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裴洛/ABO】雪河行动(8)

玄月镜澈:

第八章


 


晚八点,距离洛风离开近一个小时,而方宇谦也再没有回来。


感觉到不妥的裴元再有耐性也忍不住了。于是他将酒杯随意搁在路过的侍应生的托盘上,又笑着与几个面熟的宾客打了招呼,转身穿过这浮华的名利场往门外走去。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似乎知道自己将会失去什么。此前为了结果他几乎可以牺牲一切,但是……他终究是悔了。


他本可以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但他还是走到了如此地步。


急步走到门口便被人拦住了,方经理带着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站在他面前,一如之前那般谄媚的笑容,却又有些意味深长。只见他伸手作引:“裴主任留步,方总有请。”


裴元顿了顿,道:“我知道了。不过我的男伴还没有回来,我有点担心……”


方经理笑了笑,“裴主任无须担心,方总会带你见你想要见的人。”


听此,裴元心跳猛然一顿,差点就要绷不住脸色。幸而他惯于隐藏自己的心思,于是他故意挑了挑眉,问:“方总这是要夺人所爱?”


方经理哈哈笑了两声,意有所指道:“裴主任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这X市……龙潭虎穴不好闯啊!”


裴元脸色一沉,“那就请方经理带路吧。”


 


从方经理的语气里裴元已经证实了预感,最后一丝侥幸也烟消云散——洛风怕是真的暴露了。但是他能怎么办?只能水来土掩,见招拆招了。


跟着方经理一起离开了酒店,乘车一路往郊外而去,目的地便是SR分公司的研究所。


裴元坐在后座合目休憩,不顾方经理打量他的目光,闲适又有些玩世不恭,仿佛根本不在意将会面对怎样的场景,倒是让方经理高看一着。


裴元并非不担心,但是此刻他并不能做什么。脑海里演练了无数方案,却在看到洛风的那一刻瞬间消散。


他知道洛风于他,本就是避不开的一个劫数。


却也是他的救赎。


若是让正常状态下的洛风知道裴元此刻所想,大概会面容严肃地看着他,道一句“不要拿我寻开心”,而薄红的耳根却已泄露他的口不对心。


他爱他全部的模样,却不喜欢此刻——因为这证明了他的错误和愚蠢。


隔着玻璃墙,冰冷实验室里被缚在座椅上Omega此刻正失神望着他,目光却有些微涣散,仿佛并不认识他一般,眼角眉梢都带着暧昧的薄红。


“仲归,已经多长时间了?”方宇谦不知何时从门后走进来,笑着问方经理。


方仲归,也就是方经理,微微鞠躬,“回方总,半个小时。”


方宇谦颔首,上前一步拍了拍裴元的肩膀,啧啧称奇:“裴主任好眼光,刚来X市路上随便捡个情人就不一般。所以才说不要随便招惹Omega嘛,这模样可不就是为您量身定制的?也幸好您早有警觉。现在的Omega也是不得了,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非得来干耗子的勾当,您说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裴元暗自紧了紧拳头,沉声问:“废话不必多说,审出背景了吗?”


“啧,这小模样谁舍得动粗啊,”方宇谦笑着作壁上观,语气中却带了些许冷漠,“对付Omega可不能太粗暴,虽然舍不得刑讯,不过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也足够让他……生不如死。”


裴元心里一咯噔,仿佛猜到了什么,貌似惊讶地试探道:“你们……给他注射了诱导剂?”


诱导剂,又为Alpha和Omega的催情剂。裴元立时便懂了方宇谦的意图,无非是想要强制标记洛风,再利用信息素再行逼供。但是洛风刚刚经历发情期不久,此刻注射诱导剂强制催情无疑会对身体造成极大损伤。


“司徒主任新研制出的,效果应该不错,裴主任要不要试试?”方宇谦暧昧一笑,眼里带着不屑,“虽然是只耗子,不过裴主任喜欢的话就归您了。啧啧,能扛住诱导剂半个小时,这个Omega也是个狠角色。裴主任用完记得还回来就行,上头说这也算是合作的诚意。”


裴元瞧了方宇谦一眼,无所谓一笑,又回头看了眼洛风,压下心中细细密密的疼,眼中带上些许兴味,随口应道:“是吗,那便多谢方董美意了。”


此刻洛风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一直在对抗药剂作用的他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他抬头看向前方,朦朦胧胧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被方宇谦抓到的那一刻,他便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幸好他不算一无所获,只愿不要牵连晓元和……裴元。他也庆幸他在行动之前就已表白心意,虽然仍然没有得到师父的消息,没能为好友报仇……但是他竟然觉得已然无憾。


他信任裴元,把性命交托给他,不论是生是死,他相信他会给他最好的安排。


看着洛风嘴角一闪而逝的笑容,仿佛读懂了恋人所想,于是裴元闭了闭眼,转身飞快地从方宇谦腰上拔过手枪指向洛风。


黑漆漆的枪口对着洛风,裴元也透过洛风朦胧的泪水看进其眼眸深处。


这短短几息时间,他忽然想起他与洛风的初遇。


帝都大学春风刚至,风景常新。有莺啼婉转,刚上完一节课的他揣着文件夹沿着林荫小道往医学院急步而去。路过建筑系教学楼时,转头便看到被学生包围的洛风。


那时的洛风还是讲师,不过已经很有名气了。


他鬼使神差地停下,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认真给学生答疑的洛风并没有感觉异样,这宿命的邂逅也只是裴元的独角戏。


春雪将融,万物始兴。而那人的身影,如同经冬之后盛放的第一株寒梅,存于记忆之中心底深处……历久弥新,从未消褪。


“方总,想必你对我的性格还不是很了解。”裴元呵呵一笑,声音里俱是寒意。想要夺回手枪的方宇谦顿时一愣,而裴元也趁此扣下了扳机,“属于我的东西,旁人想要染指的话……”


“砰!”


