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金光同人)默酌杏酒温赤心(主杏默、温赤)79

风见月:

第七十九章一往情深


 


红衣在约定吃饭的前一日寄到了,意外的晚到又让杏花君莫名触景生情。而毫无察觉的茹琳等杏花君签收后,兴致勃勃地帮他拆包装,拿着那衬衫在杏花君身前比了又比:“真是让人耳目一新啊,红底暗黑条格很有英伦风嘛~女王大人果然对红色眼光独到。师兄,快穿上我看看。”


“别闹。等下还有一个手术,让我休息一下。”杏花君意兴阑珊地把红衬衫从茹琳手上收走,转身离去。


茹琳有些诧异地看他走出了办公室,然后撇了撇嘴,不悦道:“第一次只想穿给你家苍离看就直说嘛!不想穿给我看,还这么凶。切!”


她正要走回自己座位忙自己的事,就听见办公室门口有同事在那拜托杏花君跟他换一下明天的班,说是家里有事实在走不开,正好杏花君明天开始休假。


“不行啊!不行的!明天师兄也有要事,我也休假我跟你换!”她立即冲出门口说道。


“不用,你不是跟冽风涛约好了去外地旅游,车票什么都订好了吧。你换什么换!”杏花君有些没好气地把她推回办公室,并对身旁的同事说,“就这么说定了。别听她胡闹,你放心吧,我真没什么要紧的事,明天跟你换班。”


“师兄!”茹琳急了,终身大事怎么能是没什么要紧的事呢!


“好了,就这样。我的事你也别瞎操心。再操心又有什么用?操心你就能保证人家会喜欢我吗?”杏花君知道茹琳想说什么,口气不善地堵她的话说道,“如果就因为一些意外便失败了,那只能说明本来就不适合在一起,没缘分。早点看淡看开吧。”


说完,他又走了。


这下茹琳总算是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杏花君的话听起来像是自我安慰。怎么事到临头,他就自暴自弃了呢?


唉,算了,外人确实帮不上忙,正如师兄说的操心也不能保证人家会喜欢他。茹琳叹了口气,打算休假回来再看师兄的爱情进展。


第二天,杏花君如常去上班,忙碌之余便总是拿着手机想给默苍离发短信,通知对方今天的约定因为临时换班而取消。可是短信打好了,却老是按不下发送键,还老有人来打断,叫他过去。


直到下午临近下班的时间,杏花君才终于咬着牙把短信发了出去。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人白白跑过来才告知取消约定。发完之后,杏花君有那么一秒想要手机关机,他害怕看到默苍离的任何回复,但是纠结了一下,觉得这样态度太过恶劣,人家又没有对不起他,而他也没有撒谎,编造理由搪塞对方。


自我安慰了一番后,他把手机搁在了办公桌上,并没有随身带着。今天的事好像特别的多,让他忙得也没有空去胡思乱想。中途,他还是忍不住跑去查看了一下手机,直到下班时间过去,默苍离依旧没有回复。短信是确定发出去了,有没有看到还是不打算回复,他不知道,只是觉得今天大概就这样了吧,他们在牵手那夜的约定大概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吧。


等杏花君忙完,总算能够下班回家时,已经离他们医院正常下班时间晚了2小时。他没精打采地收拾东西准备走人,拿起手机时下意识看了看,有一条未读短信。


一时间,杏花君整个人定住了,过了半分钟,他才忐忑地点开短信。果然是默苍离发来的。


“我在医院的中庭。”


短信是医院正常下班时间半个小时后发来的。太过简短的句子让杏花君读不出想知道的信息。他是那个时候就在医院的中庭里了吗?现在还在吗?不会是已经等了一个半小时吧。


杏花君猛然冲到办公室窗口往外看,外面早就一片黑暗,城市里的街灯和霓虹已经亮了很久。从他的办公室望不到中庭,即使能望见也断然看不到中庭里被树木遮挡的人,也许这会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吧。


无论是发短信还是亲自过去确认,杏花君都有些无从抉择。他看着办公室里的挂钟发了有快半小时的呆,才意识到自己得做些什么,不管是彻底结束还是别的什么。他开始往办公室门口走去,走到门边又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自己的办公桌踌躇。


新买的那件红衬衫昨天被自己随手塞在了办公桌抽屉里,现在估计已经皱巴巴的了,还要穿着去见他吗?


