑捡回来。”


“没关系,既然丢了就丢了,不是还有好兄弟你吗?”千雪看了一眼自己电脑桌上堆了厚厚一叠文件,笑道,“我桌上那些文件就有劳兄弟你处理一下了。”


“千雪,信不信我会跟董事长联手整治一下你的任性妄为?”


“好啦好啦,突然给自己放假,是我任性。辛苦你了。”如果温皇和竞日联手整一个人,那人将会多惨,千雪光用想的就浑身打冷战,老实处理起烦人的文件。


温皇一边玩着猫,一边跟他说了关于认亲杏花君以及他们合作开发新药的计划。千雪很感兴趣,也很想见见游戏里的冥医,并且对他们的开发计划提了自己的看法。


“看来你也有参与研发的意向。很好,那项目申请的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又是我?!每次研发项目总要挂我做负责人,这次怎么也该轮到你当当了。”千雪奸笑着拍了拍温皇的肩膀调侃道,“毕竟已经不是单身人士了,不能再随心所欲地懒下去,要开始有所担当,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


“不是懒,是你做负责人去申请项目进展比较快,董事长是你小叔又不是我小叔。”温皇一脸鄙夷地拿着猫爪把千雪的手拍开,“申请你去,冥医我来约。”


“好吧。”千雪也习惯了被温皇的压榨。他大致翻看了一下温皇早就准备好的项目申请文件,就开始跑相关办公室处理去了。


近来游戏上无大事发生,离天下风云碑开赛还有一段时间,温皇觉得在游戏里无所事事,有些提不起劲。千雪又正好回来,很多工作便不用他亲自去处理了。一时间,莫名寂寞胜雪。于是凤蝶不幸成了温皇的唯一消遣。


赤羽路过实验室忍不住偷闲进来瞧瞧时,正好撞见温皇被猫咬的情景。也不知道温皇是怎么蹂躏凤蝶的,激得它解除装死状态,狠狠地咬了温皇一根手指,然后就闪电般跳开老远,钻到沙发床角落团成毛球,又一动不动继续挺尸。


“你又欺负凤蝶。”赤羽看着温皇流血的手指,责怪的口气并不重。


“怪我咯~受伤害的明明是我。”温皇走到盥洗台,开着水龙头仔细地冲洗起手指上的伤口。


“走,去医院。”赤羽看着他斯条慢理处理伤口的模样,总觉得他心不在焉,很不踏实,便道。


“你有给凤蝶定期接种疫苗吗?”


“当然。”


“那就不用紧张,观察十日再说。”温皇冲洗了一阵,又看了看伤口,擦干手就往电脑那边走,似乎连找创可贴包扎都懒得。


果真是无所谓的样子。


赤羽看着更不放心了:“不可偷懒。跟我去医院。”


“不用,暴露后处理我可以自己做。好像实验室里也有狂犬病疫苗,我找找。”似乎为了敷衍赤羽,温皇改变了方向,转去实验操作台那边翻找起药剂。


“跟我走。”赤羽哪容得他装模作样,上来直接拉了人就往外走。


“赤羽大人,你不相信我的专业水平?”温皇也懒得挣扎,只是口头抱怨道。


“我担心你懒。善泳者溺于水。”


“你不上班了?午休时间还没到吧?真难得赤羽大人会要情人不要工作。”


“不是情人,是人命。人命关天。”


出公司的半路上遇到千雪,赤羽打招呼道:“千雪你回来了?”


“是啊,今天回来上班。”千雪看了看被赤羽拖着走的温皇,笑问:“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医院。”


“哦,赤羽,我知道一家离公司最近的精神病院,马上把地址短信给你。”


“千雪!还能不能好好做兄弟!”


十日之后,凤蝶还依旧健康的活着,温皇总算免受继续挨针的苦难。他也因此收敛了许多,也许是那一次试出了凤蝶的底线,从此以后温皇和凤蝶一直相安无事,赤羽心里的一大隐忧总算是解除了。


 


这天,赤羽晚上有应酬,下班后温皇便继续留实验室上游戏。而千雪大概是怕被闪瞎,回来后就改了习惯,没什么事的话下了班就走人,回家去上游戏。所以当衣川紫突然找过来时,实验室里只有温皇一个人坐在电脑前。


“温皇!”


听到不算熟悉的女声在实验室门口响起,温皇抬头看去,见是衣川紫便道:“赤羽大人不在这里。”


“我当然知道信之介大人不在这。我是来找你的!”


衣川紫的话里透着焦急和不安,使得温皇心里一咯噔,不动声色地一边下游戏,一边问道:“是赤羽出了什么事吗?”


“信之介大人被缠住了。对方是日本大财团的千金,专门从日本追过来的,非常难搞。因为是正在与我们公司合作的大客户,得罪不起,信之介大人实在无法自己脱身。温皇,作为本公司另一大男神,解救任务就只能拜托你了。”


“哦?”温皇想了想,起身说道,“你等我一下,我去准备准备。”


他先去开了实验室的保险柜,翻出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包,拎着进了实验室里的卫生间。衣川紫便在实验室里坐立不安地等着,时不时地看看表。她是在宴会开始前一刻得知望月咲的突然到场,便警觉地立即往公司赶,刚下车还没进公司大门,就收到了赤羽的短信求救。时间拖得越久,赤羽就越难熬。衣川紫等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见温皇出来,就再也忍不住了。


通常男士打扮,刮个脸换一身衣服喷一下香水半小时绰绰有余,再讲究些洗个澡吹个头型,现在也该出来了。


“温皇!你是掉进马桶里了吗?怎么这么久还不死出来!信之介大人正在备受煎熬,你知道吗!”忍无可忍的衣川紫再也顾不得礼仪,愤怒地大力砸起卫生间的门,谁知道门锁老旧,锁不严实,她拳打脚踢之下,门猛然被砸开,露出弯着腰一腿搭在马桶盖上刮腿毛的温皇。


正要继续数落温皇的衣川紫见状不由得嘴巴微张,眼睛瞪大,呆若木鸡。温皇看了她一眼,又若无其事地低下头去继续刮毛动作,轻描淡写地说道:“马上就好。”


那毫不给予解释理所当然的口吻,仿佛他此刻刮的不是腿毛而是胡子。


衣川紫好一阵才回神,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我叫你去勾引千金大小姐,又没叫你去当脱衣舞男,你西装革履就很男神,刮什么腿毛!再说你腿毛又没有很茂盛,穿在裤子里又不会扎出来,剃给谁看!你迟一分,信之介大人就多一分的危险。”


“磨刀不误砍柴工。不刮会露馅。你有随身带化妆品吧?先去摆出来准备好。我现在要换衣服了,虽然我不介意,但我觉得你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换衣服?


衣川紫闻言,目光才从温皇光溜白净的腿上移到了旁边,那里挂着一条长得拖地的碎钻金线暗纹黑纱礼裙,裙摆旁边的地上摆着一对及膝长筒靴,不过是平跟的。


穿女装?!


衣川紫觉得自己大脑一片浆糊,晕晕乎乎地,她下意识地退出了卫生间,砰的把卫生间的门关上。


佛祖啊!她究竟看到了什么末日之景。


过了几分钟后,温皇终于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衣川紫不由得被女装的他惊艳得直吸气,身为女人的她不由得有些嫉妒。



评论

热度(39)

  1. 君悦兮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