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 栀 _

愚人、痴人

最光阴那么好看,可为什么我就是画不出呢>:-<

关于再无相欠和湖海无憾的相关笔记

何处绮罗映年华:

某深更半夜吐安利还和我吵架的基友特供,顺便刷下tag,不合适的话留个言我删除,谢谢。




【相关口白摘要】


——霹雳侠影之轰定干戈第十九章


九千胜:“不……不用为吾费心了,只要,你能脱险,吾便安心了,这样,咱们,就再无相欠……”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第二十八章


最光阴的信:“昨夜一场大醉,我看得出你有心事,文家小姐,绝非吾所害,【吾不愿你受吾连累,此事,吾会自己解决】,这段时日能与你相识,是吾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事,保重。”


绮罗生:“为何吾已回到了过去,尽力阻止一切错误的产生,事件却总是有它自己的脚步,走回原有的轨道,难道时间天峭的际遇,不能让吾【弥补遗憾】吗?为什么?为什么?或者,吾一开始,就不应该与最光阴相遇……”


 


——霹雳侠影之轰掣天下第二十九章


绮罗生:“刀在哪里,【一段找不回的记忆,让刀一直流离在过去时空】,握不住,如今,刀在哪里?心已有谱。刀,握在手中,就是生命一体。心动,意动,刀见红。”


 


最光阴:“你……你为何要来?”


九千胜(绮罗生):“我的心,带吾【从久远前】走到现在,我来迟了。”


 


绮罗生:“绮罗生一生漂泊,如今能靠岸,也是一种幸福,【但盼上岸时,湖海不留憾恨】。”


 


腰间的痛楚,再度唤起久远前,双耳被拔下的残酷,一段孽缘,在数多岁月沉潜下,流转成劫,【若不能跨越,谈何天上人间】。


—————————————————————————————————————


当年基友和我吵到半夜全怪九千胜多说四个字而我没好好看剧……单看对白。


 


【吾不愿你受吾连累,此事,吾会自己解决】


——此为最光阴给绮罗生的留信,他会跑去和暴雨【自己解决】的前提是【不愿你受吾连累】,这连累显然是指同上断头台那事,九千胜的担保看在最光阴眼中,是自己连累了无辜的九千胜大人。而当时知道了最光阴如此想法、又知道了事情真相的九千胜心中,是什么感觉?


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这句话放在这场事故里恰好颠倒,九千胜能说出不相欠,只是饮岁的拒绝,他知道他们无法再相伴。


 


这对于他是解脱和结束吗?


不是。


是遗憾。


 


【但盼上岸时,湖海不留憾恨】


——看到这句话就想起当初被基友手撕的恐惧……然而你来看啊!看看人家说的憾恨是啥!


【难道时间天峭的际遇,不能让吾弥补遗憾吗】


——此处的遗憾,当初被基友解读为绮罗生的遗憾,对北狗千年等待的愧疚。


 


【一段找不回的记忆,让刀一直流离在过去时空】


【我的心,带吾从久远前走到现在,我来迟了】


——这很明显!绮罗生最后希望不留的憾恨、想要弥补的遗憾,是来自于【久远前】曾【找不回的记忆】,那是谁的记忆,是绮罗生的,更是九千胜的啊!


 


一段找不回的记忆,让刀一直流离在过去时空,握不住,如今,刀在哪里?心已有谱。刀,握在手中,就是生命一体。心动,意动,刀见红


吾,用心听见刀的落处了


我的心,带吾从久远前走到现在,我来迟了


一段孽缘,在数多岁月沉潜下,流转成劫,若不能跨越,谈何天上人间。


吾,不能让恶魔再次战胜,吾要彻底将你解决。


但盼上岸时,湖海不留憾恨


 


九千胜那最后遗落的记忆里,残留的不是悲伤,不是痛苦,不是决绝,而仅仅是遗憾,遗憾他那未能去到的【天上人间】。


 


—————————————————————————————————————


明早再看一遍,要是没漏洞就去跟基友时隔一年再撕三小时。

明月天涯:

#九最# 雙人魚梗,九爺寵溺臉+小最撒嬌ing。轉這兩隻錦鯉有好運!(並不

云深深深:

