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悦兮

愚人、痴人

四季雨【ABO慎入】

楚雪:

本文真正标题叫做宝宝想吃肉,原计划四篇短文四对CP四发带走然而.......


下次再立FLAG我就直播日盾【


恶人花X浩气咩                  


恶人苍X浩气歌                        


浩气策X恶人藏                        


浩气炮X恶人毒                      


尽量CP集中点少打TAG省的宝宝们吃雷


本章花羊主场带一点苍歌【道长和老琴爹是GAY蜜发哥别醋


“是你。”穿着镶蓝边道袍的人,抬起眼看着进来的恶人。早些时候想过,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浩气有些地位的原因,恶人谷对待自己这个俘虏居然很是体贴。


没有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也没有上刑逼问些情报。只是将他扔进个僻静简陋的房子,两个恶人谷的守卫看管着他。


洛离还在心里感慨下恶人谷居然对待囚犯比浩气盟的温柔。


不过现在嘛...他相信自己如此被优待更多是因为这个男人。


誉慕进来也没有说什么,径自挑了张看起来干净的椅子坐下。活像是单纯来看看朋友过的如何。


洛离盯着他袖口刺眼的红,好一会儿移开了视线“怀瑾,他还好吗?”


誉慕嘴里有些发苦,他委实没想过和洛离再次见面,对方首先询问的是别人安危。


“那个长歌门的,被郡守要了。听流言说当晚就结契了。”他带着恶意回答,果不其然看到洛离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甘甜的惶恐。


是了虽然洛离是中路的浩气将领之一,可他是个坤君。现在的情况应该就是羊入花口吧?


洛离很快平静了下来,如果恶人真的想要用那样的方式折辱他,现在的他也是没有别的办法阻止。他修的是太虚剑意,封人内功的药物抑制不住他。也亏誉慕对他知根知底,天天让守卫喂他服下软筋散。因着药效现在自己已经拿不起剑了。


洛离的神色有些萎靡,那是大量服用软筋散的副作用——极容易感到疲惫,终日困顿。


誉慕见洛离这样便准备离去,前不久刚和浩气盟大战,各有损失。恶人谷丢了两员将领他现在确实忙的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抽空看看洛离...谁知道那人心心念念的是长歌门的那个。


“白芨。”洛离指尖轻轻勾住他的袖子,松松的,他稍微用些力气就可以挣开。


洛离终究没有说下去,誉慕可以想象洛离没有说出口的是什么。



他们两个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彼时,他尚年少,在师傅手下修习医术,几乎每天都一个样子。从师父捡回来一只重伤濒死的道长,他一成不变的生活才开始丰富起来。


起初他只知道那个重伤的道士是纯阳宫的弟子,听师叔说那个道士和别的不一样,他是静虚门下。


花谷也有门派字号划分的,比如他就是杏林门下,可是这有什么不同呢?他照样和天工门下,书墨门下其他的师兄师姐们一起上课,旁听些机关术,练习字画。


花谷里唯一不太受欢迎的恐怕就只有司空一一和他的徒弟们了。


这样类比一下,小白芨是豁然开朗同时也疑惑起来,师父为什么会救一个讨人厌的家伙呢?


这样思考的他理所当然的对日后孤身前来寻师的洛离第一印象十分的不好。



“誉慕,你要的那个纯阳如何?”


“还行。”誉慕敷衍着说,一是他和洛离确实什么进展都没有,另一个是他和这位扶风郡郡守并没有什么深厚交情。本来负责白龙战事的是他和叶镜,曲暮。他和燕行虽然同是中路的战友,但真没有什么交流,彼此也只是见到人,点点头“啊,就是他。”的程度。


当这个郡守主动援助他们收复日月崖时候,他们都还觉得奇怪。


玄甲的将军似乎懂了些什么,热情的给他支招。


得了吧,如果不是为了保持形象,誉慕真的想把笔甩他脸上。


作为一个爱好八卦习惯性掌握将领情报的军师,他可是打听出了这个将军的爱情故事——绝对是反面教材!他才不想和洛离绝交。




“这战,我们失去了两名将领,浩气亦然。两方均是伤了元气,这中路恐怕是短时间打不起来了。”誉慕看着沙盘笑了起来,浩气那边就剩下李放一个人,恶人谷则是拿回了据点。修养几天就可以痛打落水狗了。


誉慕是单修离经易道没错,但是他是乾君,虽说面上看不出可骨子里还是有乾君的侵略本性。


安心奶人的乾君不是没有,他师父活人不医今天还是一样的我行我素。


在还是“白芨”的时候誉慕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可惜这个乖巧形象就断送在初见洛离的那天。


孽缘,誉慕悲愤的快将笔握断了。


洛离从来不是个懂风情的人,也许修太虚剑意的都对感情之事迟钝异常。


他很早就发现自己喜欢洛离,并且追了洛离许多年,可惜没什么效果,后来他给病人试用禁药的事情曝光,为了活命入了恶人谷。


他们就断了联系。


“督军,”他的心腹被派去看管洛离的守卫向他汇报“那个浩气出事了。”


小伙子有些脸红“那个....浩气似乎雨露期到了。”

评论

热度(84)

  1. 君悦兮小阿雪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