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喜

愚人、痴人

友达以上(1)

shimlovetvxq:

一篇不算好吃的粮,实在是没粮啦自割腿肉_(:3」∠)_
我眼中的最绮最这对一开始可能真的就是纯纯的兄弟关系,江湖情义,后面有了疯狂推cp大手暴雨巨巨才让他俩的关系有了兄弟以上的情感。
所以这篇就是写他们由兄弟转变为兄弟以上情感的故事。
有ooc,可能有错别字,请见谅,欢迎捉虫_(:3」∠)_











最光阴从来不会怀疑自己与绮罗生之间的兄弟情义,就如同绮罗生也不会怀疑在遇到危险时放心地把他的背后交给自己一样。
最近的最光阴很不对劲。
绮罗生手握茶杯,在半空中停了停,茶香透过空气弥散开来,似牵引着自己的思绪,回到几天前。
护送阎王的神思安然回到时间城之后,最光阴像是有意无意在躲着自己,常常一整天都见不到人,绮罗生一开始认为也许是他恢复上一世的记忆还不习惯,就先搁置了两三天,让彼此有个空隙,用来适应这段新的关系。
未曾想,对方并不领情。
时间城的下午是悠闲的,到了城主规定的下午茶时间,饮岁便会在花园里准备好茶点,按照习惯就算不饮茶的最光阴也会出现一下,跟着大家小吃几口点心。
而这几日的下午茶时间,最光阴均推托有事,不曾来过。
绮罗生想了想,兴许是因为自己在的缘故,于是下一次素某再次前来请援时,绮罗生朝着城主看了看,城主自然懂他的意思,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命绮罗生跟着素贤人下界帮忙。
临走之前,城主叫住绮罗生。
“城主还有事?”
“这次下界给你的时间足够充裕,事情办完你可不必着急回来。”城主顿了顿,似乎在想着如何措辞,“吾那少年脑子转的慢,你再给他点时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你也放个假,回去看看苦境的友人。”
看来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就连城主也看在眼里。
“那……最光阴那边?”
“他,你就麦担心,后续自有安排。”
“那就有劳城主了。”
“嗯,你自去吧。”
晚些时候最光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一派淡定自若的样子,在花园里逗着小蜜桃。
饮岁过来说,“你这几天怎的不来吃点心,亏吾给你准备了你中意的几款。”
“绮罗生呢。这会儿他不在住处。”
最光阴头也没抬,手一直在小蜜桃的下巴处挠痒痒,狗儿颇为享受的眯起眼睛呼噜呼噜着。
“他哟,领了时间赦令去了苦境。”饮岁叹口气,“你俩最近发生何事,怎么也不见交流,他沉睡之时,你可是寸步不离时间天池,怎么人醒过来了你倒是跟躲瘟神一样不见他。”
“……并无什么事……”最光阴停下了手,小蜜桃自觉站起来抖了抖身子跑去了花园深处,他这才起身正眼看了看饮岁,又不自觉摸了摸鼻子。
哦豁,这是有事要说啊。饮岁挑了挑眉。
“绮罗生去苦境做什么。”
“刚才怎么不亲自问他,这会儿偏又担心起来。”
“你……不说算了。”
“你等等。”到底是不忍心,饮岁拉了一把正要走的人,“素还真来借将,城主思虑你二人伤已养好,再来绮罗生在这城里已有数日,且劫数已过,老闷在这城里恐又要闷出病来,如此便让他去苦境透气。”
“城主有这么好心?吾在城中也有数日,无聊的快发霉了,怎么不见他派我去。”
最光阴见饮岁又要说教连忙摆手,“吾这就去找城主讨时间赦令,他独自去苦境我不放心,万一遇上什么麻烦事,也不至于被绊住。”