那件衣服杏花君买回来还一次都没试穿过,不知道穿上会是什么样子。他突然很想穿来试试,也许他只是在找借口拖延去中庭见默苍离。


于是,他又走了回去,把手里的公文包放下,脱了外套,翻出那件红衬衫,剪了标签,跑到卫生间去换上,然后在卫生间的盥洗台前左照右照。上身效果不丑,也没帅到哪里去,就是很奇怪。大概是自己都没看习惯吧。


就这么着穿回去吧。


杏花君抚了抚衬衫上的褶皱,给自己打气。反正还会穿外套,而且默苍离也未必真的等那么久,现在算起来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吧。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傻傻在那等那么久,普通人都会打电话来催问的,甚至早就到办公室里找人了。


他回办公室穿了外套,拿了公文包,磨磨蹭蹭地往医院的中庭走。秋夜黑的很早,将近九点多钟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已经凌晨一两点的错觉,也许是医院的夜晚总是比别处要来得萧条冷清吧。


一路走去都没看见什么人。直到他来到了中庭正中那个蘑菇状小亭子,亭里孤零零有个红衣人倚着柱子,闭着眼在等待,正是他朝思暮想的默苍离。清秀的面容表情很恬静,似乎人已经睡过去似的。


“苍离……”


远远地,杏花君就轻轻唤出声来。


呼唤声传到默苍离耳边已经微弱得几不可闻,但他还是听到了,或者说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睁开眼看了过来。


“杏花。”


我终于等到你了。


默苍离对着杏花君微微一笑,笑意很轻很浅,像是随便一阵风都能把它吹得无影无踪。夜色的光影在他身上流转,那画面似曾相识。


对了,杏花君想起自己曾经也靠在这根柱子上,幻想过也靠在柱子上的默苍离,就是现在这个样子。除了衣服颜色不一样外,眼前的景象像是直接从他的脑海记忆里整个搬出来一般。


红衣,他也穿着红衣来了,严格遵照着已经被自己单方面取消的约定。


杏花君远远地站在亭外,看着亭中一身红的默苍离,心绪万千。


默苍离也在亭里看着亭外的杏花君。他等了两个多小时,但是他并不觉得杏花君来得晚。因为他曾经就在这里等了对方一夜,在对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自相情愿地在这里痴等。


今天收到杏花君取消约定的短信时,他并不意外。但是他还是会来,下了班就换上红衣径直来了这。再一次一个人在这里看华灯初上时,并不感到凄凉,因为这一次,至少他等的那个人知道他在等他,这样就足够了。他不介意就这样默默地爱着杏花君,不会主动介入对方的世界,去打扰对方的安宁,只是会在想念对方的时候,用对方察觉不到的方式去关注。


本来,那一条短信他不应该发的,可是他还是发了,想要给自己多一点希望。


他应该是喜欢他的。


默苍离的判断是如此,但他破天荒地对自己的判断失去了自信,怎么也遏制不住感性的怀疑。


“你穿红衣也很好看。”不知过了多久,默苍离看着杏花君敞开的外套露出的红衬衫,打破了沉默。


经他这么一提醒,杏花君才想到要去脱外套,露出一身红来。他终于走进了亭子,来到默苍离身旁,也靠在了柱子上。默苍离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走进,挨着自己的肩站定,默契地彼此对视一眼后,双双仰望起中庭的灯火。


才发现雨不知何时已经下了起来,细细的雨丝隐在灯火中,看上去是满眼的闪亮璀璨。真的很像游戏里的血色琉璃树,杏花君已经分不清眼前摇曳的迷离,是雨丝还是琉璃串。


“又下雨了。”杏花君感慨地说,上一场雨他是隔着家里的窗玻璃看得,如今人在外,更能感受秋雨的寂寥。


“是啊。上一场雨下得很大。那天我被淋得从里湿到外。”默苍离也平淡地接话道。


上一场雨?那天?那天他不是跟竞日在一起吗?


杏花君侧过脸去看着默苍离,心中疑惑。


默苍离依旧看着天上的雨,喃喃地说:“今天的雨一直在下下停停,也不知道能不能放晴。”


话罢,他也侧脸看了过来,眼眸里满是潮润的光辉,仿佛是此刻的夜雨凝成。

杏花君看得有些动容,又沉默了一阵,似乎终于把勇气攒够了,他直视着那双眼睛开口说道:“苍离,我对你很有感觉,其实一直喜欢着你。我怕跟你讲了你会对我有看法。所以……总之,我现在觉得如果再不讲,就没有机会了,我想把你留下,留在我的身边。”


评论

热度(47)

  1. 君悦兮风见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