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剑道]念念(完)

蜂蜜柠檬毛尖:



贫道玉烛,纯阳玉虚弟子,是芸芸众生之中,再平凡不过的一个道士,然而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却正经历着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


我那正陷入莫名沉睡中的爱人,叶舒行,是藏剑山庄弟子,今年是我与他相识的第……嗯,已经这么久了啊,今年是第三十六个年头了,而现在他还没来得及与我再一次相识……或许这一回,他永远都来不及了。


他的故事有些离奇,是以我的话也不免说得颠三倒四,若是有兴趣,不妨接着看下去,我会尽量将事情说清;若是觉得无趣,便请现在就离去吧,毕竟这到底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故事。


舒行的家人曾告诉我,舒行在七岁那年,因为贪玩爬树,不慎跌了下来,摔伤了脑子,于是患上了一种怪病。这番话我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就我所知,舒行是个非常乖巧听话懂事的孩子。虽然我们相识在他二十一岁那年,但我的确是与七岁的叶舒行相处过的,还不止一次。


不管原因如何,总之七岁时,舒行患上了一种怪病:一旦他受到某种刺激,便可能发病,继而陷入长久的沉睡,待到他醒来,就会忘记这些年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重新变回七岁的小叶舒行。


这种事情,三十六年来,已经发生过三次了


舒行第一次发病,是在我们相恋后的第四年,那时他的双亲尚还健在,从长久的昏睡中醒来、心智只相当于一个七岁孩童的舒行第一件事便是哭着找娘亲。说实话,一个二十余岁的男子像个稚童般哭着喊爹娘,那个场景并不可笑,反而异常诡异可怖。


我至今仍记得,舒行的父母在此事之后曾与我有过一番长谈,说事已至此,他们也不奢求舒行能够同常人一般、娶妻生子,只希望能有一个人照料他这一生。那时年轻,有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勇气,总是不愿向命运屈服,自然一口承诺此生不离不弃。如今想来,我虽不后悔当初选择留在他身边,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间,总是会有觉得疲惫不堪、难以为继的时候。


譬如他第二次失忆后。


这时舒行的双亲已经去世,兄弟姊妹也相继成家,陪伴在他身边的,只剩下于七岁的舒行而言全然是个陌生人的我一个人了。试想一个七岁的孩子,一觉醒来,自己竟已年过而立,身边没有一个亲近的人,只有一个陌生男子自称是自己的……咳、爱人,那种恐惧惊慌到极致的心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所以当时舒行对我分外抗拒,一旦我想要接近他,他就会把他手边能碰到的任何东西向我砸来。最过分的一次,是他打翻了一碗漂着油的滚烫的热汤,汤水撒在我手上,落下的疤痕至今未消。


虽然后来我常拿这件事同他玩笑,但人非草木,我能理解他,可彼时却是很伤心、很委屈的,我甚至想过违背自己的诺言,暗自发誓等叶舒行能够照顾自己后,便远远的离开他,宁愿这段情缘到此为止,往后天各一方,再不必为他操心。


被自己所爱的人不断地遗忘,是一件很……与其说是难过,倒不如说是无措的事。二十岁的时候,我可以幻想有朝一日他还能想起我们的过去,等到三十多岁的时候,我不仅不抱着任何幻想,还已经很疲惫了。


说到这个,其实过去的事情,对舒行而言,也不是全然想不起来了,他有时会想起一些片段。比如我曾经带第二次失忆后的他偷偷去空雾峰泡温泉,泡着泡着,他忽然问我,我们是不是曾经在这个地方,有过、咳,肌肤之亲。


其实那已经是很久之前、我们刚刚相恋而舒行还未失忆的事情了,毕竟露天席地的燕好,只能是热恋时的年轻人做出来的傻事,那时的我,甚至尚且不知舒行竟患有这样古怪的病症。


可他终归还是记得的,这对我来说,自然是一种安慰,我最后没能……没有离开舒行,也算是因为这个吧。


如今,我已经不太记得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好像是我在厨房准备饭食,舒行跟在我身边,看着看着,就忽然从后面抱了上来,问道:“我们之前真的是恋人吗?”


那时舒行已经度过了最初整日沉浸在惊恐和无措中的阶段,心智更像个好奇心重的少年人,说话总是一派天真。虽然我因为在犹豫是否要继续重建和他的关系而许久不提这回事了,可他这样说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咳,总之,我点头了。


然后舒行保持着从后面搂着我的动作,低头把前额抵在我肩上,轻轻笑着,笑得浑身都在抖,语气雀跃地道:“我想也是。”


被自己所爱的人不断地遗忘,的确是一件很难过、很令人不知所措的事情;但被自己一次次失去记忆的爱人一次次重新爱上,这种感觉……嗯。


每次舒行失忆,对我来说自然是一次极为痛苦的轮回,但是设身处地的想想,于舒行而言,事情似乎更加残酷一些。第一次,他尚有父母在身边能够依赖;第二次,他便不得不以七岁的稚龄再次承受父母离世的痛苦,但纵然他不认得、不信任我,我终归还算是实践了自己的诺言,今生对他,不离不弃;可是如今,等舒行第三次醒来,我不知道还能有谁再去照顾他余下的日子了。


我老了,近些日子更是觉得力不从心,已经没有信心能活到舒行第三次醒来。我想把他托付给我们的小徒弟,可是我也知道这实在强人所难,毕竟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像个小孩子一样哭哭闹闹,一定不会太好看的。


不过这种事情,我已经管不着了。


今早我听见窗外有个小弟子在念书,也不知是谁门下的,怎么寻了些诗文来读,但是我听他说“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倒也觉得分外感慨。
我虽是个道士,却流连红尘,不得解脱,自然学不到长生之术,甚至觉得这倏忽五十余载,已经足够漫长了,但是听到这句诗,还是生出了将这个故事写下来的念头。


我生平不善文墨,没想过要写个动人的故事,也不信佛家所言,六道轮回之说,可人若是真有来世,我只想说:玉烛今生不后悔认识叶舒行,但来世,也不必再来一遭了。




-End-




======================


一次风格比较诡异的尝试,没写过这种的,我觉得我还是比较擅长写傻白甜啦,毛茸茸的小动物、可爱的小宝宝之类的【。不知道这个东西最后达到了怎样的效果,会不会好矫情啊hhhh


毕竟对于我而言,必须承认,想用一个接近六十岁的老爷爷的视角来讲这样一个故事,真的太勉强了……哼,我还是个宝宝呢!


灵感是一个梦吧,梦里我是二少这个角色,自己知道一觉醒来就会忘记喜欢的人,努力强迫自己不要睡着什么的……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写下来了,不过换了另一方的视角。我是觉得,如果两个真心相爱的人面对这样的事情,真的说不上来到底谁比较痛苦一点呢……在忍受自己承受的痛苦的同时,能够理解对方的痛苦,而不去埋怨怪罪对方,大概就是他们能坚持走下去的原因吧。是希望写这样一个温柔的道长的。


ヾ( ̄▽ ̄)~

评论

热度(25)

  1. 君悦兮蜂蜜柠檬毛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