 


X市国安局门口,一辆黑色轿车飞速驶来,一个漂移停在了停车位。叶芳致利索地开门下车,将带回的资料扔给早就等在那里的张钧,随后大步向信控中心走去,道:“资料交给指挥中心、行动组和楼队,小孟还在现场调度跟监。通知信控中心联系公安局调取监控,密切关注所有进出酒店的车辆。”


“是!叶队,发生什么事了?听小孟说,师兄他……”张钧拿出手机开始联系相关部门,还不忘空暇问叶芳致。


“洛风没事!”叶芳致大声打断道,语气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随后反应过来,揉了揉额头,“对不起,我没控制好情绪。我回来是要和小孟核对监控,马上还要去现场……”


此时两人刚刚转过墙角,迎面便撞来一个身影,携着浓厚的、控制不住的、如冰般寒冷的信息素气息,就连张钧都为之战栗。


“叶芳致!”


叶芳致凭借本能微微偏头,刚猛的拳风便擦脸而过。他连忙抬手紧紧握住对方拳头,看清来人后也怒了:“楼彦!你这是发的什么疯!”


楼彦呵呵一笑,反手挣开叶芳致的钳制,随后拎着叶芳致的衣领直接将他怼在墙上:“你答应过我会保证洛队安全的!现在呢?!叶、芳、致!我他妈就不该信你!”


叶芳致懵了一瞬,随即不甘示弱地瞪着楼彦,“你还有脸说我?!当初是谁一躲三千里直接躲到大洋对岸!你楼队很好避过风暴现在混出人形了,但这些年来风风雨雨陪在洛风身边的是你吗?!我艹你大爷的谁都可以喷我,就你楼彦不行!”


两个Alpha互不相让,不止眼神如刀剑交锋,双倍的Alpha信息素也在互相挑衅中发酵,一整层楼的人都要被惊动了,甚至有强悍又好事的Alpha准备吃瓜围观了。


夹在中间的张钧尴尬又惶恐,抖着声音举了举手中的资料:“那个,楼师兄,叶队,这资料……怎么办?”


楼彦又狠狠瞪了叶芳致一眼,也知道场合不对便放开了他,平静开口,仿佛刚刚失态的人不是他:“送到指挥中心,回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话问你。叶队还有事吗?”


叶芳致拽了拽被楼彦弄皱的领口领带,皱眉道:“我也有话要问你,不过要先去信控中心和小孟核对现场,等会去办公室找你。”


楼彦撇了撇嘴不置可否,转身直接大踏步离开。


 


凌晨一点,国安局彻夜无眠。


张钧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楼彦正对着笔记本屏幕扫视着资料,眼底一片青黑。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师兄,你刚刚回国时差还没倒好就这么拼命,要注意一下身体啊,你若是倒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放心,死不了。”楼彦抬起头,揉了揉鼻梁,又站起身打算冲一杯咖啡提提神,“你们这些年还好吧?”


“还行,师父走后日子虽然难了点,但是李师叔还挺照顾我们的。只是大师兄比较辛苦,又是Omega的。说实在的,我也不太能理解你当年为什么申请调到十局,后来还直接出国。”


听此,楼彦微愣,随即摇头淡淡一笑:“都是些往事了,不值一提。反正我回来了,大师兄也不用再那么辛苦了。等把大师兄安全接回来……”


“叮铃铃——”办公室电话突兀地响起,打断了楼彦的话。


楼彦只得先接电话,而萧孟的声音便从听筒对面传来,“师兄!叶队让我转告你,我们刚刚根据监控核对过酒宴现场人员,其中中途离开的人中,除了酒店工作人员,有大师兄,藤原广嗣,还有SR设在X市分公司的总裁方宇谦,总经理方仲归等人,以及与方仲归一起离开的……嗯我看看……裴先生?!”


“裴先生?”楼彦一愣,搅拌速溶咖啡的手也顿了下来,“他是谁?”


听到对话的张钧有些尴尬,小声解释道:“全名裴元,是……大师兄的恋人,也是个Alpha,现任SR总公司科研中心的副主任。”


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了,几乎瞬间楼彦便能拼凑出大半事件,顿时惊愕不已。


于是他猛的将手中咖啡杯狠狠摔在地上,怒道:“混账!查!现在就给我查!我要他全部资料!”


——————————


噫……本来还以为能写到裴元身份曝光呢


写完这章我忽然苏起了楼彦,怼天怼地战斗力爆表的楼队超级萌!【喂?】


下章应该是……完全标记……嗯不知道会卡几天……啊快完结了呢

评论

热度(48)

  1. 君悦兮玄月镜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