                        琅华光阴,绮罗千胜
                                    ——谈谈我眼中的最绮
        晃眼酒肆记曾经,时年流转音息同。若得来日相许诺,且寄清风一段情。那年十八少年笑,白衣沽酒竹寺边。
        这是官方给出的关于最绮的一首诗。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难以置信他们能he,从前世虐到今生,经历那么多生离死别,这也许是编剧为数不多的良心了。
        原著中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开始相杀,绮罗生输给最光阴,心却开始不知为何痛,最光阴带走绮罗生并且用铁链锁住他。【当时看到这里觉得官方太高能了,一上来就囚禁捆绑play。然而后续剧情揭晓却发现这些都是刀】
        最光阴一直在寻找一只叫做小蜜桃的雪獒,因为把它当做自己唯一的朋友。我觉得绮罗生几次想走的念头应该是从这里开始转变。
        后来最光阴选择放走绮罗生,绮罗生却回来了,他答应最光阴替他去守时间树。而最光阴的身世和两个人的前世从这里开始逐渐清晰。
       “他终于还是找到了你。”
       这是时间城的光使见到绮罗生后说的。而这个时候的绮罗生还没有恢复记忆,于是光使与绮罗生谈起了最光阴的过去。我觉得不论是光使还是时间城主都为最光阴操碎了心,都在用不留痕迹的方式帮他。
       最光阴为了弥补遗憾,与时间定下契约,愿永世守护时间树,只为换得再见一眼转世的朋友的机会。然而这无尽的岁月却让他渐渐淡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忘记了自己无数次轮回也要见一面的人。
       “只要你再握起刀,我们便能再相见。”
       这句话是绮罗生今生第一次握起刀时耳边响起的,可惜后来绮罗生错把这个声音当做是意琦行。
       最光阴靠逆时计而活,因为生命有终数,他为自己选择的时间回溯点是十九岁,踏入红尘与九千胜初识的那一年。可是无数次的重复让他开始厌倦,在他丢掉逆时计的那一刻,他其实已经死了,现在存活的不过是魂体,只要他想起一切他便会化为浮沫消失。
        这个时候有人找到了最光阴,对他说起前世,绮罗生也猜到自己便是九千胜。
最光阴本是时间城的日晷吸收日精而孕化出的光之少年,司掌时间,不染红尘,却为了九千胜遭受下毒设计重伤。时间城只能救时间城的人,他为了救九千胜毫无犹豫把心给他,自己却踏入轮回。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即使最光阴已经忘记了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不惜一切想见一面的那个人,但是在伤了绮罗生时,绮罗生体内那颗他的心却会不自觉的痛。无数次回溯让他的大脑失去了记忆,却让他的心更熟悉。
        “九千胜有什么好,值得最光阴如此倾心相交?”
         这句话,既是疑问也是自问,绮罗生对这个不熟悉的、与最光阴有无数交集的自己是感到茫然而难过的。
而暴雨心奴,这个造成两人前世悲剧的根源出现,用了比以往更狠绝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若留着遗憾来守护时间树,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心安。”
       “你可知最光阴抱着你这种心情度过了多久的岁月?”
       绮罗生为找回曾经的刀觉救最光阴选择重新经历前世,最光阴为了苍生用生命阻止暴雨心奴,万幸绮罗生赶到了。
       “你,为何要来?”这句话前世九千胜来救他时他同样问过。
       “我的心,带我从过去走到现在,我来迟了。”这是前世九千胜所没能给出的回答。
       最光阴此劫,缘起绮罗生,终于绮罗生。
       “吾这回出时间城,城中的人都警告我,这是在沾染尘劫,可与你相遇是劫么,如果劫是这般快乐,那吾不怕受劫。”
可吾却不忍你受劫啊。
       “为了一段缘,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劫数,值得吗?”
       “与喜欢的人,做高兴的事,不问是劫还是缘”
        对于暴雨心奴来说,九千胜是唯一的执着,最光阴又何尝不是。就连之所以那么喜欢狗,也不过是因为九千胜曾送他。
        你追寻着光阴步影,而我追寻着绮罗光华。
        在得知前世记忆的时候,两个人都在自责,觉得欠了对方那么多,然而在我看来,他们俩从来就没有什么欠与不欠,只因都是心甘情愿。
        漂泊的目的不过是在寻找当初那个分别的渡头。
        前世最光阴为了救九千胜将心挖给了九千胜。
        今生绮罗生为了救最光阴将自己的心跳停止。
        前世最光阴为再见九千胜一面不惜踏入轮回。
        今生绮罗生为复活最光阴生命甘愿沉眠天池。
       “绮罗生一生漂泊,如今能靠岸,也是一种幸福,只愿上岸时,湖海不留憾恨。”
       “你成全了自己,那我呢,吾能循着心口跳动,进入你的梦中,与你共梦么?”
      前尘缘起剖心付,今朝劫尽共梦生。
      从此以后,同心同命,绮罗光阴,江湖不老。

瑯華光陰·歲月合歡:

#九最# 「小最讓吾抱一下~」「不可能」「哎呀好傷心」「⋯⋯就一下」結果就⋯⋯哎呀我一直覺得埋肚子這個梗好好玩w特別適合冬天玩哈哈23333曾經埋我家啾啾的肚子成功過v

瑯華光陰·歲月合歡:

#九最# #绮最# 『虛幻的幸福』——即使溫暖只有一瞬,但也食髓知味到無法忘懷。最後你們還是緊緊握住了,一定要幸福啊,別再放開彼此。

瑯華光陰·歲月合歡:

#九最# 『讓茶(酒?)』——「小最不妨來一杯看看(笑)」「⋯⋯吾能拒絕嗎(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