行行行,你最大你有理。饮岁吃了一肚子闷气,死小孩儿,后面点心不给你留了。
“城主。给吾时间赦令,吾要出城。”
“无缘无故怎么想起这个。”城主喝了口茶,将手边的蛋糕推了过去,最光阴未接下,而是稍稍往旁边站了站。
“吃了它,对你没坏处。”
“吾要出城。”
“为了绮罗生?”
“……”
“要出城也可以,不过要等一天。”
“为何?”
“看着不爽。”
城主你……#
“若你不听吾之言偷溜下去,回来你俩都要受罚。”城主懒懒抬眼,“不信你可试试。”
“……吾答应就是。”忍了又忍,不过当下最要紧是赶紧出城,这关头再惹老爹不高兴,凭他的兴趣,自己要想出城可就难了。
以往自己总仗着独身无牵挂,没有时间赦令也敢下界到处跑动,城主再气极也不过是罚自己去推日晷。
可现在却是不同,绮罗生被自己送进了时间城,已经是时间城的一员,城主不知何时开始实行连坐政策,最光阴想走大可以直接走,但是想着绮罗生又犹犹豫豫了起来。
他不想给绮罗生添麻烦。更不想看着绮罗生因为自己而受罚。
最光阴在绮罗生沉眠的日子里想起了很多事。
什么前世今生,什么泛舟结契,现在回想起来,令人十分害羞。
刚出时间城那会儿,他像一片纯白的纸张,谁曾想还未多体会体会这苦境的大好河山和人间百态,便遇上了刀神九千胜。
九千胜是何等人物,异族贵胄,身姿绰约,谈吐不凡,脸也很好看。
当然,在时间城里脸好看的人多了去了,最光阴并不是很在意他的脸,他在意的是对方的刀和对这苦境人民的看法。
日子久了,两人关系也越来越好,直至后来的形影不离。
九千胜在一天晚上拉了他上船游湖,最光阴看着水面有点心不在焉,九千胜在对面用着柔和的嗓音对他说着最近的趣事,对方发现自己的不专心后也悄悄静下音来,看着自己出神。
“怎么不说话了。”
“看你很专心在想事情不方便打扰。”刀神举了扇子遮住自己半张脸,最光阴直直地盯着对面的人,他知道,刀神此时一定是在笑着的。
“想完了你说吧。”
“听闻苦境有一种兄弟关系,原本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不过熟识了关系很亲近相处久了就会想确认关系……如此就会结契。”最光阴听着中间可疑的停顿,却见刀神摇了摇手里的扇子,话题一转,把自己的注意力引了过去。
“你可愿与吾结成这样的兄弟关系?”
年轻的最光阴看着眼前人忽然绽开的笑,一时有些晃神,心里的小小疑惑也被压了下去,心想,好像时间城里没有再比这个人长的好看的了。
“吾愿意。”最光阴点点头。
现在想来,当时刀神话语里的停顿满是玄机,如果问清了什么叫结契,最光阴可能不会答应的这么快。
这样子的事总要好好考虑一下,再郑重给予答复,才对。
不过兴许刀神也只是想着结为异姓兄弟呢,后来的日子也跟相识之初并没有什么不同,硬要说哪里不一样,大概是自己更加粘着对方这一点?
而当时提出结契的刀神是什么想法已不可考。
渡劫过后的最光阴捡回了那些久远的记忆,在苦境好好历练和体会之后,对结契这个词也有了更深一层意义的理解,但他现在满脑子的却是,绮罗生还抱着以前的想法吗?
或者说,绮罗生继承了记忆的同时,是否也继承了对彼此的感情?
最光阴没把握。
毕竟绮罗生对着另一个称为兄弟的人付出过生命。
再想着今生这一世,他又是为了自己静止了自己的心跳进入时间天池长眠。
起因也不过是自己是他所承认的“兄弟”。
因为是绮罗生认定的人,所以他会救自己,哪怕命丢了也在所不惜。
这么一想,最光阴有点气又有点急。

评论

热度(46)

  1. 一见喜shimlovetvxq 转载了此文字